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等待回首

曾与你十指相扣,倾心相对,但直到擦肩而过,我才知道我已离不开你。

转过身来看着你远去的身影,消失在我的眼前,是走,是留,是追寻你,我已陷入了茫然之中,心的坠落我已不知道方向,只记得你消失的地方。

我来回的徘徊,迷失了方向,跌跌撞撞的走着,一路上又遇到了许多人,在他们的指引下,我前行着,直到有一天,我再次回到了这里,一切都以物是人非,变了模样,可是我却突然的想起了那个地方,那个花坛,那是你消失的地方,原来一切还是没有变化,光阴的流逝,改变了许,却仍没能让我忘记曾经的你。

许下的誓言,在这个时候在心间回荡,相识的你我相拥在落叶秋风中,或许这就注定了我们的结局,总说落叶是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新生,可是我没能等的到,只听到狂风呼啸,只看到漫野堆雪,感受着寒冷,面临死亡的威胁,走到了现在。

这是上天的安排吗,回到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可是我的内心为什么还是有那么一次期待呢,已是春暖花开时,花坛里的花草树叶展开了新生的嫩叶,是透明的绿,可看的模模糊糊的,不是很清晰,阳光肆意的照在我的脸上,有温暖,有叶绿,有生气。睁开眼望着有阳光,有绿叶,有希望。春天的阳光不是很强烈,温暖着经过寒冬侵袭的万物,让一切都再充满了动力,前进的力量。

侧身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我的眼前,曾那么的熟悉,在刹那间的失神,不可方物的美,曾经的稚嫩已然不在,落落大方的美艳已不在是从前,时不时的笑颜,让人沉迷。只是注目着自己的右手边时才有的笑颜,那是什么,我挺直身子努的望去,我昂起头努力的望去,我站起身来努力的望去,可是有花坛的遮盖,依然什么都没有,可我早该有了定论,早在那个盛夏,我送去的那个祝福。

无奈自嘲的回过头来,只不过是我自己不愿放过自己罢了,想到这我也是释然了,她终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正幸福,可笑我还抓着从前不放。这不仅是对自己也是对她的伤害,至此也该学会放下了。

转身离去,真正的回头也在于此了,是她。

“你终于回来了”只是一个期待的笑脸。

初春的温度还是不高,还是有些寒冷,可是面对眼前的温暖,在寒冬中依然可以感受的到的温暖,就这么再次的无私的给予了我。

只差一次回头。

2

曾爱着一个人,很爱很爱,从远到近,从陌路到相识,只是在走的最近的时候,却也正是要彼此将要远离的时候。

至今,我依然记得那场秋风,虽然天气渐凉,可是那个秋却是暖的。我们走进彼此的世界,给予对方温暖。

风来了,叶落了,我总是容易动情,不忍看着叶的下坠,可他说这是走出一个从前的自己,面向一个崭新的世界,叶落不是终结,而是新生的开始。就像我们一样。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