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各种不容易:机构养老,想说爱你好难!

倒计时8天|2017健康养老发展趋势论坛

中国国际养老产业博览会期间2.25北京

报名微信/短信:

13811691944,13718631780

资料配图

“国德老年公寓是光泽县首家集医疗康复、疗养、娱乐、居住为一体的综合性民营养老服务机构。公寓依托康复医院,是县医保定点单位……护理人员24小时值班……是老年人医养结合颐养天年的理想场所。”

这是国德老年公寓去年在光泽县电视台滚动播放的广告词。然而,今年初,当笔者前往采访时,这家拥有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设施完善、功能齐全、可接纳112人的崭新老年公寓,入住率只50%。

“不是老年人不想来,而是来不了。”公寓经理许振翻说,“在山区县办养老机构有三个不容易。”

有钱者不容易

老人自费来养老,子女觉得“没面子”

去年初,光泽县城一对退休老人因房屋拆迁,分到了新房,儿女却把二老安排在相距较远的一个破房子居住。老人觉得不方便。他俩都有退休金,交养老费绰绰有余,当天就坐黄包车到国德老年公寓咨询,次日便带东西来要求入住。可当公寓方面通知其子女来签入住协议时,二老硬是被子女们拖回去了。

十来天后,两人又来了。老人说:“这里生活有专人照料,伙伴多,话有说处,玩有玩处。家里虽有儿女,却不住在一起。自己的养老还是要自己做主,这回我们不回去了。”在老人的坚持下,子女们虽嘴里说着“叫我们怎么做人啊”,但最终还是妥协了,在老人入住协议上签了字。

许振翻说:“在公寓的近60名老人里,有一半以上都是自己有退休金,不花子女的钱自费到这养老的。但每位来之前都经历了与自己、与家人、与社会的抗争才实现了自己的养老目标,不容易啊!”

缺钱者不容易

留守老人“钱难筹”,养老之事忧难为

来自寨里镇的陈奶奶,是2015年5月从原来的光泽县福利院转入国德老年公寓的首批老人。她来自农村,自己没足够的养老金,由5位子女分摊出钱按生活自理双人间缴费,每月1280元。可到去年9月中旬,老人病重卧床了,却不肯让子女接回家,便勉强留了下来。

农村老人就每月近百元农保金,像陈奶奶过80岁了加上高龄补贴每月也不到300元,子女虽为生计在外打拼,收入也不稳定。为了老母有个照应,兄弟姐妹凑钱将她送去养老,几年下来已不容易。现在老人不能自理了,老年公寓全护理要2470元,特殊护理2900元,子女们只肯按自理费用出1280元,不足的都由公寓贴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