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欧洲银行业危机求解

【应当由意大利来打破不作为的恶性循环,采取必要措施修复意大利银行,这将为解决欧洲清算机制缺位问题提供一个蓝图】

□卢克雷齐娅·莱西林(LucreziaReichlin)沙欣·瓦利(ShahinVallée)

欧洲银行业步履蹒跚,行业平均盈利水平低于其股权成本,并且不良贷款存量之大足以威胁到未来多年的市值。意大利正是如此,其银行业萎靡不振,不仅威胁到经济复苏、阻碍了投资,而且反映了整个欧元区的问题。2012年欧洲银行系统已成为欧元区的一个关键弱点。人们已经认识到,共同银行监督、中央化清算框架以及共同存款保险机制是欧元区必不可少的支柱。人们认为这些措施短期内有助于加快银行恢复,并能解决金融分散问题,形成一个公平的经营环境,从而降低未来风险,最终遏制并共担银行倒闭的成本。

欧洲银行联盟机制并不完善,其设计缺陷令它成为不作为和不稳定的根源。比如,存款机制毫无进展,单一清算基金不能避免大规模银行灾难,自救规则引入过早。

这些依次发生的问题可以用时间来解决。但银行联盟本身存在更麻烦的问题,主要是清算框架。2007年以来,欧盟国家向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提供了超过6750亿欧元资本金和贷款以及1.3万亿欧元担保。同时,援助常常会为了保护现有银行利益而妨碍重组、清算和整合,从而延迟必要的资产负债表修复,导致欧洲银行系统僵化。因此,欧盟国家希望限制援助。虽然国际经验表明,只有使用公共资源才能实现成本最小化和加快整合,但是孤立干预的逻辑忽视了系统的互通性,一个大机构陷入困境常常会形成溢出效应,带来破坏性的全系统挤兑。正因为如此,西班牙和爱尔兰的成功干预都是全面干预,需要大量的国家和欧洲资源成立“坏银行”,以保证随后进行一次全系统的资产大检查、资本重组和整合。

尽管这些计划的全面性特点是其成功的因素,然而,无论是银行复苏和清算指令,还是单一清算委员会(SRB),都不是为了落实这些系统性应对措施而设。事实上,SRB甚至没有行政权限实施它的决定,而是由国家当局实施。它也没有能力确保银行清算时整个银行系统的其余部分采取必要的预防性措施。简言之,欧洲银行清算框架将干预工具从国家当局手中收走,但并没有在欧洲层面恢复这些工具。这导致无论是国家政府还是欧洲当局,都没有行动的权力。

因此,意大利当局面临的选项十分有限。切掉援助将导致银行联盟承压,公共财政吃紧,而意大利银行系统结构性弱点依旧。他们也可以保持当前的渐进方针,该方针本质上是投入少量公共资源,强迫情况较好的银行支持情况较差的银行。但这一策略对大机构却束手无策。

第三个选项是通过制定全面的债务重组、资本重组和整合意大利银行系统的计划来应对欧洲银行联盟的缺陷,从而结束几十年来的治理和监管不力。

这一新方针首先要求扩大阿迪兰特基金的规模,让它对银行业的“坏银行”资产进行鉴别。如果欧盟委员会竞争管理当局能承担治理阿迪兰特基金的责任,那么意大利增加投入公共资源的要求可以接受。

其次,一旦从不良贷款中解放出来,银行需要进行预防性资本重组,包括次级债券持有人的自救,以及立刻补偿散户投资者。所有银行都应该被要求在短期内根据单一监督者的指示筹集私有资本,直到能够建立足够确保生存的缓冲;不能按时完成这一任务的银行应该被清算。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应该采取深度改革促使银行业务模式的真正变化,重塑银行盈利能力。这些改革应该包括专门针对银行员工冗余的机制,修订偿债能力法和法庭程序,大幅变革银行特别是合作性银行系统的公司治理等。

由于银行联盟的分散和能力不足,欧洲当局无法制定这样的计划。应当由意大利来打破不作为的恶性循环,采取必要的措施来修复意大利银行,这也将为解决欧洲清算机制缺位问题提供一个蓝图。

(作者分别为欧洲央行前研究主管、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法国经济部前顾问、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经济学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