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万达的电商业务为什么就是做不强?

经理人分享
2017-02-17
+关注

无论王首富承认不承认,知道万达电商业务的人并不多,并不如淘宝、京东、天猫、苏宁等等,要知道王健林“对标”的可是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商巨头。王健林曾经联手互联网BAT的其他两个巨头,希望能做大做强万达电商,但依旧未果。五年更是更换了三任CEO也没有看到万达电商有什么起色,究竟是什么原因难以让万达电商做大做强呢?

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王健林的策略并不在电商本身,如果有对万达院线和娱乐那样上心的话,万达电商起码不像现在这样不温不火,此外就是万达转型本身的重点中电商也不是最主要的业务,也不会是重点“扶持”的对象。不过今年的年会,万达要构筑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四大支柱产业,其中网络的重点就是电商业务飞凡网的布局。

CEO高管都喊压力大,王健林考核的目标“有点大了,不切实际?”

万达集团旗下的电商平台飞凡的高层流动过于频繁,也是万达电商难以做强的一直致命软肋。据悉,飞凡CEO好像是一年一签的合同,最近其CEO李进岭离职,或许有业务观念的分歧,也或许是合同到期,但业绩压力是肯定的。这已经是第三任CEO的离开了。有意思的是,王健林曾经高调宣布飞凡将于2020年计划上市。

展开剩余82%

从2012年电商业务初步形成至今,万达共作别了三任CEO。其中有一种说法是,“开掘高质量线下消费数据需要技术沉淀与老板耐心之间存在冲突。”这家曾经辉煌的商业地产巨头将实体商业与互联网融合的过程还过于艰难,或者说依旧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共振点。有意思的是,马云从电商(线上)开始“反哺”线下,阿里巴巴和银泰商业创始人沈国军开始了私有化联合要约银泰商业。

众所周知,电商强烈冲击实体零售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银泰选择与阿里巴巴合作。2014年3月,阿里巴巴斥资53亿港元入股银泰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后银泰商业创始人沈国军不断转让股份,最终使阿里巴巴成为银泰商业的单一最大股东。2015年5月19日,阿里巴巴CEO张勇接替沈国军,出任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去年岁末,马云提出了“新零售”概念,强调线上线下、物流融合,其后阿里巴巴在线下动作不断。2016年11月,阿里巴巴通过旗下子公司以21.5亿元收购三江购物32%的股份,在线下超市实现布局。此次将银泰商业私有化,意在进一步加强融合、合作。

一个是从线下想“反击”线上,另一个从线下直接“倒灌”线下,说明融合,或者真如马云所言的“新零售”时代来了,但是万达玩得却“不温不火”。甚至王健林开出了高薪吸引人才,但五年三任CEO的离任也说明这个位置不好坐,或许谁坐也难以有起色?俗话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与谋,或许在道的选择上,的确存在差异。

要知道,当初飞凡初创的时候,万达请来了曾担任谷歌(Google)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的龚义涛,出任万达电商CEO,但龚义涛最终作别了万达,他离职后曾经回忆在万达工作的体会:“在万达的思维习惯中,首先强调的是规模和数字,用规范化管理的方式比较浅地推进下去,再考虑之后的问题。”但好像互联网人的思维模式和这个不太搭。

随后,曾任佳品网联合创始人、COO的董策走马上任。但他也是铩羽而归。2014年8月,“腾百万”联手,宣布成立万达电子商务的合资公司。在50亿元的首期投资中,万达持股70%,百度、腾讯各持有15%的股权,计划此后未来5年将追加投资至200亿元。计划将百度、腾讯的数据、技术、用户资料接入万达,但董策的工作开展得似乎也并不顺利。2015年6月初,董策正式离职。2015年7月,飞凡宣布正式上线,推出了飞凡开放平台。一年后,市场有消息称,腾讯和百度已经从万达电商飞凡网的运营公司中退出。据悉,飞凡曾发布声明称,“实际上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新飞凡完全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可见,在选择“道”的过程中,还有许多“鸿沟”需要跨越,电商和实体的融合或许真的不易。

电商对于万达是一道坎儿?互联网对接其实不是一件易事,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的融合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万达历经了多次转型,从商业地产的转型力度比较大,也是王健林对万达的另一次再塑,在2014年,王健林开始有意“厘清”商业地产的“樊笼”,开始向服务业为主的方向转型,并试图构筑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四大支柱产业。将传统线下商业与互联网嫁接,也是万达转型中的重要课题。飞凡是“实体商业+互联网”场景服务运营商。单纯地从概念来说,其实也很符合新零售业的发展思路,但是在融合的过程中一直找不到很好地切入。

王健林曾经表示,万达旗下电商平台“飞凡”计划于2016年进行首轮私募,募资100亿元,并力争在2018年实现盈利,2020年利润超百亿元并实现上市。有数据显示,2016年飞凡活跃用户1.5亿,飞凡会员8284万,新签合作大型商业中心1799家,中小商家10万家,除此之外还有3600家影城,410家大型医院,2200家高端酒店。这也几乎是万达自己旗下的产业数据量,如果想延伸出去,获得更多的数据流以及商业引入就比较难了,因为万达系外的购物中心、商场并不会愿意跟其他竞争对手分享数据,因为实体商业对于将数据导入竞争对手的平台心存顾忌。

在今年初的年会上,王健林自豪地表示,“2016年,万达的商业、文化、旅游等业务都实现了高速增长,万达已经基本转型成功,不再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不过,对于线上线下的融合,万达要走的路还很长。有坊间小道消息称,“万达内部对李进岭不满意,主要是觉得李进岭不懂零售。”

如今的万达模式是轻资产运营,据悉,2016年第4季度,万达商业与中信信托、民生信托、富力集团等签约90个万达广场、共1050亿元的投资合同。2017年至2019年,每年开业交付30个万达广场给投资方,净租金双方分成。王健林称,这种轻资产模式叫投资类万达广场,就是别人拿钱下订单,万达负责找地、建设、招商和运营。2016年万达商业轻资产还探索出一种新模式,叫合作类万达广场,就是对方出地又出钱,万达负责设计、建设指导、招商运营,净租金双方7比3分成。

有意思的是,澎湃新闻称,“绝大部分用户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成为了飞凡的会员。‘只要你连上了迈外迪的WiFi,你就是飞凡的会员了,并不需要你去特意注册飞凡会员。’”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飞凡的会员里面能挤出多少“水分”?据悉,万达早前已经收购了迈外迪。截止目前,迈外迪已经向21个国内大型机场、包括星巴克在内超过500个连锁品牌的全国门店提供服务,覆盖15万多个商业场所,每天网络用户超过100万人次。王健林已经喊出来飞凡明年盈利,2020年上市,那么今年就是一道坎儿,今年起码要保持收支相对平衡,如果还是继续烧钱,那么明年盈利就是喊口号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小刀马

来源:微信公众号(daomawuyu)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