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共享单车乱象不止,创业者需要的不只是投机和勇气

五个月前,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共享单车将在3个月后结束战争。不过从现在来看,朱啸虎的高调喊话带来的不是共享单车战争的落幕,而是野蛮生长的开始。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ofo走出了校园,摩拜单车走出了北上广深,很多地域性的共享单车创业者开始涌现出来。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就有30多家公司进军共享单车领域,用“百车大战”来形容这个新兴市场似乎并不为过。就像滴滴和Uber重构了中国出行市场,同样披着“共享经济”外衣的单车市场,被视为出行“最后一公里”的搅局者。

诚然,市场的进展超出了朱啸虎的预期,创业者的兴奋度也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判,然而媒体却给出了这些坏消息:

2017年2月9日,南方都市报报道称ofo共享单车遭拆锁被藏在手机店内,路人准备骑走却被店主骑电动车逼停。

2017年2月9日,现代快报称南京鼓楼区一些共享单车上贴有3个二维码,扫码后发现是虚假的转账信息。

2017年2月9日,云南网报道称一13岁小男孩因骑了一辆没上锁的共享单车,发生车祸导致右手骨折。

2017年2月9日,解放日报发文称蓬勃而生的共享单车吸引了大量市民骑乘,但各地铁站门前因为无序停放成为“重灾区”。

……

光是2月9日一天时间内,就有多达4起媒体报道的共享单车事故。事实上,自去年9月份共享单车一炮而红,类似盗窃、安全、随意摆放等报道层出不穷,背后也已折射出共享单车在用户体验、管理等方面的不足。一面是资本豪掷和快节奏的市场拓展,一面是屡禁不止的市场乱象,原因何在?

共享单车仍处于“复制期”

这似乎和共享单车的诞生方式不无关系。

2016年8月底,摩拜单车从上海进入北京,终于在媒体的关注下从幕后走向台前,在此之后,ofo、小蓝单车、一步单车、骑呗单车、由你单车、CCbike等一众玩家才相继涌现,资本开始急剧涌入市场。

一方面,共享单车并未经过长时间的市场沉淀,如此大规模且快速的市场扩张,在法制法规尚不健全的情况下,难免引来社会的“不良反应”;另一方面,除了摩拜单车诞生于2015年1月份外,大多数玩家兴起于2016年及之后,就连创立于2014年的ofo也是去年下半年才走出校园市场,其中不难发现抄袭和复制的痕迹。

投机早已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性符号,共享单车的概念红利和地域性优势,又为这个市场的投机者创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样,投资人也有着相似的打算,投一家在当地占据市场份额的玩家,要么在红海中杀出来成为最后的玩家,最差也是被摩拜单车等第一阵营的玩家所收购。于是乎,在共享单车的一连串玩家中,除了摩拜单车和ofo进入了两位数以上的城市,大多数企业仍局限在一到两个城市作为主要市场,例如杭州的骑呗单车、成都的一步单车、常州的CCbike,不一而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