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抗战-98 热血中原之豫南会战

历史爱好者
2017-02-17
+关注

1 潘庄之战:自卫军二路浴血阻击日军

“在豫南会战中,很值得一提的是自卫军二路,他们浴血阻击日军。”驻马店市委党史研究室副处级调研员李铁军介绍,“1938年,全国抗日运动风起云涌,嵩县爱国人士也积极投入抗日斗争。是年秋原国民党65师少将师长阮勋、曾参加厦门抗日保卫战的原国民党75师上校秘书长王麟、原国民党安徽警备旅上校团长马星云以及庞秀夫、阮莲清等人,积极筹建抗日部队。阮勋从刘懋恩部弄回500多支枪,王麟到洛阳与卫立煌联系,后在嵩县南庄招兵,各地爱国人士积极响应,报名参军700多人,组成三个大队(后发展到6个大队1200多人),受编为第一战区自卫军二路。阮勋任司令,马星云任副司令,王麟任秘书长。部队从南庄出发经九店、伊阳(今汝阳)、临汝开往豫东南抗日前线,转战于太康、西华、陈州、西平、上蔡、鹿邑、遂平等地,与日寇作战10多次,毙敌500多人,给侵豫日军以沉重打击。”

1941年1月28日晨,自卫军二路在郑(州)信(阳)公路沿线的遂平县潘庄镇集结,突遇日寇精锐部队井田师团,遂展开激烈战斗。

当时自卫军装备极差,只有汉阳造步枪和大刀。日寇依仗优势兵力肆无忌惮地向自卫军猛烈攻击。自卫军将士同仇敌忾,英勇顽强,利用地形有效杀伤敌人,日寇步步紧逼,双方伤亡严重。天黑后自卫军开始突围,阮勋率第四大队突围,左臂中弹受重伤,被高保禄背着突出重围;王绍涵在突围中右腿被敌炮炸断,不愿拖累部队,让副官高印带领司令部人员突围,王绍涵以身殉国;阮莲清在与敌肉搏战中被一群鬼子围住,他宁死不做俘虏,举枪饮弹身亡,坚贞不屈……1月29日黎明前自卫军将士陆续突围出去在上桥集结。原来1200多人,后只剩下几百人。战后,阮勋买了六亩地掩埋牺牲官兵。

展开剩余84%

“潘庄之战是日寇侵入后中国军队在遂平县境内的第一次抗战,给企图打通平汉线的日军迎头痛击,显示了河南人民的抗战精神,激发了中国军队的抗战热情。”李铁军说,“战后阮勋部被编入豫南挺进军第14纵队,继续进行抗日战争。国民政府给自卫军阵亡将士发了‘荣哀状’,永志荣哀,并发放抚恤金,抚慰阵亡者家属。”

2 舞南阻击战:豫南战役中最惨烈的一次战斗

1941年1月29日夜,尚店落入敌手。尚店镇原属舞阳县,现位于舞钢市西南部,与方城、泌阳两县毗邻。为将日军歼灭于尚店以北地区,张雪中及第十三军军部撤退到八台街东王道行村王子林家调整部署,令吴绍周部控制接官厅及尹集两端高地和武功镇。

1月30日是豫南会战中战斗最激烈的一天。尚店失守后,舒荣师仍在尚店以北与敌鏖战,一天战斗持续不断。天刚亮,上万日军步兵、骑兵在飞机、大炮和战车掩护下,向第十三军各师阵地破城、太尉庙和吴绍周部阵地接官厅、小石门等地猛攻。日军地面部队从山岗、大禹王过河分三路进攻,东路经老盘、冯庄占领大石门东各个山头;西路从蛮子堰过河经黄山西过山口占领黄山,正面从山岗过河经按官厅向大石门进攻。守卫前沿阵地的国民党官兵浴血苦战,反复白刃,多次打退日军的冲锋,这就是著名的舞(阳)南阻击战。

“舞南阻击战是豫南战役中最惨烈的一次战斗,其实就是当时的大石门战斗。国民党军队顽强战斗,伤亡惨重。那里是舞阳通往方城、泌阳的交通要道,因此,敌人疯狂冲击,试图占领这军事要地。”在舞钢,记者见到了舞钢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顺山,他向记者介绍。

1月30晚上,日军先后占据大石门南面滚河岸边的水田、岗李、大禹王、猪嘴沟、刘先庄等村庄,与吴绍周部隔河相持,形成东西5公里左右的战线。次日拂晓,日军从长滩沟(龙头山东)的岗李、大禹王村分三路向大石门发动攻击。战斗持续了5个小时,守军伤亡惨重,被迫向北撤退。日军窜过大石门,紧追不放,沿途见人就杀,仅在接官厅一个防空洞就枪杀群众12人。

吴绍周急令330团团长陈钦文阻击沿着公路蜂拥而来的大股敌人,陈团长撤离接官厅带队前往将军墓山,率队伍向山上仰攻,与日军争夺这一高地,至山腰时,被先占领山头的日军密集炮火制压,伤亡重大,阻击日军失败了。

吴绍周认为已无法挽回战局,即下令全线撤退,该师当即向卸甲店退却。为防止日军进犯叶县,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将新编第一师与一一〇师合编为袭击纵队,统归吴绍周指挥,在保安、旧县镇以西占领阵地,准备侧击进犯之敌。

日军败退后,附近群众在山坡下挖了几个大坑,将牺牲官兵及附近死亡群众的尸体埋于坑中,从此,这里被称为“万人坑”。汤恩伯和吴绍周还特意在山上为死难将士立了一块纪念碑,可惜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毁。

“日军攻破国民党第十三军阵地防线后,直进舞阳县城,每到一处纵火烧房,以示到达的位置。”舞阳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胡德洲悲愤地说,“此时,国民党舞阳县政府已逃往北舞渡,其主要人员家眷避到襄县。当吴绍周率部队西撤通过公路线时,遥见舞阳城内火光冲天。日军在县城停留三天,烧杀抢掠。撤走后,十几架飞机轮番轰炸,所留未炸开的哑弹,直到1997年在县城东大街地下挖出。”

3 四面楚歌:风声鹤唳日寇狼狈逃窜

1941年1月31日,日军第十七师团主力,则由遂平、西平分两路向舞阳方面左旋回,第三师团主力及第四师团一部,亦向舞阳前进,企图由北向南夹击接官厅、尚店、小史店张雪中部,岂料张雪中部早已西撤叶县,日军先期到达保安镇、舞阳、西平、上蔡这一条线上。31日下午,第三师团向保安镇集结中,师团司令部窃听到中国军队要把南阳作为通信中枢,便向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请求进击南阳。31日18时18分得到批准后,第三师团于2月1日14时从保安镇出发向南阳进击。用当时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长王鸿韶的话说:“这是我们诱敌战法的一种策略运用。敌军到1月31日这天,已相当的疲惫了,刚合孙子兵法上所谓‘先处战地而待敌者逸,后处战地而趋敌者劳’的原则。”

2月1日,第十三军刘汝明等部以泌阳、象河关、保安镇,以及西平以西、汝南附近的大军,运用外线作战的要领,分进合击,向深入之敌军施以战略包围。激战到2月2日夜,日军经汤恩伯所部的迎面痛击全部受创,向南逃窜。

一开始敌第三师团以一部牵制张雪中部,其主力由方城向南阳附近西窜,张雪中部向当面敌人猛攻,收复保安镇、舞阳后,即向方城敌后追击。经分段截击,日军横尸遍野。

日军第三师团主力,到南阳时,其第十七师团主力,及第十五师团、第四师团各一部,亦由舞阳经象河关向泌阳、唐河南窜,企图与南阳东窜敌人会合,窜至象河关附近时,被刘汝明军猛烈截击,伤亡惨重。

4 激战华山:日寇惨败丢盔弃甲

1941年2月2日,日军在泌阳桃花店受阻撤退后,2月3日又重整队伍,避开桃花店,一路经泌阳黄山口,一路经陆军口,以“钳形”夹击泌阳羊册镇。

羊册是一座大镇,位于泌阳县境西北部,北部和东部山陵环绕,西部毗河穿行,南部是平原。镇北华山,是一座独立山体,山顶有座庙宇,庙周围筑有石围寨墙和碉堡,居高临下,利于军事隐蔽和坚守。

是日午后,自东北方拥来的日军,先用野炮轰击华山庙顶砖塔,接着两路日军从山脚处向山顶猛攻。扼守山顶围寨的第六十八军一个连,沉着应敌,敌人远时,一枪不发,待敌迫近围寨时,连长一声令下,轻重机枪、步枪、掷弹筒和手榴弹齐发,转眼打死打伤敌人数十人。但敌人不甘失败,调整进攻阵容,连续发起数次猛攻,守军顽强阻击。敌首长见其死伤惨重,丢弃许多军用物资,向南逃窜。守军一排长和数名战士殉国。战后,当地居民将其安葬在华山前坡。

“日军败退后,华山脚下遗弃了许多高腰马靴、大皮鞋、作战地图、护身符、各种小佛以及写有‘武运长久’并签满亲友名字的太阳旗等物品,群众捡到这些,均交给守军作战利品了,日本鬼子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李铁军说,“这里很有必要介绍一下汤恩伯。当时,汤恩伯依据他最初判断,为保住漯河,立即电令第十三军准备迎敌,令驻舞阳吴绍周部派一个团星夜开往遂平之嵖岈山,师主力赶往西平,拒止日军北犯。当吴绍周到达西平之后,汤恩伯来电报说日军主力有窜扰豫西之企图,令其归还建制,占领舞阳西南尚店,阻击日军窜犯舞阳县城,此时,第十三军军长张雪中已赴舞阳指挥全军作战。”

在抗战期间,汤恩伯将军是少数令日军最畏惧的国军将领之一。在数次大会战中,日军均以寻歼汤恩伯部为主要作战目标。汤恩伯第三十一集团军被日军称为“精锐的中核兵团”。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视汤恩伯将军为可怕的对手。

“汤恩伯在作战上有两大优点,一是用兵大胆且部署细致谨慎,所以能常立于不败之地。二是知人善任,不拘派系省籍。其著名部将王仲廉、张雪中、石觉、李楚瀛和陈大庆等,均为足以独当一面之名将。即使在胜利后部队分割,原汤恩伯系将领在各战场上仍有极佳表现。日军在抗战时期对汤氏评价甚高,视为华北方面的心腹之患,而汤恩伯部在各大会战之中挟最精锐之劲旅与日军决战,几乎没有显著败迹,即使豫中撤退,主力仍保完整,而且能在登封痛击日军。八年抗战汤恩伯将军所歼灭的日军不下于5万人,也是在抗战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一位国军将领。”李铁军说。

5 诱敌深入:斩敌近万扬国威

2月3日,第三十一集团军收复舞阳。日军经方城奔南阳。这时国民党第十三军主力,经方城向西南跟追,并调第五十五军西进围击。到2月4日,敌与南阳附近的国民党军主力遭遇,整日激战,伤亡均重。第五十九军转移南阳以西地区,以待合围部队到达。4日夜11点,敌陷南阳。同时张雪中部主力,已进出于方城向敌后攻击。

2月4日,泌阳县自卫团中队陈子爵、侯定祥奉命在泌阳东部山区草茂沟(旧属牛蹄区地界,现已被板桥水库淹没)阻截向信阳方向撤退的日军。4日上午,兵败羊册华山的日军慌不择路地冲到草茂沟时,自卫团早已兵分两路,占据河岔两侧山坡有利地势,等待时间迂回包剿敌人。待日军全部进入自卫团伏击圈之时,陈子爵一声令下,顿时喊杀震天,枪弹齐发,与日军开始交火。不一会,日军人仰马翻,仓皇撤退,自卫团也随即撤离。战斗中抗日自卫团重创了日军,打死日军3人,伪军1人,击伤日伪10余人。队员节义元(高邑大节庄人,1994年去世)右眼被打瞎,邓本光(高邑邓吴庄人)臀部中枪受伤,却无一人牺牲。

此次战斗,我方取得日军侵犯泌阳以来的一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果,是地方武装配合正规部队抗日的一次典型战例。因此次战斗是地方武装与日军正面短兵相接为数不多的一场战斗,多少年后,节义元、邓本光老人,每每讲起这场战斗,还是那样的精神抖擞,他们骄傲无比地说:“那仗打得解恨呀,痛快呀!”

2月5日夜,孙连仲督率黄维纲第五十九军一部袭南阳。敌人尚在梦中,英勇的第五十九军官兵,挥动大刀、刺刀,斩杀敌人千余人。余敌夺路向东南逃窜,主力经唐河、泌阳向信阳回窜。6日拂晓,黄维纲部攻克南阳,7日,各路日军均撤回信阳附近。至此,豫南会战结束,中国军队宣布击毙击伤日军9000余人,俘虏20余名,击落敌机6架,焚毁敌军车200余辆,及其他军用武器等。日军方面宣布中国军队伤亡16000人。

“纵观豫南会战,从历史角度讲,中国军队阻击了日军对信阳以西以北地区的占领,使该地区人民群众少遭侵略者蹂躏,大获全胜,主要是运用了‘避击锐气,击其惰归’的传统兵法,也就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虽也有较大伤亡损失,但各部密切协同,全力歼敌,使敌四处碰壁,伤亡惨重,无功而返,不然,包括舞阳在内的豫南也早已成为敌占区了。”胡德洲分析说。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