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无心法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CRISPR专利大战第一回合鸣金,张锋团队或成最大赢家

昨天,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传来重磅消息,关于基因编辑工具CRISPR-Cas9的关键专利之争尘埃落定——隶属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的Broad研究所继续保有CRISPR-Cas9应用专利。

CRISPR-Cas9基因编辑系统,是2015年《科学》评选的年度突破;助力这项技术诞生的科学家们也先后获得了有“科学界奥斯卡”之称的“突破奖”(Breakthrough Prize),在分子生物学界影响深远的“格鲁伯遗传学奖”(Gruber Genetics Prize),以及表彰重大生物医学突破的“沃伦·阿尔珀特奖”(Warren Alpert Prize)。毫无疑问,CRISPR-Cas9基因编辑系统是本世纪最为重要的生物发现之一。由于在生物学应用中的巨大潜力,CRISPR-Cas9系统早在发明之初就被认为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发现” [1],谁拥有了这项专利,谁就有可能手握数十亿美元的收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哈佛大学及麻省理工学院附属的布罗德研究中心,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几所世界知名学府不惜撕破脸皮,也要争夺CRISPR-Cas9系统专利。

CRISPR是可以裁开DNA的剪刀

但并没人在意

“我还没有遇到过没听说过CRISPR技术的分子生物学家,然而他们往往并不知道CRISPR是如何为生物学带来革命的。” ——埃里克·兰德 ,《CRISPR的英雄们》

给这把“剪刀”命名的人叫弗朗西斯科·莫伊察(Francisco Mojica)。当时,他还只是西班牙的圣波拉市的一名博士生,那是一个以美丽的海岸而闻名的地中海城市。

弗朗西斯科发现一种古细菌的基因组里有着多处回文结构。他在大肠杆菌中也发现了类似的回文结构 [2]。由于古细菌与大肠杆菌的亲缘关系相当遥远,莫伊察大胆推测这种回文结构一定对原核生物(没有成型细胞核的生物)相当重要 [2]。最终,他给这些结构起了一个后来闻名于世的名字——常间回文重复序列簇(clusteredregularly inter-spaced palindromic repeats),缩写就是CRISPR [2]。

西斯科·莫伊察如今在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任遗传学教授。 图片来源:alicantenews.es

莫伊察还对CRISPR做了更进一步的研究,然而,《自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分子微生物学》、《核酸研究》,这些业内知名的杂志都以“不够新颖,不够重要”为由,拒绝刊登他的发现。直到几年后,科学家们逐渐意识到CRISPR与Cas9蛋白质结合后能够引来核酸酶,并在DNA双链上剪开一个口子。这个被细菌用来抵抗外来入侵DNA的工具,也能为人类所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