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公证对于不动产登记仍不可或缺

合法、合理、积极地运用公证证明制度,是登记工作贯彻“严格管理”和“方便群众”原则的直接体现

不动产登记是物权法定原则最为重要的制度性支持平台,其涉及对不动产权利的归属和其他法定事项的记载与公示。不动产登记的正确性依赖于其物权原因行为的合法性,而公证是除司法权之外判定物权原因行为真实性与合法性最权威的手段之一,是不动产登记中相关民事行为主体依法享有的一种法定证明权。

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登记行为必须遵循“严格管理、稳定连续、方便群众”的原则。因此,在尊重不动产权利主体及相关利害关系人真实意志的前提下,合法、合理、积极地运用公证证明制度,是不动产登记工作中贯彻“严格管理”和“方便群众”原则的直接体现。

2016年7月5日,司法部发文指出,根据《条例》的规定,国务院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指导、监督全国不动产登记工作。《司法部、建设部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已不再适用,并决定予以废止。

舆论及实务界对上述“取消强制公证”的文件一度产生严重误读,认为在不动产登记中不得再使用公证这一证明方式,以至于在实际工作中产生了某些不敢或不愿指导当事人正确运用公证制度的态势。更有媒体称司法部此文是为“降低不动产登记成本”。事实上,此类解读不但误解严重,而且对不动产登记工作产生了的一定的干扰。

笔者认为,准确解析司法部文件内容不难看出,其发文取消“强制公证”是因为我国的不动产登记主管权发生了重大调整,原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房屋登记管理职能转换为由国土资源部统一主管不动产登记工作,故以该主管权为基础的《通知》即丧失了存续的合法基础。

因此,今后在不动产登记实务及司法实践中,应对不动产登记主管部门调整后的“跨界”法律文件的适用效力给予甄别:一是自《条例》施行之日起,凡不享有不动产登记主管权的部门此前所发布的规章及规范性文件,不再具有登记行政行为方面的直接适用效力,亦不应在行政诉讼中作为确认登记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有效的依据;二是司法部发出“废止通知”前,原建设部、司法部的《通知》本身已经被实质性地废止。因为《通知》发布于1991年8月31日,其制定依据是国务院1982年4月13日发布的《公证暂行条例》中有关继承权的证明制度。《公证法》2006年3月1日起施行后,《公证暂行条例》已经被国务院于2008年1月15日以第516号令《国务院关于废止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明文废止。因此,《通知》已经丧失了继续适用的立法根据。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