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司马懿篡国与短命西晋 捣毁汉帝国四百年立国之本4

帝国:强盛与衰弱之间

——中国历史的启示

之十九(下)、司马氏篡位:(豪族走向皇权政治前台捣毁帝国四百年立国之本

(四)司马师、司马昭巩固司马懿的劫夺

司马懿死于嘉平三年公元251年八月,《晋书》说他是死于“梦贾逵、王淩为祟”。实际上是王淩反叛,司马懿抱其老病之躯,亲征淮南,难免对其健康形成损害,致命一击;亲征淮南也表明稳定淮南局势,对司马氏的皇权劫夺,具有重大意义和价值。

司马懿之子司马师以抚军大将军辅政,继续执掌朝政。司马师从嘉平三年执政至正元二年公元255年去世,期间不足五年,为时并不长,但对司马氏代魏的进程,确是意义非凡。

司马懿死后,尽管司马师平稳地实现了权力的接收,但是其面临的政治形势相当严峻。司马懿对曹魏政权的控制更多的依靠其个人的政治声望和长期积累下来的人脉资源,其生前并没有完成对潜在政治反对者从中央和地方的政治清洗,司马师继任时曹魏的权力结构大体是:“诸葛诞、毋丘俭、王昶、陈泰、胡遵都督四方,王基、州泰、邓艾、石苞典州郡,卢毓、李丰掌选举,胡嘏、虞松参计谋,钟会、夏侯玄、王肃、陈本、赵酆(fen)张缉预朝议,四海倾注,朝野肃然。(《晋书》卷二《景帝纪》)

这些人当中,“心存曹氏”,反对司马氏的人自然为数不少。

历史学者仇鹿鸣正确地分析说,司马师首先要面对的困境使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不足,司马懿专权尚可以以魏明帝曹睿的遗诏为借口,其本人本就是曹魏的股肱之臣,集威势、功勋于一身,且无出其右者。但是司马师的执政时权力在权臣家族内部传递的结果。尽管司马师援引“伊尹既卒,伊陟嗣事”的典故来为自己辩护,希望藉此将司马懿的威望与掌握政权的合法性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但是,截至此时已有的封建制度是,只有君权可以世代传递,大臣的权力来源是君主的授予,权臣家族内部的权力交接是岁君主权力的一种公开挑战,也往往意味着对于皇权的觊觎。司马懿、司马师父子之间的权力交接,明确昭示着司马氏的野心,必将激起忠于曹氏大臣的反对。威望以及功勋皆不及乃父的司马师,决心通过建立事功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于是,嘉平四年公元252年十一月令司马昭都督王昶等三道伐吴,不意却被此时的吴将诸葛恪大败于东关。无巧不成书,其实曹魏一方的司马师、东吴一方的诸葛恪都处于刚刚掌握政权的微妙时期,都需要通过建立疆场武功作为巩固执政地位的一个手段。诸葛恪筑城固然有挑衅的味道,司马师轻率的过激反应恰好堕入诸葛恪的圈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