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或许,爱情,就是这个样子

璐璐是早些年我们家楼下烧茶那家的女儿,自幼便因为机灵“驰名”整个小区内外。璐璐外貌不算出众,但嘴跟脑袋都甚是灵光,常常被老妈当成“别人家的孩子”在我耳边叨叨。我虽偶尔厌烦但也不得不承认璐璐很多方面确实比我强:跳得一曲好舞蹈,年纪轻轻就烧得一手好菜,那讲得天花乱坠、一张口便如绵延江水般滔滔不觉的口才,甚是让一度嘴笨的我羡慕到死。璐璐在我去她家玩时给我一本正经地跳过她最爱的孔雀舞,我清晰地记得她的裙摆在旋转的时候飘飞起来的样子和她脸上幸福的表情,仿佛看得人都陶醉在了久违的暖春里,画卷一般的美好。

然而这样机灵的璐璐,却喜欢苏影言。

关于苏影言,我见过他几次也听说过他的一些传闻:本是和我一届的学生,但是初三就因为打架斗殴被劝退了;退学后苏影言几次离家出走,半夜泡网吧打游戏被他爸找的人绑回家;回家后苏影言还不安分,动不动就把新的女朋友带回家过夜。苏影言本人长得蛮高,留着光头,从来不带表情的脸上嵌着一对充满着戾气的眼睛,使人不敢直视。然而这样的苏影言,却被璐璐看成王子。

我问过璐璐你为什么喜欢他,一向吵闹的璐璐会突然在此时安静下来,笑一笑,不说话。

我以为璐璐只是尚且年少情窦初开所以对那样一个充满了英雄主义的少年怀着无比的崇拜和好感,但有那么一次,我和璐璐去轧马路,对面正好走过来搂着女友脖子的苏影言,有说有笑的璐璐突然安静下来僵住不走了,牵着我的手也开始发抖,眸中泛起了泪光。而苏影言一直到我们面前才看见璐璐,居然和她面无表情地打了个招呼。我实在不知道他俩是怎么认识的,但那一刻僵住的璐璐突然又活了起来笑着回应,仿佛一个从未下过雨的晴天。我不想跟苏影言有什么交集,就一直看着璐璐没有抬头。那一天我跟璐璐逛了一天,以往疯狂的璐璐常常跟我说着话就开始走神,我知道因为什么,在璐璐走神的时候就拿起个东西招呼她看。然后璐璐一副猛然间醒过来的样子看看周围,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然后阴阳怪气地说,玻璃碗你的眼光还是这么怪。

璐璐说她几经周折找到了苏影言的社交账号,有几次鼓起勇气给苏影言发过去说在吗,苏影言除了一次之外从来没回过。我问回的那一次他说了什么,璐璐突然一脸幸福地说,他回了两个字,不在。然后我用一种懵圈的表情看着璐璐问她哪里值得开心了,璐璐说,他终于回我了。

高一的暑假璐璐成功地应聘了苏影言最喜欢去的那家酒吧的调酒师。轻松地被录取是因为酒吧老板认为璐璐是难得的无师自通的高手。后来我问璐璐你啥时候学会的调酒啊,我怎么不知知道,璐璐跟我说,她之所以能够学得那么快,大概都是怀揣着一种终于能调酒给苏影言喝的幸福憧憬。为了知道苏影言的口味,璐璐多方打听,认真地读遍了苏影言所有社交账号中有史以来的动态,自己先将所有的酒尝了个遍,尽管此前璐璐对酒几乎毫无研究。就这样,璐璐真的调出了苏影言喜欢的味道并且每次苏影言来喝酒的时候几乎都要指定璐璐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