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洋务派为何不能强国?拆铁路的沈葆桢一句道出真相

打狗港像一朵张开巨蕊的花瓣,把铁轨和火车次第吞进深海。泛滥着腥味的洋流旋即重归平静,一如既往的幽暗、冷漠、心事重重。

这些生锈的机车,瘢痕累累的铁轨,都来自海峡彼岸。从上海到高雄,千里迢迢的跨海之路,持续数年的外交风波、权力倾轧,终于尘埃落定。只不过,旅程的终点是沉没,而不是重生。

这是可以预期的结局。

风波起自光绪二年(1876年),英国怡和洋行强行修建的淞沪铁路通车,在上海引起轰动。铁轨两边的中国民众“立如堵墙”,但他们最初的好奇心很快就被恐惧与愤怒淹没。南洋大臣沈葆桢和上海道台冯光认为此举侵犯了中国主权,冯光甚至威胁英国人,如果火车继续开下去,将不惜卧轨自杀。

不久,冯光的预言就兑现了,一名中国士兵被飞驰的火车轧死。这起命案很快升级为外交事件,远在直隶的李鸿章被迫介入。

谈判桌上,两国外交官还在进行着漫无边际的交涉,危机已经伴随着谣言,很快升温、失控。

停开的淞沪铁路边,开始不断出现一些形迹诡秘的中国人,他们频繁地沿着铁轨游走,压低了帽檐,目光机敏却又变幻莫测。后来,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这些穿便衣的士兵离开后,铁路两侧就陆续驻扎了大批中国驻军。

租界里的传言则更加悚动,英国侨民们渐渐相信,很快就会有中国人前来寻衅闹事,并可能烧毁洋行。

事实上,感受到压力的不仅是西方的侨民。在租界之外,不安的情绪同样在大肆蔓延,据说有两艘英国兵船已从大连港起航,正星夜兼程赶赴上海。

一场因铁路事故而起的战争,似乎将一触即发。

然而,李鸿章知道,帝国已经不堪一战。对于交战的恐慌让他明白谈判必须加速进行,中国决定出资28.5万两白银,将淞沪铁路购回自办。

李鸿章所希望的,不仅是化解这场外交风波,他更试图妥善接管并经营这条铁路,将其经验向全国推广。

不料,沈葆桢已经率先下令,将铁路全部拆毁。无论李鸿章和远在欧洲的驻英法公使郭嵩焘怎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沈葆桢仍决定一意孤行。

问题在于,无论是沈葆桢还是冯光,其实都不算是守旧的大臣,甚至,他们还是洋务派的中坚力量。马尾造船厂和福州船政学堂,都是在沈葆桢的主持下兴办起来的,而冯光则担任过江南制造局总办。他们对西方科技的态度一向是开明的,不料,这次他们的举动却异常的武断强硬。是时代变了,还是他们变了?

沈葆桢的自述道出了其中的端倪:“铁路一事,虽为时势所必趋,然断不使后之人谓中国之有此,乃由江督沈葆桢而起。”他并非不理解铁路的重要性,他也深知兴建铁路是大势所趋,但他不愿在这个保守的帝国里背负“激进”的恶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