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刺客列传2

手机搜狐

SOHU.COM

裸体从来都不是问题

《花花公子》终于把脑子里进的水全倒出去了。

美国时间2月13日,《花花公子》杂志官方Twitter发送并置顶了杂志2017年4月的封面,写着“Nakedisnormal(裸体是正常的)”,宣布将重新开始刊登裸照。

还记得2015年10月,花花公子CEO Scott Flanders对《纽约时报》说,因为现在网络色情内容泛滥,“在网上很容易就能找到免费的香艳性感图片”,所以《花花公子》决定从2016年3月起彻底停止刊登裸体照片。

当时码哥就想抓住这大兄弟的肩膀摇一摇:醒醒啊哥们儿,为什么要把裸照和单纯的色情画上等号啊!

倒是《花花公子》杂志创刊人Hugh Hefner的儿子Cooper Hefner拎得清:“裸体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裸体就不是个问题。现在,我们要重新找回自己的身份,宣布自己是谁。”

(性感女郎裸照一直是花花公子的标志)

没错,裸照一直是《花花公子》的卖点。

没错,提起这本杂志,大家头一个想到的也总是那些香艳性感的女郎。

可是,它从来都不是一本单纯的色情成人杂志,成人杂志也做不到像花花公子这样干脆变成了一个时尚品牌,甚至把它的兔女郎商标变成了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

而裸体,也并不就等于粗俗与色情。

《花花公子》最初能一炮而红确实是因为裸照。

玛丽莲·梦露的一组裸照成就了这本杂志,这组照片反过来也让梦露的名声更上了一个台阶。

但Hugh Hefner并不想办一本低俗的三流色情刊物,他一直坚持让性远离粗俗二字。

一方面,《花花公子》上有一流的深度访谈和独到的时尚建议。虽然有【《花花公子》的读者说:“我只看上面的文章。”】这样老掉牙的笑话,但《花花公子》上确实不乏精彩绝伦的文章。科幻小说家雷·布莱伯利的反乌托邦小说《华氏451度》最初就是在《花花公子》上连载的。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库尔特·冯内古特等大咖的作品也都曾登上过这本杂志。

另一方面,杂志上的裸照走的也不是低俗路线。

同是成人杂志,之后出现的《阁楼》、《皮条客》是这种画风。

(《阁楼》2011年跨页)

《花花公子》的摄影图片却一直控制着尺度,不仅仅只是暴力的展示肉体。Hugh Hefner更是花重金邀请了许多著名摄影师来拍摄杂志图片。

(Helmut Newton为《花花公子》拍摄的作品片)

1972年11月刊上,《花花公子》的每月女郎莱娜·瑟德贝里的照片甚至还因为明暗均匀、纹理清晰,成为了数字图像处理各种实验的例图。

(被用作实验、截取肩部和面部的标准尺寸莱娜图)

(打码版原图)

《花花公子》的裸照展示的不是肉欲,而是健康的胴体美,有一种老派的唯美主义。

这本杂志捧红的女星很多,为这本杂志拍过裸照的知名女性更多。

《花花公子》拍过莎朗·斯通

拍过麦当娜

拍过好莱坞话题女王林赛·罗韩

拍过WWE甜心Torrie Wilson

NFL太太团不少成员也有不少曾出现在《花花公子》的杂志上

美是不分年龄的,丽莎·林娜45岁照样上《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的摄影师和造型师是抱着赞美和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女性身体的。

众所周知,印度是一个女性穿着保守的国家。而作为第一位在《花花公子》上全裸出镜的印度女郎,雪琳·乔普拉回忆起为《花花公子》拍照的经历时说:“拍摄时我特别自信、特别开心,比以前我任何一次拍照都要开心自信。”她说,拍摄前,造型师告诉她,她的胸部很美。“拍摄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名美丽的歌剧女主角。”

拍摄完这组照片后,Sherlyn Chopra在社交网络上受到了不少攻击。有人骂她是婊子,她说:“他怎么想是他的自由,我不在乎。”

不少上过《花花公子》的女郎还用自己赤裸的身体为慈善发声。

比如乔安娜·克鲁帕曾在善待动物组织(PETA)公益活动“宁愿裸体”中露面。

在国外,用裸体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做慈善活动是一件很常见的事。之前码哥就曾给大家唠过英国高校学生为筹善款拍摄裸照的事儿。

许多姑娘也喜欢尽情展示身体之美,比如现在网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的nude yuga裸体瑜伽。这些裸照充满艺术感与力量、健康的美感——有谁会把它当成粗俗的色情作品?

裸体从来都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某些把裸体与色情画上等号的眼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