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毛泽东评点《隆中对》:诸葛亮战略失误在何处?

“观其大略”之本意

李白曾认为“孔明披书,每观于大意”,说明对诸葛亮“观其大略”的误解,由来已久。因之,求其真意、返其本真,显得十分必要。理解“观其大略”的本意,关键是要准确把握“大略”的含义。首先可以明确的是,大略不是粗略的意思。因为大略是被观的“对象”,而不是观时的“状态”。因此,“观其大略”并不是粗略地了解。其次,大略也不等于大意或大概,而是其中大的方略。正是善于汲取和研究大的方略,才能造就出诸葛亮这样的大政治家和大战略家。“观其大略”的本意,应该是寻求、观察和研究其中(书本中或事实中)深远的谋略。这固然可以算作一种读书方法,但更多的还是体现着一种读书的旨趣。“观其大略”这种学习方法和研究方法,具有明确而强烈的战略指向。“大略”不是大而化之,而是需要宽广的视野、严密的论证和精细的推敲。因此,既可以是精读,也可以是泛读,但更多的是研读。

“观其大略”包含三个要点:一是学习选择的标准是“大略”。要学的东西很多,如何选择?诸葛亮侧重那些包含大略的书,看重那些在大略的层次上的内容。二是汲取的重点是“大略”。同样一本书和一次谈话,学习时特别注意吸收其中的战略思维和战略智慧。可以说是“无略则略,有略必观,有大略必大观”。三是研修的重点是“大略”。包括大略的建构、落实和得失,等等。真正的“大略”不可能是浅显的,而且正因为其大,容易似是而非或似非而是,因此研判大略、理解大略和谋划大略都需要大智慧。这种智慧与华而不实和粗枝大叶的作风,应该是无缘的。

“观其大略”之地位

《魏略》记载,诸葛亮在荆州,与石广元、徐元直、孟公威俱游学,“三人务于精熟,而亮独观其大略。每晨夕,从容抱膝长啸。而谓三人曰:‘卿三人仕进,可至刺史郡守也。’三人问其所至,亮笑而不言。”后来诸葛亮官至蜀汉丞相,而石广元三人果真只任至郡守一级官职。据此,人们很容易产生这样一种印象:作为一种学习方法,“观其大略”似乎是比“务于精熟”更优越。其实,优劣不能概而论之。诚然,石广元三人只任至郡守一级官职,但在当时也是饱学之士。后来,诸葛亮对于石广元、徐元直等人没能担任更高官职也心生感叹,说:“魏殊多士邪!何彼二人不见用乎?”也就是说,凭他们几个人的德才,是完全可以胜任更高级别管理职责的。这是第一。第二,人才队伍的优质,不仅在于单个人物的杰出,更在于结构层次的优化。顶级的战略人才终究是极少数,也只能是极少数。如果很多人都去“观其大略”,轻视具体事务,鄙薄技术工作,对于团队来说未必是件好事情。第三,战略设计的落实,必须依托权力的中枢结构。但并不是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就都能受到高层的关注。荆州的刘表素有好才之名,人称“八骏”之一,但对诸葛亮过人之处却并未认可,正所谓“时人莫之许也”。诸葛亮“常抱膝长啸”,大概与他满腹韬略却无处施展有关。如果不是刘备大胆启用,孔明也可能会终老隆中。相反,中下层管理却更多地带有技术性质,因此也有更多的能动性,务于精熟显得更加必要。综上,是倾向观其大略,还是选择务于精熟,既要看个人抱负、才智禀赋,也要看现实的职责和可能的职业机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