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1966年的鲁迅|史间道

请点击蓝色字体“喜闻”,免费订阅

1957年,毛泽东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向毛大胆提了同一个疑问:要是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毛的回答是: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1966年,鲁迅逝世三十周年,在鲁迅周年纪念史上,这一次纪念显得不同凡响。10月31日,首都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工农兵和文艺界代表共7万多人举行群众集会,纪念“无产阶级文化战线上的伟大旗手鲁迅”。

在此之前的10月9日,《人民日报》的社论已为这次纪念定了调子:“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就是要学习鲁迅的造反精神,大破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四旧,大立无产阶级的四信,大立毛泽东思想,让毛泽东思想占领一切阵地。”10月31日,《人民日报》提前发表了题为《纪念我们的文化革命先驱鲁迅》的《红旗》杂志社论。社论指出,“鲁迅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在于他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比崇敬和热爱”,虽然鲁迅早年曾经“荷戟独彷徨”过,“但是,当他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特别是找到了以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找到了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革命路线之后,他就下定决心,俯首听命,甘愿做无产阶级革命的‘马前卒’和‘小兵’。‘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鲁迅越到晚年,革命意志越坚强,越显出战斗的青春活力。这是什么力量在鼓舞着他呢?这就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导师毛主席。”社论因此发出号召,“真正的革命者,就要像鲁迅那样,坚决跟毛主席走,走到底,按照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前进。”

在这个调子指引下,鲁迅被涂抹上一层厚厚的“革命”油彩,鲁迅的“战斗精神”也顺理成章地落实到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在共和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鲁迅这尊“大神”都曾被架上不同的政治神位:1951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15周年,《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学习鲁迅,坚持思想斗争》的文章,是为配合当时的思想改造运动;1957年3月8日,毛泽东在同文艺界代表谈话时曾说:“(如果鲁迅活到现在)我看鲁迅在世还会写杂文,小说恐怕写不动了,大概是文联主席,开会的时候讲一讲,这三十三个题目,他一讲或者写出杂文来,就解决问题。他一定有话讲,他一定会讲的,而且是很勇敢的。”当时正在“引蛇出洞”,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1976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四十周年,《人民日报》的纪念文章题为《学习鲁迅 永远进击》,是为“反对修正主义”;1981年,鲁迅百年诞辰纪念,其战斗性指向的是“资产阶级自由化”……而在1966年,全国正处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高潮中”,鲁迅作为“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自然需要担负更为艰巨的“战斗任务”。早在这年7月,周扬等人就已在“攻击鲁迅”的罪名下应声落马。7月8日,毛泽东在韶山给江青的一封信中说:“晋朝人阮籍反对刘邦,他从洛阳走到成皋,叹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鲁迅也曾对于他的杂文说过同样的话。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如此一来,鲁迅的地位已被圣化,“战斗力”亦被无限强化。

在1966年10月31日的群众集会上,姚文元做了《纪念鲁迅,革命到底》的长篇发言,论证了鲁迅是如何由“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转变到共产主义者”的,并认为鲁迅精神的灵魂和核心“就是毛主席指出的这种无产阶级的革命精神”。许广平作了题为《毛泽东思想的阳光照耀着鲁迅》的讲话,她说:“我深深感到,无论在过去和今天,最关心鲁迅,最了解鲁迅,对鲁迅作出最正确、最全面、最深刻的评价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最最敬爱最最伟大的领袖毛主席。”“鲁迅总是以党的一名小兵自命”,“鲁迅和毛主席虽然住在天南地北,但鲁迅的心,向往着毛主席,跟随着毛主席,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是鲁迅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她最后还“激动无比”地说:“鲁迅要是能够活到今天,亲眼看见这一切,该是多么兴奋啊!”郭沫若在《纪念鲁迅的造反精神》的发言中,重点发挥了鲁迅的“造反精神”,而其“造反精神”的前提是“鲁迅一向是服从党的正确领导的”,是“听党的话”,“特别是热烈信仰毛主席的”。他还以诗人的情怀对“如果鲁迅还活着”这一假命题畅想了一番:“鲁迅如果还活在今天,他是会多么高兴啊!他一定会站在文化革命战线上的前头行列,冲锋陷阵,同我们一起,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踏出前人所没有走过的道路,攀上前人所没有攀登过的高峰。”

“假如鲁迅还活着”,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话题啊。其实早在1949年或1950年夏天,就有读者向《人民日报》文艺部提出过此问题,郭沫若当时给出的回答是:“鲁迅和大家一样,要接受思想改造,根据改造实际情况分配适当工作。”1957年,毛泽东曾前往上海小住。湖南老友罗稷南向毛大胆提了同一个疑问:要是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毛的回答是: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点击下列蓝色文字 查看精选内容

帕斯捷尔纳克的怕和爱死亡赋格:保罗·策兰林贤治:我的文章是一种隐喻危险的中年:我们这代人的怕和爱米沃什:诗的艺术袁伟时:中国多了个“80后”布考斯基:写诗的硬汉汉娜•阿伦特:我愿意屈服于谦卑耿占春:退藏于密海波:凄凉犯简史余英时:怎样读中国书李以亮:给自由免疫的,唯有责任梭罗:论公民的不服从韩东:关于文学、诗歌、小说、写作……朵渔:黑暗时代的精神遗嘱章诒和:啣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阎连科:上天和生活选定那感受黑暗的人高行健:为了自救而写作苏珊•桑塔格:来自“土星”的本雅明伊沙:口语诗论语毛焰自述:真正的天才就是信念奈保尔:我相信文学的纯洁北岛:写作与生命哈维尔:难以预知的历史吴思:恶政是一面筛子王小波:知识分子的不幸哈金:从文学内部来谈文学陈嘉映:教育和洗脑索尔仁尼琴:活着,并且不撒谎阿列克谢耶维奇:专政之美和水泥中的蝴蝶之谜托克维尔:为什么总有些人怀有奋进之心却少有大志柴静:没有法律保障谁都有可能被枪毙弗罗斯特:谈谈“巨大的忧虑”本雅明:国家对色情文学的垄断刘小东:艺术是个注定要失败的行业西川:中国诗人在世界上还没树立起自身形象哈耶克:头脑的两种类型余丛:有人要为赖皮的现实唱赞歌扎加耶夫斯基:在雅典和耶路撒冷之间帕斯:博尔赫斯,射手、弓箭和靶子

优秀公众号推荐

Title

微信号:Dailyfreeing

去典型化播报,最具生命力一天

微信号:idengart

点亮人生,启明中国

微信号:Lxjclass

掌上教育专家,家长贴心顾问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xiwenart@sina.com

微信号:xiwenart

喜闻,可能的生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