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彭德怀被部下“顶牛”之后

1947年春,蒋介石命令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集团的20个旅,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二马集团”的12个旅,榆林晋陕绥边区总部司令邓宝珊集团的2个旅,共34个旅25万人,从三个方向对陕甘宁边区实施“重点进攻”。胡宗南一马当先,集中优势兵力从南线直攻延安,妄图实施“斩首行动”,摧毁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指挥中枢,他还口出狂言要“活捉毛泽东”。

红都延安,黑云压城,形势险峻。当时陕甘宁边区的野战部队,只有晋绥军区第一纵队(辖三五八旅、独立第一旅)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所辖教导旅、新编第四旅、警备第一旅、警备第三旅,共6个旅2.8万余人。

陕北部队隶属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按惯例应由联防军司令员贺龙指挥,但他已于1945年8月受命兼任晋绥野战军司令员,远在晋绥前线。中央军委决定贺龙所属部队的指挥权交给彭德怀,组成西北野战兵团(后改称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习仲勋任副政委,陕甘宁地区的野战部队及其他一切部队统归彭德怀和习仲勋指挥。贺龙负责陕甘宁、晋绥两个边区的后方工作,支援西北解放战争。

这些部队和他们的将领大多是贺龙带出来的。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就是从湘鄂西红二军团发展而来的老部队,号称“贺龙嫡系的嫡系”。司令员贺炳炎、政委廖汉生都与贺龙有很深的渊源关系。贺炳炎15岁起就跟贺龙干,贺龙言“宁失一个师也不能失一个贺炳炎”;廖汉生是跟贺龙从湖南桑植一路拼杀出来的,还是贺龙的外甥女婿。他俩长期跟随贺龙转战南北,习惯了贺龙宽和而直爽的指挥风格;而彭德怀指挥风格迥异,性格暴躁,骂人是家常便饭。这对于年轻气盛的贺炳炎、廖汉生而言,一时难以适应。

1947年8月上旬,第一纵队奉命攻打榆林,攻城两天没能得手。胡宗南急派三十六师驰援榆林。为避免腹背受敌,一纵队回撤,廖汉生心情很糟。这时彭德怀打电话来,话没有说两句,就开始骂人:“一纵是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贺龙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廖汉生本来就郁闷,开始还解释战斗为什么不顺,被彭德怀一骂,火直往头顶上窜,就在电话里争执起来。放下电话,廖汉生动了粗口,随后他说:“让你看看贺龙的部队到底是什么样子!”他带上警卫连,到榆林城附近选了一个有利地形,憋足一股劲:“今天,我就要让野司看看,我们一纵是什么部队,就这一个连,最少也要挡住追兵一两个钟头。”贺炳炎闻报,亲自带一个营增援,击退了追敌。

1947年10月,一纵队和三纵队攻打清涧,遭到国民党守军廖昂部的顽强抵抗,胡宗南命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5个半旅赶来救援,军情非常危急。清涧城外的耙子山敌军主阵地久攻不下,一纵队伤亡较大,七一六团团长储汉元牺牲。在前沿指挥的贺炳炎十分窝火,这时接到彭德怀电话,话筒传来炸雷般的吼声:“为什么还没有打下来?我命令你赶快给我拿下耙子山!”贺炳炎是个火爆脾气,听到彭德怀的话带火药味,也来了情绪,跟着吼起来:“部队伤亡大,有困难!”贺炳炎心里着急前线攻山头的事,“啪”地把电话筒摔了。敢跟彭德怀摔电话,贺炳炎是第一个,但他次日上午,硬是把耙子山拿下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