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三国财经:供给侧改革让农业活起来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在确保粮食生产能力不降低、农民增收势头不逆转、农村稳定不出问题的“三条底线”下,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并激活市场、激活要素、激活主体。

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看来,“十三五”时期,我国必须坚持用发展新理念破解“三农”新难题,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农业的综合效益和竞争力,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农业政策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向。

市场活:发展有潜力

从2014年开始连续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特别强调要完善粮食等重要农产品的价格形成机制,逐步建立目标价格制度,并同步改革收储制度。

毋庸置疑,进一步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既是当前深化农村改革的重头戏,也是当务之急。“因为这个关系理不顺,市场机制的作用就无从谈起,农民的利益就得不到恰当的保护,国家的粮食安全也就失去了根基。”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说。

杜鹰分析,现有的农产品市场调控体系主要存在以下问题:政策性收储价格刚性上升,导致国内外差价扩大和进口压力增加;政策性收储价格居于支配地位,影响了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大量库存积压;补贴压力越来越大。

从2013年开始,国务院责成国家发改委牵头,研究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研究显示,之所以现在的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出现以上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实际操作中赋予了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制度过多“保收入”的功能。

“这些年的政策实践证明,政策性收储确实不应该承担过多的保收入功能,而应该主要是平抑市场价格波动和保农民种粮的基本收益。”杜鹰表示,保农民的收入不应该由粮食收储价格来承担,而应该由补贴制度完成。

基于此,2014年,国务院针对新疆棉花和东北大豆启动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取消了临储政策。2015年,国家取消油菜籽临储政策,同时启动了玉米价格改革。据透露,现在正在研究进行稻谷和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改革。

以玉米收储制度改革为例,2016年,按照“市场定价、价补分离”的原则对玉米收储制度进行改革,将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看来,玉米收储制度改革是试金石,也是分水岭。

“玉米改革仍然在路上,其中包括如何解决农民卖粮难问题和补贴性质”程国强认为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但他认为既然下定决心进行改革,就要有战略定力。

“我国农业竞争力并不完全取决于价格改革,但价格改革成功不成功,最终又要取决于农业的竞争力。”在杜鹰看来,将调整农业结构、发展新型农业形态、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等方方面面的任务与价格改革配合起来,才能最终解决我国农业面临的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