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霍去病只因做了这件事,被封为万户侯

飘雪楼主的历史课
2017-02-17
+关注

话说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出兵祁连山不但生擒了匈奴的单桓王和酋涂王,还打败了匈奴的浑邪王和休屠王。匈奴祁连山一带的“四大天王”尽被霍去病拿下。对此,匈奴的伊稚斜单于怒不可遏,立即下令召见败军之王浑邪王和休屠王。

浑邪王和休屠王接到王命后坐立不安。为了弄清伊稚斜单于会怎么处置自己,他们马上派探子去单于的“司令部”打探消息。结果探子回报,凶多吉少。

既然凶多吉少,那就是提着脑袋去,能不能再提着脑袋回来就得看造化了。如果不去,那就是违抗君令,就是罪不可赦啊!何去何从成了摆在浑邪王和休屠王面前的一大难题。

去是不行的,他们可不敢当“冒险大王”;不去也是不行的,当缩头乌龟也是会丢掉小命的。这两位大王思来想去,最后两人各在手中写了一个字,当两个手掌同时打开时,两个大大的“和”字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昔日秦朝第一勇将章邯在巨鹿战败后,万不得已之下只能归顺项羽。当时提出的方案也是“和”,而这个“和”说得难听点就是投降。此时,浑邪王和休屠王的情况和当年章邯的情况基本上是一样的。打又打不过汉军,顶头上司又要治自己的罪,没有办法,就只有“和”这一条路可走了。

展开剩余77%

李息当时率兵正在黄河边修城筑墙,鉴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原则,他很荣幸成了浑邪王和休屠王求和的“红娘”。

李息对这门“亲事”也不敢怠慢,他马上向汉武帝转达了浑邪王和休屠王求和的强烈愿望。汉武帝听闻后,立即下令开门迎降,叫李息马上给两王捎个回信,对他们的投诚表示欢迎。

同时,汉武帝下令严阵以待,派今年的大汉朝“年度红人”霍去病带数万骑兵和近万辆马车迎接二王的到来。当然,汉武帝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显示阔气,另一方面也是防止二王诈降。

安全第一,预防为主,这是一向谨慎小心的汉武帝深思熟虑之举。然而,他不会料到,这次中规中矩的行动差点弄巧成拙。

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一点就着;一个郎情一个妾意,一拍即合。事情发展到这里,看似顺风顺水,双方共入“洞房”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然而,就是在这“迎亲”的路上,却发生了变故。

浑邪王和休屠王两位大王原本就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一个含情脉脉,一个娇羞无比;一个枉自嗟叹,一个空劳牵挂……就是因为这份嗟叹、牵挂,走到半路,休屠王突然停下轿子不肯前行了。浑邪王对此很是疑惑,于是派人去问休屠王原因。休屠王开始玩文字游戏,打哑谜,感叹道:“天上月,月下人,水中月。镜中观月,虚无缥缈,怎一个愁字了得?”

浑邪王也不是等闲之辈,马上回道:“窗内霜,霜外露,门前霜。栏上看霜,真切实在,奈何周身冷意难消?”

眼看这文绉绉的东西玩得不清不楚,休屠王开始吐露心声:“汉朝的迎亲队伍甚众,超过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啊。”

浑邪王劝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已经没有退路了,悔婚对自己的名誉不好。”

“只怕上错花轿嫁错郎啊,所以这件事还得再考虑考虑。”休屠王回答道。

眼看劝说无效,浑邪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率自己的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休屠王进行了一次闪电偷袭行动。休屠王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做了刀下鬼。

吞并了休屠王的部众之后,浑邪王继续赶路,很快就来到了“婚庆”地点——黄河边。

为了显示对浑邪王的崇高礼节,早已恭候多时的霍去病马上渡过黄河迎接。一时间,人欢马叫,场面壮观。汉军的迎亲队伍人多势众,又鱼贯而上,顿时吓坏了匈奴士兵。这哪里是迎亲,分明是迎战啊,这哪里是去享福啊,分明是去送死啊!在生与死之间,在荣与辱之间,他们没有过多的犹豫,马上掉转马头,开始上演大逃亡。

傻了眼,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尽管他喊破了嗓子也无济于事。

霍去病傻了眼,计划赶不上变化。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充分展现出了一名优秀将帅的刚果和勇猛,他甩开膀子,本着擒贼先擒王的策略,率军直冲入匈奴军中,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匈奴的领头羊浑邪王。

“非诚勿扰。”霍去病质问道。

浑邪王是铁了心要归降汉朝的。面对霍去病的质问,他马上招供道:“我是真心归汉,要不然也不会火拼了兄弟休屠王。我的部下是真心害怕,要不然也不会临阵脱逃。”

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霍去病明白了事情缘由,心里有了底,也就好采取下一步措施了:截留逃兵。于是,一万多整装待发的汉军士兵鱼贯而出,全面追击妄图逃跑的匈奴士兵,又是砍又是杀。其余的匈奴士兵眼看再这样发展下去,自己也会成为刀下鬼,于是纷纷举起双手投降。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霍去病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接下来,该轮到汉武帝封赏这些求和而来的匈奴将士了。

一直保持求和之心不动摇的浑邪王被封为漯阴侯,食邑一万户,赏赐百万金银。浑邪王手下的四个及时回头是岸的小王也分别被封了侯。

和亲之后,如何安置匈奴降军成了一件费思量的事。聪明的汉武帝很快找到了处理办法。

第一,分而治之。本着化整为零的原则,汉武帝下令将匈奴降军安置在陇西郡、北地郡、上郡、朔方郡、云中郡这五个地方。

第二,一国两制。汉武帝把这五个地方划为“特别行政区”,让匈奴人充分自治,保留他们的生活习惯和风土人情。

在汉武帝的特殊政策、特殊关照下,匈奴降军很快就服服帖帖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了。

而霍去病因为招降有功,又被汉武帝增加了一千七百户食邑。加上他前几次所受的食邑,此时霍去病的食邑已达一万零三百户,一举跨入了传说中的“万户侯”光荣榜。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