搜狐首页 财经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个人经营贷款法律案件分析

一、案情回顾

原告:郭某

被告:Z银行北京分行

郭某在2001年购买了一套房屋,2005年取得了房屋所有权证。2007年9月,郭某(男)与黄某(女)结婚,两人共同经营北京A公司,郭某是法定代表人。

2012年6月11日,黄某与自称为郭某的男子前往Z银行北京分行办理房屋抵押贷款业务,黄某作为借款人向Z银行北京分行提交了《个人经营贷款申请表》、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暂住证等材料,申请授信额度180万元。黄某、郭某与Z银行北京分行签订《个人授信协议》,自称为郭某的男子与Z银行北京分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郭某将房产抵押给Z银行北京分行,最高债杈额为180万元。前述协议均印有Z银行北京分行的“亲见本人签字”印章。

2012年6月14日,黄某持经过公证的授权委托书,前往房管部门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最高额抵押权设立登记申请表》下方抵押人处有郭某签字,抵押人代理人处有黄某签字。6月27日,黄某与Z银行北京分行签订《个人授信项下贷款申请表》及《个人贷款借款借据》,约定借款金额180万元,提供产品或服务的单位为北京B公司,支付方式为贷款人受托支付,黄某委托Z银行北京分行将贷款转入北京B公司账户。黄某、郭某在协议上签名。在黄某借款材料中,有一份《买卖合同》载明:北京A公司向北京B公司购买钢琴,金额222.6万元。

2014年,郭某对Z银行北京分行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涉案房产抵押合同无效,诉讼理由主要是郭某对贷款和抵押情况不知情,郭某的签名不是本人所签,贷款资料虚假等。诉讼过程中,经司法鉴定,贷款资料和协议中郭某的签名均不是郭某本人所写,指纹不是本人按印形成。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最高额抵押合同》无效。Z银行北京分行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黄某持与郭某的婚姻关系证明、《委托合同》,并与持有郭某身份证原件、户口本原件的自称为郭某的男子共同前 往Z银行北京分行办理借款及抵押事项,虽然《公证书》事后被确认为虚假,但Z银行北京分行在接受借款及抵押申请之时有理由相信该男子为郭某本人,Z银行北京分行尽到了审查义务,不存有过错,为善意相对方。郭某与黄某系在婚姻存续期间,贷款用途为北京A公司向北京B公司购买钢琴,郭某作为黄某配偶及北京A公司法定代表人,称对黄某贷款、抵押完全不知情,与常理相悖。据此,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郭某的诉讼请求。

二、法律分析

本案涉及三个焦点问题,一是Z银行北京分行与郭某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关系,二是Z银行北京分行是否尽到了合理的审查义务,三是Z银行北京分行能否善意取得房产抵押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