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集体记忆”理论的西方言说

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对“集体记忆”的讨论一直是国际学术界的热点,其运用范围也在不断扩展,大有涵盖一切历史和社会领域之势,现对其理论、概念和源流予以梳理。

“集体记忆”理论的提出

从学术脉络上看,西方学术界对记忆的讨论可谓源远流长。早在古希腊神话中,记忆女神谟涅摩绪涅就被称为诸艺之母。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及中世纪思想家奥古斯丁等人都对记忆有过探讨。近代以来,人类的记忆意识不断觉醒,各种纪念馆、档案馆和图书馆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这种记忆意识与欧洲动荡的局势和不断爆发的大规模战争密切相关。

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1859—1941)奠定了现代西方记忆理论的基础,他在《材料与记忆》(1896)一书中专门讨论了“记忆”。柏格森的核心概念是“绵延”,意即在人的意识中,过去、现在与未来不可分割地连结起来,形成意识的绵延不绝。绵延并非混浊无物,知觉和记忆构成其内容,但“‘纯粹的’自发的知觉其实只是一种理想,一种极致。每一个知觉都填充着一定深度的绵延,都将过去延伸到当前之中,同时也由此成了记忆的一个组成部分”。换言之,绵延即记忆,记忆(含瞬间知觉)构成人对世界的认知和精神世界。

与柏格森同时,法国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埃米尔·涂尔干(1858—1917)提出了“社会事实”概念,即人的“一切行为方式,不论它是固定的还是不固定的,凡能从外部给予个人以约束的,或者换一句话说,普遍存在于该社会各处并具有其固有存在的,不管其在个人身上的表现如何,都叫做社会事实”。他认为,社会科学的任务就是从外部社会事实中寻求对人类行为做出解释,并明确反对从人的主观心理来解释人的行为。

柏格森所说的“人的意识”过于主观随意,令人难以把握。涂尔干则仅从外部社会事实对人的行为提供解释,但无法回答它何以影响人的行为。法国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莫里斯·哈布瓦赫(1877—1945)先后师从柏格森和涂尔干,他融合二人的思想,提出了“集体记忆”理论,认为所有记忆都受到集体、社会框架的影响和形塑。在“集体记忆”理论中,涂尔干的外部集体、社会框架的影响与形塑替代了柏格森的个人内在自由主义;而涂尔干由分析外部社会事实来研究人的行为活动则被转化为对人内在客观记忆结构的研究。换言之,哈布瓦赫成功地将涂尔干对人的外部客观性研究转化为对人的内部客观性研究,这一点得益于柏格森对记忆的精深分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