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生物学Phd的日常,看到第几个你笑(哭)了 | 科学人树洞

月如是二十一世纪最不缺的人材——生物狗。TA在读博士的过程中幡然醒悟,义无反顾地加入了科学传播大军,完成了“科学松鼠会成员-果壳网作者-十五言撰稿人”的转职任务。目前TA住在离海边10分钟车程的地方,与两只猫一起过着写写字,看看剧的生活。

本期科学人树洞,就由月如带领我们走进生物博士生的日常。

生物学Phd血泪史一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首先要讲的,是师兄甲。师兄甲是研究正儿八经的植物学的,他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给花传花粉。我们也都听说过“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这句话,而传粉的过程中又需要把花瓣给一层一层剥去,于是在细思之下师兄的的工作突然变得可疑了起来。

我们也都知道花有花期,比如春天才能赏樱,冬天才能品梅。师兄毕竟是名严谨的人,在出差工作前就查好了资料。他按照《植物志》上的信息,算准了花期兴冲冲地跨了两个省去做实验。等跑到当地,他看到的景色是这样的……

别说花了,连果子都快熟了好吗?!

不甘心的师兄询问了当地有经验的农民,第二年提早了1个多月来。等到第二年他到的时候,他看到的景色是这样的……

原来当地正在修水库,把那块地淹了一半……好在实验点并不止那一个,所以师兄最终还是给花传上了粉,做上了实验。

不过传粉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为了防止裸露的雌蕊被其他的花粉污染,做完实验后,师兄还要在授粉后的花上套上一个套子。这套子大概长成这样。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套子总是被路人给撸掉……于是师兄在套子上标了一行字:

第二天,套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被撸掉了……于是师兄又在套子上标了一行字:

第二天,法律的严肃也没能吓住路人……于是师兄使用了最终奥义:

但因为用的套子和前几天用的都属于同一款,所以果断被机智的路人无视了……

师兄无奈,只能汇报老板。老板听说后决定亲自上阵,并成功撞见俩正在摘套子的老太太,其中一名正对另一名说:“这个袋子好,拿回去煲汤的时候装药材用”。

后来听说师兄的实验室买了一批那种高温下会降解的套子……

生物学Phd血泪史二

花田里犯了错

接着说的是师兄乙的故事。这名师兄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实验经常一做就做到凌晨2,3点。我们这等凡人在仰望之余也好奇师兄如何能在个人生活上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师兄微微一笑——“无他,惟单身耳”。

不过师兄最后还是在毕业前夕找到了女朋友,而且难得可贵的是她做实验也挺拼的,因此不但没嫌弃师兄做实验不陪她,反而经常和师兄一起熬夜做实验……那段时间我们看师兄的脸上洋溢这幸福的笑容,一副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样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