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让“春运”成为往事

新产经
2017-02-17
+关注

年关临近,春运客流高峰在各大城市如期上演。“春运”无疑是中国独有的概念,几乎会牵动每一个国人的心,因为要么是你,要么是你的亲人与它在春节前后建立联系。尽管春节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春运却是改革开放后的产物,因为只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背井离乡出外求学、务工、创业,才有可能在春节期间形成举世瞩目的人员流动。

近40年来,春运大军从最初的几千万人次增长到2016年近30亿人次,这既是中国人口迅猛增长的结果,更是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成果。春运是热闹、进步,同时也是烦恼,因为长久以来都有一票难求的问题,大规模客运主要集中铁路上,于是铁路部门常常在春运期间被照在聚光灯下。

铁道部门也是连年被这个问题困扰,一批批官员们承诺“某年将解决一票难求”,查阅过去的春运新闻可知:2007年承诺2010年很大程度解决一票难求,2008年承诺三五年后改变一票难求,2009年承诺2012年基本解决一票难求,2011年承诺“十二五”末一票难求成为历史,后来又提出2020年可以解决一票难求,到了2014年干脆说解决一票难求没有时间表。

展开剩余86%

公允地说,春运的难题不能光把板子打在铁路交通部门,光就这些年的交通建设来说,已经是举世瞩目的奇迹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日前发表《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白皮书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铁路营业总里程达12.1万公里,规模居世界第二;其中高速铁路1.9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公路通车总里程达457.73万公里。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12.35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2015年铁路旅客周转量、货运量居世界第一。

当然,铁路和公路里程的第一,是源于客运量、货运量的第一。不过,这些年两者不是此消彼长,而是齐头并进,相当程度上,后者的增速还是大于前者的建设速度。尽管作为春运备选的航空运力还是可以满足需求。不过,对于进城务工群体来说,全价机票还是成本偏高,而且回家的路距离机场往往较远,这不免要多一番折腾才能安然到家。从当前大规模的人流流动和有限的客运潜力来说,未来几年都还是很难解决一票难求的顽疾。不过,这并不是讨论的重点,因为在将来某天,“春运”会淡化、消失,作为一种特定现象可能告别历史舞台。这倒不是说春节会被遗忘,而是逐年增长的客流会出现拐点,休假制度和技术进步、产业变局会让春运不再是“烦恼”。

其一,人口的拐点即将到来,缓解春运的压力。我国人口总量预计到2030年将会达到14.5亿左右的峰值,之后将逐步减少,到2050年,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3.6亿,占总人口1/4多。目前春运的客流主要是务工客流和学生客流,都是以青壮年为主,劳动人口的拐点据说这几年就已经出现。

2011年和2012年,小学和中学的学生人数从近1.5亿下降至1.45亿,这是一次重要的拐点。另外,高考人数在2008年达到历史最高峰1050万人之后急剧下降,直至2014年起开始止跌趋稳。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信号,尽管不同省份的高考人数变化并不相同,但去年20个省份处于下降的趋势,这也说明未来学生客流也会降低。综合劳动人口和入学人口的拐点信息,未来春运的人群数量从快速增长到缓慢增长,最后会出现逆转,而且是趋势性的。到了那时,一票难求是有可能解决的,或者说它不再成为一个问题,再或者说铁路公路运力过剩可能会成为新问题。

其二,休假制度也会分流春运的压力。目前,全国在推广带薪休假制度,尽管春节团圆的习俗非常重要,但是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团圆是第一位的,春节则是第二位的。换言之,相对距离较远的城市,如果在春节之前或者之后一段时间,远方的儿女或亲人已经回来团聚一次了,时间也够长。那么春节期间是否再回一趟,则不是特别重要。

长期以来,春运的压力相当程度上与休假制度密切相关,要不是国家强制性的两个黄金周,对于很多用人单位来说,员工休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随着强制性的带薪休假制度推广开来,工龄较长的员工每年有10天或者更长时间休假,那么他们回老家团聚一次的心愿就没必要和春节叠加起来。

其三,通讯技术的进步与普及也释放了春运的压力。国人传统上有安土重迁的习俗,清明扫墓、中秋团圆、春节联欢等集中反映了这种文化特征,也成为中国客运需求有季节性波动的特点。

如今通讯技术突飞猛进,学生也好、务工群体也罢,智能手机早已必不可少,可以随时随地与家乡亲人通电话或者视频聊天。回家一趟的亲密接触虽然还无可替代,但是“春节回家一趟”的必要性已经打了折扣。未来虚拟现实、全息影像等技术能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话,这种春节与家人在一起的愿望也会变相得到满足。

其四,这也将是中国未来会发生的重大变局,那就是产业布局、经济中心会出现重大调整。查阅2015年的统计公报,会发现大城市的净流入人口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上海以981.65万的净流入人口位列各大城市首位,成为外来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首都北京的人口净流入数量达到822.6万,位居第二;深圳紧随北京,以782.9万的人口净流入位居第三;沪、京、深作为一线城市,它的产业布局、经济发展是人口净流入的关键,这些外来人口也就是春运客流的主力。三大一线城市之后,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其人口净流入达到630.4万,位居全国第四,他们也是春运大军的一员。

近年来,全国经济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又微妙的调整,这也导致了城市人口净流入的变化,除了沪京深莞之外,天津、郑州、武汉等城市异军突起,近4年来不光人口增量大,增长率也高,是近年来人口增速最快的城市。换言之,它们成为新晋的人口净流入城市,背后就是经济中心、重心、格局的切换。

以人口净流入排名第五的天津为例,据天津统计公报,2011年到2015年,天津常住人口年均增加50万人左右,在常住人口猛增的同时,往往伴随着没有登记在册的庞大流动人口也在增加,他们也就构成了春运的主力军。

就在天津崛起的同时,郑州和武汉作为河南和湖北两个人口大省的省会,在产业、经济发展方面也更上一层楼,而这也必定会调整春运客流的方向和里程。如果原来务工需要到北上广深的中原人口,现在只需要在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就可以打工,那么春运中的长途客流就可能变成短途客流,铁路客运压力就可能被公路运力化解。

当然,产业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但不那么容易。以直辖市重庆为例,虽然这几年,GDP总量奋起直追,已经排在全国第五,增速更是连年排在第一,但是本地就业人口消化能力仍显不足。公开资料显示,重庆的总人口达3000多万,面积达8.24万平方公里,人口规模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其主城区只有1000万人左右,大量的人口分布在下辖区县,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区县人口除了一部分流向主城区外,有相当一部分流向了外省,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这些人口也是春节期间的主要客流。

与此同时,东北等地大多是计划经济色彩比较浓厚的地区,产业结构不太合理,重工业多、轻工业少,导致东北就业不足,劳动人口大量南下,这也使得其成为春运客流的重要收纳口。此外,传统的制造业城市,东莞、常州、苏州、温州、佛山也开始出现人口净流入放缓或者减少。一方面,这是城市经济发展遇到了一些困难,经济增速放缓,就业人口自然下降。如果东部沿海地区的商务成本和人力成本始终居高不下,企业内迁或无可避免。无疑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会获得更多产业转移的机遇,像重庆可能在未来成为人口净流入的城市。另一方面,“工业4.0”、智能制造正在兴起,不少工厂正在计划“机器换人”,未来的工厂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人口红利消失也提供不了更多工人,那么在春节前后流动的人口也会大幅减少。早在去年4月底,富士康昆山工厂传出了裁员6万人的消息,虽然后面证伪,但2015年昆山减少工人2万却是不争的事实。在去年10月份,富士康在中国内地工厂部署了4万台机器人,希望以此降低工厂的工人数量,机器人代工潮在富士康已经真实上演。

美国的特斯拉电动汽车工厂号称全球最智能的全自动化生产车间,它从原材料加工到成品的组装,全部生产过程除了少量零部件外,都实现了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的无缝对接。据说,未来机器人将变得高度智能,汽车生产线上常见的产业工人将彻底被替代,因为“人类速度”远远赶不上“机器速度”。

如果富士康、特斯拉的机器人生产方式在中国也普遍推广,那么就业岗位可能会急剧减少,需要异地流动的产业工人则更少,这算是科技进步、产业升级帮了交通部门的忙。因为机器人是不需要回家过年的,春运也会成为往事。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