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古案今析】智断民宅凶案

汉代年间,南方某县有个叫楚峥的商人在外做买卖一年有余,这一天萌生回家念头,千里迢迢赶回家中。没想到刚进家门却碰到一桩他自己也想不到的命案。因为赶路,他到家时已经是凌晨4时许,一进门就高兴地喊道:“娘子,我回来了。”可不见有人出来迎接,迈进正房却发现妻子孙氏已被人杀死在屋内,四肢躯体俱全,唯独不见头颅。慌乱之中,他弄得浑身是血。楚峥既悲伤又害怕,连忙跑到不远的岳父家报知情况。

岳父带人赶到现场,一见着惨不忍睹的血腥场面差点晕倒。他叫人抓住女婿,扭送到衙门。县令闻听此案不敢怠慢,当场审讯。楚峥当庭喊冤说人不是他杀的,可是没有证人,加之他浑身是血怎么也说不清楚。岳父本来就跟女婿有隔阂,从女儿那听来的一些跟丈夫不睦的杂事,也当作证据向县衙举报。县令反复追问,楚峥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杀人了。县令命令上刑,楚峥被打得皮开肉绽,忍不住疼痛,只好违心承认杀死了妻子。县令按照他的说法“人头被丢在野外的乱葬岗”,派人去寻找,结果没有找到。县令根据口供还是将他定罪上报。

郡守李大人审阅案卷时有些拿不准,唤来张从事(从事为佐官的称谓)商议。张从事看卷后认为此案确实存疑,他对郡守说:“在下才疏学浅,承蒙郡守信赖,必当尽职尽责直言不讳,人的生命贵在只有一次,死不复生,如果有人被诬陷错判致死,难道还来得及后悔吗?我建议暂缓批复,查明究竟后再作处理。”张从事再仔细阅卷而对郡守说:“作为夫君,哪个忍心杀害妻子?即使有怨仇害死妻子,也一定会想方设法逃脱罪责,或者勒死假为悬梁自尽,或者毒杀推脱为患重疾而亡,断不会留下身子,割掉人头抛掷荒野,这是人之常情。”郡守完全同意他的意见,让他重新审理此案。

张从事来到县里找了一处临时监房,谨慎挑选了一批可靠的衙役守卫伺候,将囚犯楚峥从死牢押转过来,细致讯问。楚峥见是上头来复审的,连声喊冤。张从事问明情况,心里有底了,叫手下给他酒饭,温水洗澡好生伺候。同时,让手下在门上插上铁棍,院墙四周布满带刺的荆条,封锁消息,不许闲人靠近。

而后张从事又传唤县衙掌管验尸的仵作,让他将近期死亡收敛的人家户名、埋葬立坟的地点,写成文本呈上。张从事根据仵作提供的死亡人家挨户寻访,让他们提供当日入殓详情,谁人殓尸,谁人抬棺。他和随从走访了数家丧户,最后来到一家不久前死了家主的大户人家,问到当日抬棺几个人时,有一个专干此差使的中年人说道:“小人前不久在一富豪家里收敛尸首,当时只是听说他家中的奶妈死了,我们几个五更天抬棺出殡,觉得那棺材极轻,就像一口空棺一样,后来埋在郊区某地了。”张从事一听觉得有戏了,赶紧叫人去挖开坟墓。打开棺材一看,里面果然装了一颗女人头。张从事叫人将人头跟死尸对在一处,让楚峥辨认,楚峥一看说这不是他的妻子。

张从事派人将富豪抓捕审讯,富豪很快就供出实情。原来他与楚峥的妻子早有勾搭,得知楚峥要回来,便将他家里的一个奶妈杀死,把她的头割下装进棺材埋了,将她的身子换上楚峥妻子的服饰,冒充她被人杀死。刚好那天楚峥返家进屋,被当作杀人凶手。富豪暗中将楚峥的妻子藏在密室里寻欢作乐。楚峥冤案昭雪,富豪和淫妇均被律法处死。

一起民宅凶杀案,县令仅凭刑讯口供和不可靠的旁证便草率结案,定嫌疑人楚峥为杀妻凶手。而复审的郡守能从卷中看出疑点,接受属下张从事“人被冤杀,不可复生”的谏言,下令复审,最后查明真相,杜绝了一起误判枉杀冤案,难能可贵。张从事坚持己见,直言谏上,实为明官贤吏。他的断案推理也是可圈可点。张从事其后的办案思路和深入调查访问的方法也是值得借鉴的。

在规范化执法办案已经成为我们民警行为准则的今天,虽然不可能再有刑讯逼供和重口供、轻证据的办案倾向,但我们还是要通过精细的现场勘查、过细的调查访问、缜密的案情研判,把证据做实,少些主观臆断,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

派出所工作

基层民警的“心灵鸡汤”

群众工作的“万能宝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