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谷歌施密特坦白:对于人工智能的判断 我完全错了

本周三在旧金山的RSA安全会议上,Alphabet的执行总裁施密特说道:“事实证明,对于人工智能的判断,我完全错了。”

起初,因为知道技术对于公司前途和全球经济都至关重要,施密特一直对技术持有怀疑态度。

的确,谷歌总裁Sundar Pichai(施密特的继任者,2014年谷歌创始合伙人Larry Page把核心产品的领导权交给了他)曾说过,我们正在进入一个“AI优先”的时代。而在此之前,所有的关注点都聚焦于移动设备、智能手机(比如安卓)。

回到施密特领导的时期,人工智能研究面临着巨大困难,研发过程阻碍重重。所以他当时的判断是,“机器学习技术不会大规模成功”。

施密特还认为AI技术不会“普及”,只能作为适用于具体任务的特殊化工具,二不会变的像人类大脑一样灵活而“普适”。

那时的施密特远远低估了简单算法实现复杂任务的强大力量。他曾说:“我们的研究仍然处在概念学习这一初始阶段。”

换句话说,计算机科学家们仍然在教导机器对世界的基础元素进行探索性分类,比如从通过分解图像的元素(颜色、形状、线条)和声音的构成(音调、音色、旋律)来创建“事物”和“行为”的概念。

在施密特的预测中,想要将“综合人工智能”(或者能够模仿人类思维灵活度的人工智能)变为现实,还将花费几十年的时间。但是最近几年,他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更加乐观了。

施密特说:“改变这一切的是2012年谷歌神经网络特别实验的成功。“有些讽刺的是,那个团队的创新研究并没有实现重大的数学突破,而是发现了一些很不寻常的东西。

“你本来以为这个实验会发现一些数学领域未知的基础理论,但实际上,它在YouTube上发现了猫。”

的确,谷歌大脑团队使用了上千个计算机处理器在YouTube视频截图中辨认物体,最终他们辨认出了猫。这一研究成果重新激起了大家对深度学习领域的兴趣浪潮。

至于一些世界末日类的问题,比如机器人暴动等,施密特回应说:“这些都是杞人忧天。确实有很多重要的哲学问题,但是我们目前还不着急去面对它。”

在施密特看来,人工智能的好处远远大于危险。他说:“通过人工智能,很多诸如交通事故、医疗诊断等困扰我们的问题,都将更好地解决。”

“我将以我的名誉担保,这些都会在未来的五年内变为现实。”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