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地方调整高校布局 新一轮高校合并潮来临?

本报记者戴春晨实习生邓雪芬广州报道

优化本地高等教育布局,对接时下大热的“双一流”建设,到底是该扩充院校数量做“加法”,还是缩减院校数量做“减法”?

这道改革算术题,在地方实践中出现分野:先出现的是“加法”,以深圳、青岛为代表的一批经济大市,纷纷“大手笔”引进全国乃至海外名校到当地办校区,以求壮大当地的“好大学”方阵;就在“加法”声浪渐大的同时,上海、湖北、辽宁、河南等省份,却在高校调整的规划里接受“减法”逻辑。这些省份的规划者,期待借助高校间的裁撤、合并和重组,以优化高等教育布局,对接时下大热的“双一流”(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

强调以“减”为进的高校调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大规模出现过,其主要目的是推动高职(专科)升本,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增加本科层次高校。而从前述三省市传递的信息看,这一轮合并重组更强调建好优质大学。

时隔十余年,“合并”、“重组”的关键词再度进入地方高等教育规划文件中。这会是新一轮高校合并浪潮来临的信号吗?

新一轮高校合并潮?

1月13日,辽宁省一纸改革文件,将高等院校的合并重组,推向舆情的高峰。

这份《关于推进高中等学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到,辽宁将优化高中等学校布局,对于规模效益小、办学条件差、办学质量低、社会声誉差的学校坚决予以调整,通过合并、兼并等方式重组教育资源。辽宁省在这份文件里明确,到2020年,省内普通高等学校调减15所左右。

无独有偶,在此之前,湖北省也抛出了高校合并重组的计划。据湖北省公布的《关于推进“双一流”建设的实施意见》,该省虽然没有明确高校数量调减的指标,但也同样提出“深化教育供给侧改革”以及“探索省属高校合并重组”。

在前述省份的相关规划文件中,“合并”、“重组”被放置在教育供给侧改革和“双一流”建设的语境中陈述。但有趣的是,无论是近期公布的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还是早前出炉的《统筹推进“双一流”建设实施办法(暂行)》,尽管均有提及高等教育布局优化,却都没有明确肯定高等教育的合并重组。整体看来,这两份纲领性文件更加强调的,是高等教育的分类管理。这也就是说,高校的合并重组,目前更多是地方层面的一种探索。

值得注意的是,更早之前探索高校合并重组的上海,于2015年提出,在高等教育分类管理的基础上,通过合并组建、新设增设、调整撤并、中外合作办学、二级学院相对独立运行等多种形式,不断优化该市高校布局结构。合并、撤并,成为“分类管理”后继续优化高校布局结构的进一步策略。上海执行这一策略的实际案例是,2016年原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和上海金融学院这两所地方财经院校就率先完成了合并重组,组建为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