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板资本为您分析——高净值人群管理资产的三大趋势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关于《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5-2016)》报告中指出,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后期增长阶段,已经成功跨过中等偏高收入门槛,成为中等偏高收入国家。

对于中国各省份经济增长特征,报告指出,一些省份经济增长较快,已经成功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这样发展水平较高的省份有6个,即天津、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内蒙古。

报告指出,“中国过半数省份的人均收入为6000~11000美元,处于中等偏高收入阶段。”

与此相应的,就是中国中产阶级的迅速蓬勃壮大。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中,将高净值人群定义为个人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人群,人口达121万,约占总人口的0.09%。中国的超高净值人群,即总资产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人群约17000人,占全国总人口的约0.001%。

总计资产规模约31万亿元人民币,平均财富为64亿元人民币。

2016年发生了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大选等多个重大政治事件,全球经济似乎进入了一个调整期。

投资市场震荡剧烈,不确定因素层出不穷,这些高净值人士如何在市场波动中积极寻求财富保值、增值?

波士顿咨询公司日前发布的报告提出,面对市场波动,可以看到中国的高净值人士在资产配置上做了相应的调整:

1、利率下行推动另类投资需求上升

长期以来,中国的投资者已经习惯了与经济高速发展同步的高投资收益。但是,在降息和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各类产品收益率均大幅下降,市场缺乏优质投资机会。

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的下滑,促使财富较多、投资渠道较为丰富的高净值人士积极寻求其它收益较高的投资机会,例如私募股权投资(PE)、风险投资(VC)、大宗商品等另类投资。

此类人群拥有更高的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流动性要求,与另类投资产品的特性相匹配。

2汇改推进全球资产配置需求

过去十年,人民币一直处于升值周期,中国境内的资产收益率也一直高于大多数其他国家,大部分中国高净值人群对境外投资热情有限。

反映这一现象的典型例子便是外管局批准的跨境投资QDII(境内合格个人投资者)产品,自2007年推出以后,各年额度均未用完。当然,全球配置更加可以选择海外保险,例如香港和美国保险。海外房地产也是不错的选择,房地产和古董艺术品等实物资产并不在CRS的调查范畴。

但自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的波动引发了市场对未来贬值的预期,从而掀起了中国个人境外资产配置的热潮。

同时,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工作与留学占比升高,他们海外背景加强、国际视野愈加开阔,提升了国际化投资的接受度和渴望度。

3房市分化,激发金融资产配置需求

中国房地产的长期增值,使得“买房”成为高净值人群首选的投资途径。过去20年中,购买房产的投资者确实享受到了财富的快速增加,房地产投资造就了一批富裕人群。

但如今房地产市场经过几年的宏观调控,已经告别了高增长的黄金年代。

许多投资者也意识到房地产投资回报的不确定,并开始逐步调整房地产投资的配置比例。中国个人资产配置逐步由原来单一的“房产为王”,迈向多元资产组合的“综合投资”新时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