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是政府而不是技术在抬高医疗价格

作者:MichelAccad

我们应该把医疗费用的增长归咎于技术吗?在卫生经济学家奥斯汀·弗拉克特为《纽约时报》撰写的文章中,认为是这样的。他援引了过去几年的若干项研究,声称技术要为人均医疗费用支出增长的三分之二负责。

在这篇文章中,弗拉克特将技术的贡献度与人口老龄化的贡献度作了对比。弗拉克特指出,年龄本身不是医疗服务利用相关成本的可靠标识。关键是在接近死亡时花费的金钱。如果你年龄八十,身体健康,你对医疗服务的使用,不会超过一名40岁的人。

到目前为止还好。但我们应该接受技术是医疗费用支出增长罪魁祸首这样的主张吗?弗拉克特说:

“每当你增长一岁,这期间医疗技术也发生变化——通常变得更好,但总是带来更高的成本。技术变革要为人均医疗费用支出增长至少三分之一、最高三分之二负责。”

弗拉克特的立场在主流经济学家中很常见,他们应用复杂的经济数学模型得出结论。弗拉克特引用的研究,全都使用统计分析,在试图得出关于每个因素相对贡献度的结论前,解决许多相互作用的成本因素(例如,人口统计、GDP增长、收入增长、保险增长等等)之间的关系。

然而,模型有必要做出不切合实际的假设。此外,技术的支出通常无法直接测量。相反,模型首先要根据其他可测量因素(例如人口统计)来解释支出,然后将支出“无法解释”的部分归因给技术。

但是,如果我们挡住定量模型的诱惑,相反地运用常识来推理,技术本身推动了支出失控增长危机的结论,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要明白这一点,想象一个更简单的情境是有帮助的:医疗费用支出由患者及其家人自愿决定。

在这种背景下,一家公司可能推测某项特定技术(例如制造假肢的技术)会迎合某种需求。然后,这家公司估计患者自愿为假肢支付的价格,足以覆盖生产成本从而有利可图,并根据这样的估计,做出一个开发、制造和销售假肢的企业家决策。

这家技术公司显然承担了风险。它在患者如何评价其产品方面,可能做出错误估计:如果售价高于患者愿意支付的价格,就会遭致损失并可能破产清算。另一方面,如果患者对假肢的评价高于售价,公司就将取得成功并获利。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公司成功,并且患者愿为产品付费,医疗费用支出将会增加,但这不会被当成一个问题。如果患者自愿支付假肢——仿生心脏、异种移植胰腺、甚至奇迹长寿药——这是因为他们对这项技术的评价,要高于他们对已经付出金钱的评价,否则他们不会付钱。 总福利得到了增加,而且没有理由谴责技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