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黑天鹅”频现 三板做市商业务分化

本报记者谷枫实习生杨坪北京报道

做市商交易制度自从2014年8月正式运行至今将近三年时间。作为全国股转系统重点推进的交易制度,做市商制度可谓是新三板的一张名片。

但2016年下半年开始至今,新三板做市商业务陷入低谷周期,大部分券商的做市业务增速放缓,部分券商的做市业务甚至几乎停滞。

万家时代下,新三板做市业务何以陷入如此境地?

做市业务增速放缓

如果2015年是做市商的蜜月期,那么2016年寒冬迅速来临。2016年新三板做市业务相比2015年增速明显放缓。

2月15日,东北证券新三板研究中心总监付立春表示:“量起不来的话,价差的收入就不能保证,做市商对于新进的做市不是特别的积极,这是非常理性的正常现象。”

首先根据记者从机构获得的数据显示,尽管做市转让公司数量仍在增长,但增长速度远不及协议转让。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做市转让公司数量达到1647家,较2015年年末增长48.34%;与此同时,协议转让公司数量达到8509家,占全部新三板挂牌企业的83.73%,与2015年年末占比78.26%相比又有所上升。

而另外一个趋势,即众多新三板企业由做市转让方式转向协议转让方式。

这一现象在2016年以前尚无先例,而2016年上半年开始便有10家公司的交易方式由做市转变为协议。截至记者发稿,这一数字变为126家。可以看出,“做市转协议”正成为新三板的热潮,而且大有井喷之势。

从具体券商来看,2015年增长较为迅猛的几家券商在2016年新增做市企业的数量同比出现大幅下滑。

金元证券做市业务部门负责人何旭在2月15日接受21世纪经报道记者采访时讲道:“的确有一部分的券商新进做市家数有所下滑,但是这个下滑并不是绝对值, 2016年退出做市的企业有很多,像我们2016年总共退出了8只,因为它们要转板IPO,如果没有这一块的话,实际上2016年比2015年有将近40%到50%的做市商是净增长。

遭遇多重黑天鹅因素

2016年对做市商来说实属不易。券商的做市业务在这一年遭遇了诸多黑天鹅事件。

“2016年新三板做市业务遭遇的情况确实很糟,多项此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件都在去年叠加。”万联证券一位做市商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最先对做市业务造成影响的黑天鹅事件是去年4月,海容冷链提交IPO材料前,以招商证券为代表的国有做市商退出做市。

至于为何退出,是因为做市商面临国有股转持的政策问题。根据2009年6月19日颁布94号文(《境内证券市场转持部分国有股充实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实施办法》)规定,国有企业持有挂牌公司股份的,将按照发行数量的10%划转给社保基金,由于大部分做市券商的属性是国有企业,因此相关券商持股也面临着划转要求。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从2015年至2017年2月15日,已有350家挂牌公司宣布进入上市辅导期,这其中有多起国有做市商退出的案例。

其次,去年年中“三类股东”需要清理的传闻也给做市业务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因为做市转让方式下,公司无法选择和剔除三类股东,因此一些企业为了不受这一问题的影响从而选择转换为协议转让方式。

另外,做市领头羊中泰证券在2016年9月被罚一事也成为各家做市商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9月初,中泰证券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中泰证券被查一事即祸起做市业务项目易所试。该事件对于新三板市场做市商情绪的影响不小。

“据我了解中泰证券涉及的事情中有一些会对做市商一些基本交易行为进行定性,简单来说就是将被认定做市还是坐庄,这个事件对很多做市商来说有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影响。”

不过,经历过2016年的寒冬,2017年的做市业务或许可以有所期待。2016年遭遇的诸多黑天鹅事件或在今年有明确的答案。例如三类股东是否需要清理的问题即将会有答案,而国有股划转一事,各家机构也在积极争取豁免权。

付立春也讲道:“如果市场的流动性、一揽子政策以及竞价交易层等相关政策会明朗,我觉得二季度可能会有一个转折点,但上半年在不明朗的情况下,不可能有趋势性的变化。”(编辑:李新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