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年倒闭3000家智能硬件,它们是怎么死的?

层峰
2017-02-17
+关注

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除了VR(虚拟现实)带来的眼球爆炸,智能硬件的这一年(2016),关键词基本上就是倒闭、裁员、转型。

551.6亿,这是艾瑞咨询发布的《智能行业研究报告》给出的2016年市场规模数据。不过,显然另外一个行业数据更触目惊心——超过3000家智能硬件企业在2016年倒闭。根据公开的工商资料显示,3000多家智能硬件企业在2016年注销关停,并且集中在可穿戴设备研发企业上。

1月26日,HTC的全球业务总经理张嘉临表示,HTC已经放弃Android Wear系统的手表产品;2016年底,奥飞智能项目裁员并裁撤生产线;创业型项目以乐嗨智能音箱为例,2015年9月2日乐嗨智能音箱结束了在京东商城的众筹,募集了541714元的资金。不到两年的时间,这家公司已然不见踪影,相应的互联网服务也终止。

浪潮退去,大家都在裸泳

2015年是智能硬件行业的“盛世”。长成桌子、镜子样子的平板电脑,加了wifi模块就开卖的“智能插座”,这些略感魔幻的产品陆续大行其道。那时候,流传在行业里一则笑话:只要去华强北逛一上午,拿元件来拼凑一番,就能做出一台智能硬件,下午再拿去找VC,投资就拿到了。根据艾瑞提供的中国智能硬件市场规模数据,2015年相对2014年市场规模同比增长高达近300%。京东提供的数据也显示,2015年京东智能硬件的销售额增长了将近1倍。

展开剩余74%

不过,下半年的股灾成了一个契机,给行业带来了转折。资金层面的问题,带来了机构观望的情绪,也让那些打满鸡血的投资人变得冷静,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领域。这让那些靠融资维持的项目无以为继,支撑到2016年,这些项目终于纷纷倒下。

智能硬件在被加以“互联网”“智能”等标签概念之后,人们似乎已经忘了它本身是属于硬件行业,而并非来去如风,轻快就能撬动的互联网行业。一位曾经帮助多个智能硬件项目完成融资的人士认为,当时大举抢滩的资本根本没有了解这个行业。“很多投资人急着插旗占位,押赛道,想着砸钱下去,爆款很快就会出来。但根本不知这个行业里,周期、技术积累、渠道、供应链这些都有很大门槛,不是随便找个代工厂就可以生产了。“

事实上,在当初投资人迅速抢滩占道后,在狂热、效率的驱动下,大批缺乏技术含量、使用公模修改的产品陆续诞生,智能硬件表面里一片繁华盛世。这类产品往往缺乏核心竞争力,即使能在热潮里捞一笔,也没办法生产出持续周期的“爆款”。由于大多投资机构还是看重何时退出与产生收益。在经历一轮投入后,短周期内,智能硬件项目没有拿出有足够说服力的成绩,投资机构也因此愈发谨慎。

技术和供应链管理是硬伤

“这两年的智能硬件行业,真是一部血泪史,各种死法我都经历过,而且每一次都差点就死了。所以说,98%的智能硬件都死了,一点都不夸张,我们只是那2%的幸存者。”坚果智能影院董事长胡震宇对时代财经表示。

而坚果智能所经历的死法,行业里大多企业都经历了,不过他们不是那2%。

奥飞智能的“智能机器人乐迪”正陆续收到退货。在他们邀请小朋友前来试用时,就有小朋友因为乐迪机器人不听指令,生气得要砸该机器。声控反应慢、手臂和腿经常在动作过程中卡在一起,这些问题在产品发货后一个月集中爆发。该公司智能项目也开始了裁撤与缩减。

“都是一些做软件外包的人负责,根本对硬件行业不了解,闭门造车半年就要出一款‘智能机器人’,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大可能的事。我们在硬件上没任何积累和优势,出问题几乎是必然的。甚至在测试时候,出现系统没法承载运转的问题,我们都不确定是我们系统开发的问题,还是工厂设计的问题。”奥飞智能项目一名产品部门人员告诉时代财经。

2016年11月9日,研发一年,Karma无人机上市仅16天就宣布将售出的2500台全部召回,其主要原因是电力续航缺陷、“飞行中会突然失去动力”等安全措施不够。

与现在正满天飞行航拍的大疆无人机比对,你会发现。相对于其他迅速火爆的行业,智能硬件有着较长的产品周期。大疆无人机虽然现在已经占据了市场极大比例,但2006年就已成立,他们在技术上的积累就花了6年,直到2012年推出“精灵一代”。

不仅是技术需要积累,供应链层面也有着较长的周期。一个成熟的供应链体系需要一年以上的建设。“这甚至还涉及到上下游的利益分配和博弈,不大可能会被缩短。并且,在硬件量产的过程中,多的会有几十家供应商,只要一家供应商掉出问题,缺一个原材料就没法生产,或者不能按时交付,整个产品就废掉了。

这也是大部分智能硬件产品还没上市,就壮烈牺牲的关键环节,胡震宇对时代财经回忆,2015年左右,坚果智能影院的销售开始攀升,对产能需求持续增加。在备货的过程中,一家供应商第一次做100台没问题,第二次做1000台也没问题,第三次做10000台出问题了。“那1万台产品等于废掉了,成本1000万元。什么滋味都有。”

也多亏胡震宇账上有4000万,而其他账上只有“1000万”或者“1000万不到”的企业,基本就在这关卡倒下了。Lily无人机便是低估了量产无人机对高性能硬件的要求、供应链管理以及大量资本支撑的重要性,1500万美元的融资迅速散落在这些环节中,最终因为融不到钱,又造不出飞机,被迫倒闭。

产品技术积累的周期、供应链的建立,这些都是硬件行业的壁垒,事实上,很多智能硬件企业本身就倒在了行业门槛以外。在硬件产业,技术积淀与供应链管理、渠道优势在大部分时候都远远重于创意。

本文由时代财经旗下频道层峰原创,作者陆乘风。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