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吴家林:纪实摄影,不代表平庸的记录

吴家林是一位深居云南的纪实摄影师,但却也是被誉为“走上国际影坛的摄影大师”。他的《云南山里人》、《吴家林·中国边陲》等摄影集曾获得过很高的国际声誉,而他与摄影大师马克·吕布的一段友谊更让许多人艳羡不已。

1996年时,徕卡公司特别将一台徕卡M6相机和一支35mm f/1.4的镜头送到了他的手里。并对他说:“对于你这样的摄影师来说,我相信你用任何相机都可以拍到非常好的照片,你能用徕卡是我们的荣幸!”

2015年时,70多岁高龄的吴家林依然挂着三台徕卡相机,沿着滇越铁路走了23天拍摄,其难度可想而知。他在越南海防最大的街道拍到一列火车,突发奇想想拍摄火车经过下一个路口的照片,就挎着三台相机开始奔跑。

正是这样一位敬业、有责任感的纪实摄影师,在面对当今中国纪实摄影的发展时,发出了无奈的慨叹。

他认为,中国的纪实摄影走偏了,不是低劣地克隆、模仿,就是故作“前卫”,拍摄一些尖锐的题材,其实是为了迎合大众的需求,因为现在很多人对摄影的品味还停留在很浅层的位置,基本上没有去思考,就认为摄影作品如果指出了当今社会存在的问题那这个片子就是好的,其实这是不严肃的。

【走滇越铁路23日】

昆明至河口的米轨客车停运了13年,趟数极少的火车,也会搭些零散客人。

在铁路旁施工的工人。

马帮仍是大山里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

古老的铁路,成为现代时尚摄影的好场景。

在40余年的摄影生涯中,吴家林始终把镜头对准边地生活的普通民众,记录他们的生活常态。“我最欣赏的是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这才是人性最真实最宝贵的东西,我感觉我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宽广。”

越南近年来高速公路的修建,使运行缓慢的滇越铁路的乘客量锐减。

滇越铁路是他们过日子的家

大桥上每天数十辆列车来回穿梭

“很多人拍云南的少数民族,就让他们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对着镜头笑,这些照片缺乏实质性的生活,是对受众的一种不尊重。我曾经也拍过这样的东西,被老外丢到了垃圾桶。相机是历史的眼睛,在相机面前表演或者通过相机刻意地选择被观看的世界,照片的价值就会土崩瓦解。” 吴家林坦言,“摄影在中国一度成为了伪造世界的工具。”

【云南山里人】

“纪实摄影除了它的内容而外,还有拍摄者对影像的态度,他拍摄的方法也不是一般化的。最高明的纪实摄影融入了作者的影像艺术个性,是很自我的,不是那种共性的东西,共性的东西是属于新闻摄影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