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加强科研经费流程管理

本报评论员祝乃娟

据悉,财政部、科技部近日通报了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政策落实督查情况,有些单位存在不愿行使已经下放的管理自主权、不敢啃“硬骨头”等问题,不敢触碰涉及单位、项目组、科研人员之间的利益关系;有的单位存在专家咨询费、劳务费“二次分配”的现象。这是对去年7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见》的执行情况的督查。

意见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有力激发创新创造活力,促进科技事业发展。增长已是不争的事实。根据我国统计局在去年底发布的2015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我国科技经费投入保持增长,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及国家财政科技支出持续增加。2015年,全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14169.9亿元,比上年增加1154.3亿元,增长8.9%;按研究与试验发展(RD)人员(全时工作量)计算的人均经费支出为37.7万元,比上年增加2.6万元。而另据联合国发布的《2015年科学报告:面向2030》,美国以28%继续领跑,中国20%紧随其后,成为科研投入第二的大国。

但是,每年也都会发生几起令人印象深刻的科研经费腐败案例,科研资金管理存在的种种问题令人感到了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紧迫性。文首的意见为科研经费管理以及提高使用效率指明了基本方向。意见首先对科研单位下放了一定的权力,赋予他们更大的管理自主权,同时也强调“管”与“放权”相结合。放权是为了激活科研人员的积极主动性,加强管理是为了确保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的高效率。

那么,到底应该如何加强管理呢?怎样才能避免科研经费的道德风险并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这主要在于科研单位内部优化其管理制度。比如此次督查发现的一大问题就是如相关部委所指出的,“有些单位管理相对薄弱,内控制度落实不到位。有的单位存在固定资产管理、材料出入库管理、现金管理不规范问题。有的单位存在专家咨询费、劳务费‘二次分配’的现象。相当一部分单位未按规定对项目预算、预算调剂、资金使用等情况实行内部公开,信息公开机制亟待建立。”

对于科研单位来说,主要是把握好资金的两端,前端主要是应该加强预算编制管理,在预算执行中,科研单位应规范财务支出行为,让所有科研支出都符合财务制度规范的要求。同时,做好项目的评审,将资金匹配到最合适的科研人员,打破平均主义与论资排辈。后端,则是做好实际资金使用评估。已有专家指出,可借鉴欧盟经验,欧盟科研经费从项目申请到实施再到事后审计的管理流程相当严格,欧盟反欺诈局,便于公众随时举报针对欧盟科研经费的欺诈行为,负责处理欺诈案件和展开调查,而欧洲审计院负责欧盟的审计和财政管理。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科研资金支出方面的劳务费问题。众所周知的是,科研活动必定会产生一定的劳务费,以往大部分科研单位对劳务费的管理较为无序,主要体现在科研负责人对劳务费使用的自由裁量权过大、劳务费支出缺乏标准,使用较为随意,资金支出透明度低。劳务费分配管理也不合理,劳务费支出的比例限制,使得不同“级别”的科研人员(博士后研究人员、研究生,访问学者等),可能并不能根据其实际对科技的贡献来获得应有报酬。

另外,劳务费的报销环节也常为人诟病。因此,简化劳务费的报销程序也非常必要,比如有学者从其业内经验出发认为应该使劳务费报销更具人性化,例如报销票据的认定问题,在考古挖掘工作中,需要聘请当地农民作为劳动力,农民无法提供发票,只能按手印、留身份证号码,而这样的票据可以复核,就应该被当做有效凭据。

此外,科研资金管理还应该建立一个关于征信的数据库,对科研人员的科研造假、套取资金、执行预算违规等欺诈行为进行整理纳入数据库,在他们下一次申请科研项目经费时,可以让有关评审单位与上级部门将这些失信与欺诈行为考虑在内。

以上所述都是科研资金管理的程序性问题,我国科研资金管理首先应该完善程序化,加强流程管理,然后再谈科研资金投入与产出的比例问题,这又是另一“痛”,它不仅需要严格有序、管理有度的科研资金管理制度作基础,还需要教育体制改革,以及科研不断去行政化的推进。(编辑 张立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