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市场不再信任日本央行 黑田面临市场哗变?

【消息面】

02月17日讯,作为负利率政策的“最后阵地”,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却最终加入到警告“低利率会埋下下一次金融危机的祸根”大合唱中。这还着实有趣。

作为对过去一年德意志银行以及其他所有银行的担忧的回应,黑田东彦说,“金融机构的低利润率已经构成了新的挑战。影子银行和新金融技术的快速发展也为全球银行业环境带来巨大变化。”

黑田东彦周四在一个关于存款保险的国际会议上表示,“这些发展表明,未来可能会发生一种不同类型的金融危机。”黑田东彦没有对此详细阐述。而路透社隔夜写道,“黑田东彦的这番话与此前其强调的大规模刺激所带来的好处会弥补其潜在的负面影响大相径庭。”

为了软化人们的指责,黑田东彦说,低利率损害银行的盈利能力的问题是全球性的。黑田东彦把问题指向一些欧洲银行的不良贷款堆积,以及人口老龄化驱使日本银行贷款需求疲软。他说:“为确保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从长远来看,思考如何应对金融机构获利能力偏低问题可能会越来越重要。”

换句话说,黑田东彦在上一次与银行高管会面时一定被埋怨了。那么,我们说黑田东彦的这个声明很有趣,为什么?因为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精确的解释了,为什么日本目前与数万亿负收益债券做起了抗争。

这当然是日本央行冲动的决定。这是日本央行上一次达沃斯会议上遭遇到的“同侪压力”的结果。

现在,批评中央银行的失败政策不再是“假新闻”。日本央行用了4年来疯狂印钞都未能将日本经济从持续停滞泥淖拽出来,这迫使日本央行调整其政策框架,找到一个更适合长期与通缩做斗争的方式。但是,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来重振日本疲软的消费支出的尝试,已经为日本央行创造除了与市场和金融机构打交道时的新问题。

针对去年9月日本央行提出了控制收益率曲线政策,路透社报告说,“有时矛盾的市场操作指令让市场对日本央行的意图捉摸不透,这创造出日本央行与市场之间的紧张关系。”

SMBC Friend Securities首席市场经济学家Mari Iwashita说,“很清楚的是,市场参与者不再相信日本央行。如果有信任存在,事情就不会乱套。”

这听起来像是,在日本债券市场中对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不满情绪在逐渐上升。甚至有内部消息称,“这是真的,控制长期利率是一项史无前例的政策。”日本按银行副行长Hiroshi Nakaso向记者承认,日本央行仍在学习如何向市场传达其意图。不过,他认为,日本央行拥有必备的技巧和工具来控制收益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