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资金“荒”,别慌:金融租赁公司盘活额度有招儿

文/袁皓贾丽炜

2016年底至今,市场对资金面上扬一直有较为一致的预期,央行近期的动作以及2017年全年债市大量的债券到期,都会对市场流动性造成冲击。

在这样的预期下,非银金融机构(金租、商租、证券、信托、小贷)在筹资方面将会面临较大的挑战。金融市场条线的任务,已经从“降低资金成本”到“维持流动性”了。

之前金租公司多靠银行授信维持流动性,辅之以少量的金融债和专项债务来匹配长期资金。一般非银机构的短期融资占比都超过85%,大家不愿意匹配过多的长期资金,以免综合融资成本上扬。

但是,当下资金面持续看涨,呈现以下几个特点和以往不同:

一是越来越多的行业被五大行列为禁入产业(房地产、光伏、传统能源、船舶),而不幸的是这几个产业涉及的信贷资产期限都略长,且单笔金额较大。除非当初使用的是项目贷款一对一融资模式,否则这些信贷资产以银行保理、应收账款质押、双买断等方式都比较难以获得低折扣低成本的再融资。因资金价格提高,很可能会导致上述项目在存续期间,就形成倒挂。不仅流动性形成较大挑战,还侵蚀利润。

二是因为大量不良爆发,导致拨备覆盖率降低,且不良率很可能突破2%的红线,所有权权益被超额拨备加速覆盖,盈利能力持续降低,都会导致同业授信银行对非银机构的评分降低,导致信用授信额度有所降低。

三是资金面持续上扬,导致资金价格不可预测,资金错配的风险越来越大。很多非银机构必须适当提高长期负债的比例,来对抗风险。

应对之策

鉴于上述原因,部分金融租赁公司(尤其是没有银行背景)必须采用“短平快”的方式,尽可能多的融得和项目期限相匹配的长期负债,来降低上述流动性风险。

首先,在资产规模和注册资本没有质的飞跃的情况下,综合银行授信额度在非银机构3-5年时,基本就会达到饱和状态(假设投放比较强劲)。而在当下的金融市场体系,金融债券和其他公募性质的债券,因为面临层层审批和较为严格的监管,发行周期都比较长。虽然融资的成本可以有效降低,但是算上中间费用、操作成本以及发债期间产生的机会成本,并不会真的比银行授信低廉多少。因此公募方式是一种比较有宣传效果的“广告”效应,如果急着等米下锅则不能单纯的依靠公募。

其次,可以适当使用固定收益额度来组成产业基金、信托计划,认购劣后级,然后从银行自营资金、同业资金募集部分优先级,放140%之内的杠杆,来融得和项目期限相匹配的资金。

上述模式的关键是,如何可以有效募集价格合理、期限较长的优先级资金。主要依靠一是劣后级非银金融机构有出资,因为金租公司的评审较为严格,且金租公司偿债能力较强,有一定的声誉担保(类似于劣后级为政府出资的产业基金),因此比一般的产业基金更易于筹集同业资金;二是靠底层资产产生较为丰厚的利润来源。一般依靠产业基金模式募集投放的项目,都是一些“在建期”项目,这些项目往往有很好的概念、较为排他的批文或者垄断经营等,但是没有“硬货”作为抵押担保,因此相应的IRR(内部收益率)回报比较丰厚。在当下资产荒的情况下,好项目比较难以寻找,而使用固定收益投资模式组建产业基金,其实既扩大了金租公司业务投放的范围(不再仅限于租赁的模式),更放大了杠杆,增加了筹集长期资金的模式。

再次,可以使用SPV股权投资的模式融得资金,以“投贷”联动的方式既融资,又投放,向资本市场要效益。

(作者系金融租赁从业者)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