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上甘岭战役传奇部队:被掩盖的12军

清风明月逍遥客
2017-02-17
+关注

一提起上甘岭,人们大都只知道15军。1961年,解放军决定成立空降部队,空军司令刘亚楼就选中了15军,从此15军就成为中国唯一的空降军,这一殊荣就源自上甘岭的辉煌。而12军长期以来却被15军的辉煌所掩盖,很多人并不知道12军在上甘岭的出色战绩,但12军同样辉煌的功绩是不应被忽视的。

上甘岭有那么重要吗?

一说起上甘岭战役,不少资料和文章都认为上甘岭对于全局至关重要,甚至提到了在1952年4月,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临回国前将总预备队第15军调往中部战线,接替第26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的防御,并对来志愿军总部参加军以上干部会议的15军军长秦基伟特别叮嘱:“五圣山是朝鲜中部的关键,失去了五圣山,我们就将在200公里范围将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对历史负责!”

五圣山,位于朝鲜中部,平康东南约19公里,金化以北约5公里处,海拔1061.7米.在五圣山的南面山脚下,有五个高地犹如张开的五指,在上甘岭战役中双方殊死争夺的597.9和537.7高地就是其中的拇指和食指。五圣山西侧,便是斗流峰和西方山,三山如唇齿相依,形成天然防线。如果斗流峰、西方山失守,五圣山就会陷入三面受敌的险境,要是五圣山失守,那斗流峰、西方山就失去依托,整个中部战线便有全线崩溃的危险。西方山以西,则是宽达8公里的平康谷地,几乎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如同是群山环抱中的天然走廊,从汉城到元山的铁路、公路横贯其间。完全可以这么说,五圣山、斗流峰和西方山一线,系战争与国家命运于一身,其重要性无可匹敌。但这是针对五圣山来说,而上甘岭是597.9和537.7高地后面山洼里的一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庄,战役主要都是围绕597.9高地和537.7高地来进行。这两处高地海拔高度就是标号,也就是五六百米的高度,只有五圣山高度的一半,而且五圣山不仅海拔更高,山势也极为险峻,当年秦基伟上五圣山看地形,下山时因为山路陡峭,就几乎是“坐电梯”顺山坡滑下来的。

展开剩余92%

很多人认为上甘岭一失,五圣山就会不保。五圣山确实是当时志愿军中部战线的咽喉要点,一旦失守将会影响全局。而上甘岭仅仅是五圣山的前沿门户,退一步说,就是597.9高地和537.7高地这两个连级守备阵地丢失,美军要想就能打得下险峻的五圣山,依然非常困难。在上甘岭的鏖战,世纪上主要就是从停战谈判实现就地停火的原则考虑,为朝鲜尽量多争取一些国土。

为什么双方判断都错了?

自从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入朝参战以来,经过第一阶段八个月的运动战,沉重打击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共歼敌23万余人,其中美军11万余,几乎相当于美军在太平洋战争第一年伤亡5.8万人的1.9倍。美军物资消耗平均每月85万吨,几乎相当于同期美国对北约一年半军事援助的数量。战争中美军投入了其陆军的三分之一,海军的将近一半,空军的五分之一,还有英、法、澳等国的部分军队,这与其以欧洲为重点的全球战略产生了深刻矛盾。而且美国国内厌战、反战力量日渐增强,国际上要求迅速结束战争的呼声也日益高涨,面临着军事、政治上的巨大压力,美国从1951年5月开始暂停全面进攻,转入战略防御,并通过各种途径向中国表示愿意举行停战谈判。

而与此同时志愿军经过五次战役,将战线推至三八线附近。志愿军入朝部队已达步兵15个军,地面炮兵7个师,高射炮兵4个师,装甲兵1个师,共77万余人,加上朝鲜人民军34万任,总兵力111万人。但是在技术装备上还处于绝对劣势,特别是缺乏空中掩护,难以保障后勤运输的畅通,而且美军通过八个月的战争已逐步了解志愿军的战术,熟悉了志愿军的作战特点,使得志愿军难以成建制的歼灭美军,因此适时改变了战略,决定采取“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方针,利用朝鲜多山的地形,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巩固运动战中所取得的成果,迫使美军尽早结束战争。

就这样双方不约而同感到以现有力量和手段显然无法将对方赶出朝鲜,从而在1951年6月上旬起进入了战争的第二阶段——阵地战。鉴于双方力量上的相对均势,军事上已不可能迅速解决战争,双方于1951年7月10日开始了停战谈判。从此就出现了长达两年零一个月的战略相持局面,在这一时期,双方都采取了战略上的总体防御,战术上的局部进攻,企图打破对方的防御,取得主动,以配合谈判桌上所进行的异常尖锐、复杂、曲折的政治外交斗争,就形成了打打停停、边打边谈、以打促谈,军事斗争与政治外交斗争交织进行的局面。上甘岭战役就发生在这一阶段。

1951年8月,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提出了代号为“猛禽之爪”的作战计划,企图在元山实施登陆,攻击中朝军队的侧后,协同正面战线的部队取得突破。“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认为这个计划规模太大,凭美军在朝鲜的现有兵力根本无法实施,而且发动这样作战将使刚开始的停战谈判彻底破裂,有引起战争升级的危险,当即予以否决。9月,范佛里特又向李奇微提交代号“说服”的作战方案,计划以两个师在库底登陆,正面部队同时发起攻击,将战线推至平康、淮阳、库底一线。同时上报的还有美第1军军长奥丹尼尔少将拟订的代号“指令”方案,作为后备方案。李奇微认为实施“说服”作战,极有可能会引发对平康、铁原、金化三角地区的争夺,战争的发展将会失去控制。而“指令”方案只攻击正面战线上的一些前沿阵地,既不会引发大规模战斗,又较容易达到目的。所以就批准了“指令”计划,范佛里特根据这一计划,于10月底发动了秋季有限目标的局部攻势,仍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1952年3月,范佛里特又提出了以平康地区为目标的“还乡”作战计划,李奇微考虑到停战谈判刚有进展,此时发动攻势有点不合时宜,没有批准。4月,范佛里特制定了进攻西方山的“筷子6号”和攻击南江河地区的“筷子16号”作战方案,李奇微基本同意了“筷子6号”,但同时提出了两个附加条件,一是只动用韩国军队,而不使用美军;二是在进攻发起前必须要经过批准。但就在即将发动攻击前夕,5月7日巨济岛战俘营的中朝战俘扣押了战俘营最高指挥杜德少将,以抗议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在这种情形下,李奇微只得将“筷子6号”计划无限期延迟。

1952年6月,克拉克接替李奇微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9月,范佛里特又提出了代号“摊牌”行动的“金化攻势”,攻击上甘岭597.9和537.7高地的方案,克拉克觉得这一计划攻击目标有限,估计只需出动两个营就可实现,加之停战谈判僵持不下,也确有必要在战场上有所动作,于10月8日批准了这一计划。美军估计这场有限进攻,最多6天,付出200人的伤亡就可以拿下,没想到最终发展到持续43天,双方投入总兵力超过10万,伤亡高达近5万人的大战役。

1952年9月,志愿军根据种种迹象判断美军将在9、10月间发动较大规模的攻势,以配合停战谈判,施加军事压力。但对美军具体攻击目标,仍不得而知。原志愿军副司令邓华接替陈赓代理志愿军司令,决定先发制人,先敌发动进攻,打乱美军的计划。要求正面8个军从9月18日起,在各自战线当面选择三至五个目标,发动战术性进攻。

根据这一命令,15军44师以上佳山西北无名高地和391高地东北无名高地为目标,45师则选择注字洞南山为目标。而即将成为美军攻击目标的597.9和537.7高地分别只有一个加强连和一个连的兵力防守,对美军的攻势一无所知。其实,早从8月起,五圣山一线美军就出现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行动,范佛里特和美韩军的军、师长来到五圣山对面的金化地区视察多达五次;而美韩军各级团、营、连长抵近597.9和537.7高地观察地形更是难以计数;美军工兵部队和劳工日夜施工,拓宽五圣山正面雄鸡山一带的公路。进入10月美军在金化公路终日施放烟幕,掩盖庞大车队的繁忙运输,仅观察到的就有25万辆次,平均每日就达到2100辆次;在五圣山上空活动的侦察机架次明显增多;美韩军的小股部队出击次数也非常频繁,很显然是在进行总攻前的试探性攻击;五圣山正面美韩军的炮火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并开始有计划地逐步摧毁五圣山一线的志愿军防御工事;45师前沿阵地连续有三名哨兵被敌捕去;10月5日韩军第2师32团一个名叫李吉求的上尉参谋向45师投诚,报告韩2师即将和美军共同发起对五圣山的攻击。这么多如此显而易见的征兆,却都没有引起志愿军足够的重视,这主要是上至志愿军总部、第三兵团,下到15军、45师各级指挥员都认为如果美军发动攻击,最大可能就是在平康谷地,那里地势平坦开阔,又有公路、铁路,最有利于美军发挥其机械化和炮火优势,而五圣山地区,山高坡陡,加上地形狭窄,无法展开大兵团,也无从发挥美军的优势,自然美军不会选择这里攻击。这种思想是如此普遍和固执,直到10月7日晚上45师召开的作战会议上,与会者还一致认为美军最有可能的攻击方向是平康谷地,所以45师的重点还在准备对注字洞南山的战术反击。

上甘岭之战就这样在双方的错误判断中拉开了战幕。

美军主攻目标真的是上甘岭吗?

10月14日4时,美韩军以320门大口径火炮、47辆坦克、50余架飞机对15军30公里防御正面开始火力准备,其中对597.9和537.7高地的火力准备特别猛烈,使用了300门火炮、27辆坦克和40架飞机,火力密度高达每秒落弹六发。如此猛烈的炮火,使得在坑道中的志愿军守备部队觉得简直就像是乘坐着小船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上颠簸,强烈的冲击波激荡着坑道,不少人牙齿都磕破了舌头、嘴唇,甚至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小战士被活活震死!幸存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都不约而同以地狱来形容,其恐怖由此可见——15军四个多月苦心修筑的野战防御工事在如此炽烈的炮火下荡然无存!

猛烈的炮火也同时惊醒了位于4公里外真莱洞的45师师部,当时45师只有师长崔建功在指挥岗位,师政委聂济峰正在三兵团政治部学习,副师长唐万成则在基层部队检查工作,参谋长崔星回国参加国庆观礼还没回来。战斗进行了几个小时,师部与前线部队的联系完全中断,对敌情我情一无所知,崔建功只得命令师侦察连派人去前线了解情况,第一批人在半路上牺牲了,第二批两个人几经周折终于来到597.9高地的5号阵地,此时阵地上只剩下一个战士了,美军正蜂拥而来,他俩毫不犹豫立即投入战斗……师部知道具体情况已经是14日的黄昏了。

15军军部设在上甘岭以北二十多公里的道德洞,14日一天军部只知道美军对45师正面的597.9和537.7高地、29师和44师正面的391高地、芝村南山、上佳山西北无名高地、419高地都发动了攻击,其他具体情况一无所知,秦基伟只好命令五圣山侧翼的观察所每半小时报告一次情况,同时请求左右邻的38军和12军通报各自正面的情况。秦基伟认为当面美韩军只有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2师,共两个师的兵力,单以这两个师的兵力是不可能同时攻击几个方向的,其中必然只有一个是主攻方向,其他则是牵制性的佯攻,但要立即判断出哪个是主攻,眼下还不可能。

15军从1952年4月起接管了26军东起五圣山,西至斗流峰、西方山,正面宽约30公里,纵深约20公里,总面积567平方公里的防区。15军的具体部署是:第44师并第29师的87团,共4个步兵团、7个炮兵营和1个坦克团为右翼,各团采取后三角配置,全师成L形部署于平康谷地东侧,与38军防区相接;第45师3个步兵团和2个炮兵营凭五圣山之险,防守左翼;第29师2个团为预备队。从这一部署上可以看出,秦基伟是把无险可据的平康谷地作为防御重点,不仅部署了绝大部分的炮火,而且使用的44师是15军的头号主力师。而五圣山一线,山高坡陡,地形复杂,一般人都不认为美军会选择这里发动攻势,相对所部署的兵力火力都少一些。熟悉15军的人,还可以看出秦基伟排兵布阵是颇费苦心的,44师以野战攻坚见长,部署在地形平坦的平原地区;45师擅长防御,解放战争中曾多次出色完成阻击防御任务:1947年10月在进击豫陕鄂边的作战中该师曾阻击国民党军精锐部队整编第3师二十余小时,为主力围歼敌第5兵团创造了有利条件;1948年3月的洛阳战役中,该师阻击国民党军五大王牌之一的18军,在敌猛烈炮火甚至使用毒气的情况下,坚守阵地达两昼夜之久,未丢失一处阵地,为总攻洛阳赢得了宝贵的时间;1948年10月郑州战役中,正是该师的一个团在薛岗以少敌众阻击北撤的国民党第40军,一直坚持到主力赶到,才有了全歼40军的辉煌战绩。入朝后,在五次战役中打出了堪称典范的朴达峰阻击战——将45师安排在地势险要的五圣山,这样的部署可谓万无一失。

在第一天的战斗中,美韩军共投入了7个步兵营和18个炮兵营,飞机200余架次,消耗炮弹30余万发,航空炸弹500余颗,两个总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高地,在如此罕见的猛烈炮火轰击下,原本长满枝繁叶茂的树木,被炸成寸草不剩的光山,而且山头的岩石被整整削去了2米!坚实的土层全都成为粉尘状的虚土!根本来不及散去的硝烟完全遮蔽了太阳,使得很多幸存者都认为那个晴朗的日子是个阴天!而15军45师在这两个高地的守备兵力仅有2个连又1个排,加上全力准备反击注字洞南山,支援上甘岭方向的火炮只有3门105毫米榴弹炮、6门75毫米山炮、6门90毫米加农炮和12门迫击炮,根本无法与美军300余门大口径重炮抗衡,几乎是纯步兵作战,而且由于美军的炮火封锁,守备部队与后方联系中断,又得不到任何增援,就是在这样的兵力火力对比极端悬殊、后勤补给极端困难情况下,以伤亡550人的代价,打退了美韩军数十次的进攻,并通过夜间反击夺回了白天丢失的阵地,使美韩军付出了高达1900余人的死伤一无所得!

15日,美韩军再度猛攻,又是一整天的残酷恶战,日落时分,美第7师终于拿下了597.9高地西北山梁上的6号、5号、4号、0号阵地和主峰,韩2师也占领了537.7高地大部分阵地——直到此时,上甘岭的战斗已持续了两天,志愿军还没有判明美军的作战企图。志愿军总部虽然在15日下午致电15军,但那是对15军13日上报的反击注字洞南山计划的答复,只字未提上甘岭战斗,因此完全可以说,经过两天的激战,志愿军总部首长还没有意识到在上甘岭是美军的主攻方向!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美军此次“金化攻势”准备之充分,战略之狡诈。

秦基伟两天来面对突如其来的激烈战斗,与前线的联络全部中断,具体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即使报上来的战报,也多有不确之处。就在这种情况下,秦基伟一直在苦苦考虑范佛里特的作战企图到底是什么?凭当面美军现有兵力不可能同时进攻五圣山和西方山两个方向,到底哪个方向是主攻呢?当15日除上甘岭仍在继续激战外,其余地区美军的进攻被击退后都逐渐平息了。久经战阵的秦基伟就从这个迹象中察觉到了蛛丝马迹,平康谷地地势平坦,便于美军发挥其机械化优势大举突击,但攻击部队侧翼暴露在15军和12军的火力威胁下。而在五圣山地区,由于597.9和537.7高地是整个战线的突出部,没有侧翼遭受攻击的后顾之忧,距美军占领的鸡雄山又很近,能够得到直接支援,其后方的金化地区交通发达,物资运输和人员机动都极为便利。一旦攻下五圣山,则西方山也就失去了屏障,自然唾手可得,而且五圣山地势险要,志愿军根本不会想到美军会从这发里起进攻,可以收到出其不意之效。西方山一带部署着志愿军的精锐之师,五圣山一线则是相对较弱的部队,又可以避实击虚。

尽管秦基伟已经判断出了美军的主攻方向,但他始终对平康谷地放心不下,几十年后在回忆录中谈到,他一直认为范佛里特极有可能还有一手,那就是当15军调动在西方山的部队后,范佛里特就会利用美军机动能力强的特点,迅速撤出在五圣山的部队,再迅速投入西方山,这样的话,胜负就难以预料了。所以,在以后的战斗中,不管局势如何困难,他始终不肯动用在西方山44师的一兵一卒。

最终战斗还是只在上甘岭的两处高地进行,四方山始终非常平静,但谁又能肯定美军最初没有声东击西的打算呢?

志愿军为什么能守住上甘岭?

在抗美援朝早期,志愿军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宁攻三个山头,不守一个钟头”,因为在美军强大的火力下,进攻作战只要能和美军拉近距离,美军的重火力就难以发挥作用,而且进攻作战还能有所缴获。防御作战却只能硬顶着干挨美军的飞机炸大炮轰,还捞不到什么缴获,志愿军很不愿意打防御战,客观上在美军的猛烈火力下,防御战的难度也相当大。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志愿军不得不开始采用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所谓坑道简单来说就是地下工事。这是志愿军在1951年秋季攻势中将两个加深的防炮洞(也就是“猫耳洞”)连结在一起,创造出来最初的坑道工事。在经过战争检验后发现坑道工事能有效对抗“联合国军”的重火力打击,因此志愿军随即掀起了大规模构筑坑道工事的热潮,并根据在战争中的各种经验,达到了防空、防炮、防毒、防雨、防潮、防火、防寒的“七防”要求。同时为了实现“防”与“打”的紧密结合,坑道口还与防御阵地上的表面野战工事相连接,可以使部队能在第一时间从坑道进入野战工事。有了坑道工事,志愿军在防御作战中伤亡明显减少。1951年夏秋防御作战时,“联合国军”平均发射50发炮弹可以杀伤志愿军一人,但到了1952年8月,“联合国军”平均发射660发炮弹,才能杀伤志愿军一人。

坑道工事在抵抗炮火轰击时固然相当有效,但单凭坑道工事仍很难达成防御目标,因此志愿军在坑道工事的基础上还需要构筑反斜面阵地。斜面,就是从山顶到山脚的倾斜部分,在一个前沿高地上,朝向对方的斜面叫正斜面,背向对方朝向己方后方的斜面就叫反斜面。反斜面坑道工事可以利用山体遮掩,不仅使对手的直射火力毫无作用,就连曲射火力也存在很多死角难以起到压制作用。但反斜面阵地也不是坚不可摧,关键就在于控制山顶棱线。如果志愿军失守棱线,美军就可以抢在反斜面坑道里的志愿军来不及展开兵力占领阵地时,将志愿军直接堵在坑道里。如果美军再压制住后方志愿军的阵地,那么坑道里的志愿军就危险了。

坑道工事虽然解决了一线部队的防炮问题,但在表面阵地失守后,为一线坑道里的部队补充人员、弹药和给养就要面临美军的强大火力封锁,甚至在志愿军控制了棱线的情况下,仍然可以通过预先标定,对志愿军后方进行无间断的火力封锁。所以在上甘岭战役期间,志愿军火线运输员的伤亡率高达90%,远远超过了坑道守备部队的伤亡率。在通往上甘岭两个高地的山路上,洒满了火线运输员的鲜血,大量的物资也都损失在路上,送进坑道的微乎其微。为此15军政治部专门下令:凡送入坑道一筐苹果者记二等功!要知道在战役进行时,即使是一线部队,包括黄继光也都是先报功,战役结束后再行评定。因此这个二等功相当重了。也因为这个原因,志愿军坑道守备部队给养补充极度困难,特别是饮水断绝,更是让坑道里的志愿军饱受干渴之苦。正是坑道部队在断水缺粮的极端困难条件下坚持坑道斗争,不仅要抗击美韩军对坑道的破坏,还要在夜间主动组织袭扰,为战役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因此坚持坑道斗争的顽强精神也成了上甘岭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光凭坑道的被动防御是无法赢得胜利的,所以志愿军是坑道加反击,坚守坑道只是在表面阵地失守的情况下为保存有生力量,疲惫消耗敌人,赢得反击准备所必须的时间而不得已所采取的手段。而且坚持坑道斗争必须在坑道里人员、物资条件允许,与上级通讯联系畅通的情况下,坚持一定时间,并要抓紧时机向坑道及时补充人员和物资,还必须要有纵深部队的战术、火力、物质、精神的有力支援。同时,坑道部队也要积极组织班、小组为单位的小规模偷袭、强袭、骚扰等战斗活动,对占领表面阵地之敌进行反击或牵制。纵深部队则要组织狙击手或火炮压制敌对坑道口的破坏,切实保护坑道。恢复阵地的基本方法是组织强有力的反击,具体是由坑道内外部队相互配合,里应外合;也可以将部队事先派进坑道,再依托坑道发动反击。并且要有反复争夺的充分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通过战役的实践,志愿军也摸索出一整套坑道战术,主要是“少、近、狠、快”。少是指使用兵力要少,一般以一两人对付敌班进攻,以小组对付敌排进攻,以班对付敌连进攻;近就是指将敌放到20米至30米的近距离再开火,既能使敌猛烈炮火失去作用,又能给进攻之敌沉重打击;狠是指对突入阵地之敌要力争全歼,把敌打痛,使其产生恐惧;快是要求从坑道跃出快、战斗结束回撤快,反击距离不超过100米为宜。这样可以节约兵力,减少伤亡,完成防御任务。

另外,炮兵的作用也不能不说,虽然志愿军发射的炮弹数量只相当于美韩军的21%,火炮的口径也无法相比,但通过灵活的机动和集中使用,已经能够和美军炮兵进行大规模的炮战。在具体应用上,反击时在步兵攻击前实施炮火准备,防御时集中炮火拦截敌冲击队形或阻止其在占领表面阵地后扩张战果。据不完全统计,美韩军在战役中的伤亡有70%是被志愿军炮火杀伤的。

因为作战区域狭小,美韩军又多采取集团冲锋,攻击队形密集,攻防转换节奏快,在志愿军所装备的武器中,马克沁重机枪火力虽猛,但枪体笨重,结构复杂,又需要加水冷却,使用极不方便;捷克轻机枪射击精度高,但卡壳率较高,需要不断抹油维护保养,也不适应激烈的战斗;苏制DP转盘机枪火力猛,但射击时弹匣转动声响大,夜战中容易暴露目标;苏制PPH冲锋枪轻便,射击速度快,但弹匣容量小,转眼之间子弹就消耗完了。相比较之下,投掷弹药深受欢迎,特别是加重手榴弹、手雷、爆破筒更为战士所青睐。很多战斗几乎都是靠手榴弹和手雷取胜的,45师在23天的战斗中,就消耗10.65万颗手榴弹,4.6万颗手雷和1500余根爆破筒,这还不包括搜集敌方遗弃的手榴弹、手雷。

完全可以这么说,上甘岭胜利的三大法宝就是坑道、火炮和手榴弹。

12军不应被淡忘

10月21日,也就是战役第一阶段的表面阵地争夺结束,志愿军三兵团就立即调整部署,以45师全力争夺597.9和537.7高地,确保坑道,争取时间为以后的反击创造条件。以29师接替45师除了这两个高地外的所有防务,另外将12军31师91团调到平康以北地区,归15军指挥。

25日15军召开军事会议认为597.9高地地势险要,该高地的得失是上甘岭战役胜利的关键,应集中兵力先对597.9高地实施决定性反击,力求全力恢复表面阵地,反击成功后争取巩固,然后再争夺537.7高地。同时决定29师师长张显扬率领86团和87团,投入上甘岭作战;西方山方向的44师则对战线正面之敌实施反击,钳制当面之敌,配合上甘岭方向的战斗。此时,三兵团代理司令员王近山判断上甘岭已发展成战役规模,光靠15军显然不够,不仅要用到已经配属15军的12军91团,还将会使用到12军其他部队,因此指示12军军长曾绍山预作参战的必要准备。

志愿军总部也根据战场的决定原计划10月22日结束的秋季战术反击,延长至11月底。命令15军左右邻的38军、39军、40军、65军、68军在各自防区的正面发动攻击,策应上甘岭战斗。15军则利用坑道部队消耗吸引敌军,赢得调整部署的时间,然后组织决定性的反击,从根本上扭转战局。 鉴于15军连日作战消耗很大,纵深守备兵力空虚,就将刚从金城地区撤下来正准备开往后方休整的12军取消休整,转往五圣山地区,作为战役预备队,视战况投入战斗。

从11月1日起,12军91团开始参加上甘岭作战。12军是王近山一手带起来的部队,是第二野战军各部队中的佼佼者,攻防兼备,在解放战争中曾屡立战功,是二野的头等精锐主力。此次参加上甘岭作战,军长曾绍山极为重视,亲自点将由31师政委刘宣带领91团参战,91团更是12军中的精锐,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中是所有志愿军部队中突破最深的,第二阶段战局突变,美军以装甲部队与机械化部队混编成机动性极强的特遣队,实施反扑,将志愿军战线多处割裂,91团由于突破最深,因此后撤的距离也最远,达90公里,全团在断粮七天的困境下,靠沿途搜寻到的一些杂粮充饥,从美军包围圈的缝隙中夺路突围,不仅未丢一名伤员,未少一枪一炮,还带回来一百多俘虏,充分显示了该团出类拔萃的战斗力。

91团团长李长生来到上甘岭阵地,发现阵地上有着多达十几个连的建制部队,为避免多建制所引起的指挥混乱,他将91团的9个步兵连采取“车轮战”,一个连一个连投入战斗,每个连不管伤亡如何,一律只打一天,就撤下来休整,连长则留下来,作为后一个连长的顾问。11月5日,12军31师全面接过597.9高地防务。31师前身是八路军129师358旅,在抗日战争中战无不胜,被誉为“太行山拳头”,是二野的王牌。

三兵团鉴于12军参战,上甘岭的战斗已发展成战役规模,便重新调整了作战指挥系统,以12军副军长李德生为首组成五圣山指挥所,统一指挥15军的29师、12军的31师和34师;由炮兵第7师师长颜伏为首组成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所有参战炮兵;上述两个指挥所统归15军军长秦基伟指挥。

有人认为12军仅仅是扫尾巴收摊子,但实际上15军参战只有前面23天,后面20天则是12军。从投入兵力上来看,12军投入4个团,占参战部队的44%;伤亡4200余人,占战役总伤亡的27%;歼敌1.2万,占总歼敌数的48%,绝非是简单的扫尾巴。另外11月5日志愿军总部的命令中明确将12军五圣山指挥所划归秦基伟指挥,而且12军参战时,15军炮兵、观察所、后勤机关仍担负着保障作战的使命,应该说12军是配属给15军的,简单地一分为二也过于草率了。12军是一支比15军历史更悠久的部队,上甘岭战役前,15军还可以说是默默无闻,而12军早就因为累累战功名扬天下,这次配属给15军,识大体明大局毫无怨言,使得15军在指挥上毫无顾虑,显示了一支老部队的谦虚与成熟,而战役中同样不凡的表现,为战役的最后胜利画上了圆满句号。

但是一提起上甘岭,人们大都只知道15军,到了1961年,解放军决定成立空降部队,空军司令刘亚楼就选中了15军,从此15军就成为中国唯一的空降军,这一殊荣就源自上甘岭的辉煌。而12军长期以来却被15军的辉煌所掩盖,很多人并不知道12军在上甘岭的出色战绩,但12军同样辉煌的功绩是不应被忽视的。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