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有车贷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车贷的地方就有江湖。

“弄!今天说什么也要把我们的车子弄回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实在不行就报警!”说罢张志伟(化名)气急败坏地挂掉了电话。

张志伟是赢财汽车金融(化名)的老板,在西南S市的卫星城做抵押和质押车业务。一个月前,赢财的一笔抵押车贷发生了逾期,多次沟通不成。

昨天张志伟的手下去收车,遭到了激烈抵抗,双方长刀相向,警察来了才散开。一查借款人原来是当地“超哥”的侄儿范建强借的款。“超哥”是这个西南城市特有的说法,意思是混社会的。

“当时我们的业务员也不认识范建强,车贷这个业务也只看车不看人的。”张志伟说到。

“昨天我们去收车,按到GPS地址去了7个人。本想到人够了,结果开头对方还是3个人,没想到一火舌1就喊了十几个来,没得法我们先撤了。今天我们是全副武装,开锁匠、拖车、人员都带上,警察那边也勾兑2好了,如果说了还不给我们就报警,你说借钱还钱是不是天经地义?”

图为借款人拒不下车打电话叫人

二押与立威

“其实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不是几万块钱的问题。我们地方很小,如果一个人借钱不还,不管是谁,圈子里就会传开,借了赢财的钱是不用还的,那这生意就可以关门了。”

张志伟向每日金融介绍,车贷分为质押和抵押业务,质押是把车放车库,抵押一般是车管所过户、装GPS车主继续开。如果车主没有抵押过车子,一般是不会拿来质押的。小城抵押业务比较多,但抵押了不还钱、抵押了又把车子质押到别人那,都很麻烦。

一台车经过一次抵押,在别人那又质押了,行业叫“二押”或者“二抵”,是行业间矛盾的集中点。矛盾结果一般有三种:

其中两种是市场初期阶段,要么抵押方把车子抢回来把车卖了;要么抵押方抢车不成,质押方连夜连晚把车卖到外地。这两种结果,都会造成没卖车方的损失,也会结下梁子。

另一种是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抵押方和质押方可以进行商量,一起处置车子,按照借款金额比例分配卖车款。

然而协商目前来看只是看上去很美,市场有自己的方式。

“每个做抵押的公司,要有给自己立威的实力,谁押了我的车子,一定弄得回来,不然几次损失就会传开,会被所有人欺负。”张志伟说,很多人觉得车贷简单好做,有几百万就可以开店挣钱,但是实际门门道道很多,风险也大。小城做生意,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加上市场竞争增大,“越来越难了”。

惨淡与转型

“几年前我的日子好好过哦!做个车贷都感觉好骄傲。”回忆起之前的日子张志伟两眼放光。“七八分的利息,一个月放个几百万、利息几十万,日子好过惨了3。”

遍地捡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每日金融了解到,不止赢财一家,很多车贷负责人反映,车贷经历从无到有、到遍地开花,有点做烂了。据盈灿数据不完全统计,仅P2P中涉及车贷业务的平台超过1200家,占P2P平台数量30%以上。如今一二线城市竞争异常激烈,利息从两三年前的3、4分到现在最低1个月1分、8厘,甚至炒噱头押车一个月不要利息,业务没那么好做了。

“车子是一个人的代步工具,是一个老板的脸面,什么人会当了自己的车子?走投无路的人才来贷车贷,可能明知道自己赎不回车子了,也要来借钱。”

另一位熟悉行业的人士向每日金融表示,几年前的4万亿大大地刺激了中国经济,企业扩大生产,那个时候银行钱好贷,市场不缺钱,很多老板的豪车也是那个时候买的。后来经济没那么景气,收不到款时,有人用车子换钱,产生了车贷行业。“那一批的老板,很多都死了(车子被处置了)。”

“互联网金融确实把民间借贷的利息拉了下来,如果不是互联网,利息不会这么快就到现在的水平,很多人可能还是借不到钱。”张志伟说,金融本身是逐利的,但互联网让信息更透明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变化太快,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这位借贷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老江湖展望,“传统车贷我们还是会做,但是也看好了车子相关的转型方向,小城车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杀入大市场了哦!”

编者按:截至发稿,张志伟表示故事中赢财的逾期车辆已经收回,借款为范建强个人行为,“超哥”并不知情,同时积极解决。更多车贷故事,欢迎关注“每日金融”,也欢迎投稿。

注:

1. 一火舌:方言,意思为一下子就如何、一刹那便如何等,就像火舌舔了一般迅速,表示快或彻底。

2. 勾兑:方言,意思为做促进感情的事情,此处意思为沟通。

3. 好过惨了:方言,很好过的意思。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