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鲁迅的笑颜

鲁迅

鲁迅先生,是中国几代人十分熟识的人物。可是,他的形象,在人们心里,却各自不同。从众多的研究、纪念文字,或写实,或想象的画幅雕像看去,这样的形象相对突出:一个横眉怒对冷酷世界的坚强斗士。用毛泽东的话概括:“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

这样的印象,当然不错。不仅他人文字记述,仅从阅读鲁迅作品——小说、杂感,甚至大多数散文,给人的总体感受,是沉郁或执拗,或犀利,很少明朗或清丽。关于这一点,鲁迅同时代的郭沫若诠释得非常好:“民族的境遇根本不平,代表民族呼声的文字自然不能求其平畅。民族的境遇根本暗淡,反映民族生活的文字自然不能求其鲜丽……这与其说是鲁迅的性格使然,宁是时代的性格使然。”(《写在菜油灯下》)

那么,真实生活里的鲁迅,就是一个整日皱眉攥拳,横眉怒对的人吗?与鲁迅有过较长时间接触的女作家萧红,写出了最好的一篇《回忆鲁迅先生》。文章开首,劈空就是:“鲁迅先生的笑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喜欢。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

鲁迅和许广平

在梅雨季节,有了晴天,萧红便连忙跑到鲁迅那里。跑得上楼还喘着。鲁迅打过招呼,问她:有什么事吗?萧红回答:天晴啦,太阳出来啦。鲁迅和许广平都笑了,“一种对于冲破忧郁心境的展然的会心的笑。”

鲁迅

与鲁迅直接接触过的人,和萧红有相同感受的,还很不少。鲁迅“五四时期”的老友,书法家沈尹默有这样的印象:“豫才(鲁迅)的话不甚多,但是每句都有力量,有时候要笑一两声,他的笑声是很够引人注意的。”看来,鲁迅的笑真是有些特点。

后来成为著名文学研究家的尚钺,作过鲁迅的学生。在鲁迅逝世后不久,他便写出一篇《怀念鲁迅先生》。他说有一次与鲁迅闲聊,他问鲁迅文学史上的一种现象:很多文学家大都要前辈提拔。好像拔萝卜一样,即使拔起来许多须根都断了,就算被拔出头也很痛苦。对于这富有形象的问题,鲁迅笑了。他一面做着向上提的手势,一面形象地回答:所以拔,因为他下面有块茎,如果拉起来只是一点细根,谁去费这气力?说这话时,在我们后人想来,鲁迅一定充满笑意。

鲁迅其实也接受玩笑。尚钺说一次大家闲聊,鲁迅突然比较起稿子字体的问题来。比较的结果,众人却回转矛头,说鲁迅的字体要列在最坏的等级。鲁迅不恼,却笑起来。他指着尚钺:该是他的,我的稿子还不能列到最劣等。说这话时,鲁迅心情一定愉快而充满孩子的直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