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诺奖得主专访: 做临床研究有没有可能获得诺奖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未获授权禁止转载

在第三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上,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J·Roberts)教授,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采访中他向我们谈及,转化医学发展中面临的最大困难,做临床研究获诺奖的几率,以及给中国打造新型社会的建议。

问:对于您来说,科学是不是一件需要靠机缘的事情,靠运气的事情?

Richard J·Roberts:绝对是这样的,你可以问任何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人,运气是他们最大的成份。

问:是什么样机缘让您成为了科学家?

Richard J·Roberts:对我来说,我很兴奋作为一个科学你可以第一次发现一个东西,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会让我无比兴奋,在世界上我是第一个发现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这是一件让人非常兴奋得事情。

问:您觉得转化医学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Richard J·Roberts:其实在美国也面临很多困难,我不知道中国的情况是什么样的。现在转化医学大部分都是大学教授在做,在美国有很多人强调转化医学,但是这些人不是临床专家,所以大学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做转化医学。

问:做临床研究,您觉得有没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

Richard J·Roberts:完全有可能,虽然现在大部分诺贝尔奖者都是做基础科学的,因为基础科学做出来可能是影响深远的大的发现,而做临床或者应用型也是很重要的发现,但是是比较小的发现。现在做M2I就是磁共振成像技术这种,实际上可以叫做核磁共振成像技术,但是它的发明者有获得诺贝尔奖吗,其实这是一个很临床的研究,因为现在很多临床都在做M2I。

问:您当初是怎么想起与杰克.绍斯塔克教授一起发起诺贝尔奖得主国际科学交流协会的?

Richard J·Roberts:当时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也是在中国开一个会,当时这个会是一个生物经济峰会,我是生物经济峰会的主席。我当时就在想,因为这种会以前没有怎么开的,要不就是生物方面的会,现在生物技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有很大潜在经济利益的一项研究,可以把这个生物技术运用到开发更好的药品,更好的农作物等等,可以真正的改变人们的生活,所以它除了是技术革命,也是一场经济革命。

我们当时想办这个会议的初衷是想做一个以前没有做过的会议,这就是我和他做这个会议的目的。比如这次的这场会议也是聚集年轻人,让年轻人听到获得诺贝尔奖的人的声音,让大家听到这些年轻人的声音,也让政府听到,也让其他人或者资助者听到一起。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