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王子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Facebook困境:本想连接彼此 却造成更大分裂

网易科技讯2月17日消息据连线杂志网站报道,在被问道是否总统选举改变了其看待Facebook的方式时——是否Facebook以他意料之外的方式运作,年轻的CEO沉默以对。

在之前面对连线记者采访时,扎克伯格也经常像这样沉默下来,静思整理他的念头,时而转头看着房间里没人的地方。一番沉默之后,“我不知道。”他终于说道。“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如果你继续给人们发声权利,创造多样性和提供共同理解以及加强社会组织,”他说,并不直接回答问题。“那么从长远来看,我们将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虽然短期内的事物让人不甚满意。”

随着Facebook垄断了全世界的舆论注意力,美国人在网络上构建了平行的事实宇宙,旧媒体商业模式和政治选举亦受到破坏。在如此这般的现实前,扎克伯格仍然有对Facebook道路正确的自信。正如他在大选之后重复所言,他相信平台让更多人彼此连接——尽管大量的事实证明Facebook同时也在加剧着社会的分裂。

但采访中漫长而痛苦的停顿给人的感觉则是,扎克伯格也纠结于Facebook的这些缺陷。他的不安同样在今日发布的5000字文章中表现出来,扎克伯格在文中阐述了他对Facebook未来的展望。文中没有直接承认Facebook对民间话语的扭曲负有责任。相反,他在Facebook在上市之后首次重申其使命。对于扎克伯格来说,这是他公司短暂历史中的决定性时刻。他设想Facebook应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社会基础设施”。

“当我创办Facebook时,连接彼此是一个有争议的事情。默认的假设是世界越来越触手可及。”他告诉记者。“在过去几年里,这也生出更多疑问。”他在文章仍然将Facebook是视作决问题的答案。不过似乎他也并不清楚,如何让一个造成了如此大分裂的平台再度将人们团结到一起。

新社区

在花了十年时间将Facebook打造为连接朋友和家人的服务之后,扎克伯格今日的宏伟愿景是打造能创建更大更复杂社区的技术。他说:“人类一直努力聚集起来,以更好的方式完成更好的事。并以小团体无法实现的方式改善我们的生活。”

扎克伯格在对话中将他心目中的在线社区同南加州教会Saddleback进行类比,后者是硅谷自由和多元的绝佳范例。不过值得注意的是,Saddleback教会里成千上万的人在一个有领导力的牧师下面聚集,同时人们也按照兴趣、亲和力和愿望彼此形成更小的群体。

在扎克伯格的愿景中,社区的领导者能够指导和塑造社区的形态,社区中的小群体在彼此亲密连接的同时也为整体服务。就像网络交友可以加强现实世界里的联系,同理,网络社区也应如是。

然而正如16年的总统大选所展现的,事实证明Facebook在造成社会分裂上同样强力有效。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所做的不仅仅是给用户展示与其观点相左的信息。“研究证明,展示相反的观点会进一步强化你的信念。”他说。“目标是展示一个更全面的整体图像。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来服务不同的观点,帮助你从频谱的角度看问题,其中立场的选择则交由你自己决定。”

尚不清楚这在实际操作中如何实现。扎克伯格称,算法本身不能提供这个频谱,Facebook依赖自动化和人类智能的结合来实现目标。

乔治华盛顿大学新媒体和技术教授尼基·乌舍尔(Nikki Usher)将扎克伯格固执的理想主义同在当下民粹主义浪潮中不懈奋斗的政治学家、社会科学家和经济学家进行类比。“他可能拒绝相信,我们当中很多人也是如此。”她说。

批评者认为Facebook商业性的本质决定了它的弊端。为了抓住用户的注意力,它会探测你的喜好,然后向你展示更多你想看到的内容。扎克伯格对此予以否认,他认为Facebook经过优化“向人们展示他们认为有意义”的内容。这自然是一个引人入胜的理想。不过更有意义的还是看扎克伯格和Facebook如何拿出实际行动,解决其所造成的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