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生而为女人之前,都生而为人

我真心不在意大众意义上的女性在追求什么,但我希望能获得的权利,就是足够自由选择符合自己的生活,而不被嘲讽排斥的权利。

——知乎翠柏

近期,美国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多地,上百万名民众参加“女性游行”抗议特朗普就职,表示对其在大选中对女性出言不逊的不满。

许多明星在此次“妇女游行”演讲发声。

女星亚美莉卡·费雷拉的演讲中拉开帷幕之后,麦当娜、斯嘉丽·约翰逊等都发表了激情演说。超级明星“枪花” Alicia Keys背诵了黑人女作家玛娅·安杰洛的诗《我仍将奋起》,艾什莉·贾德朗诵了《我是贱女人》。

《乘风破浪》上映后,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对韩寒《男子汉之歌》的争议,认为其是对女性的歧视。

女性在今天所拥有的权利和地位,是前人长久的斗争得来的。女权主义到今天,已经前进了很大一步。但很多人认为,女权主义的发展,是对男性权利的危害,甚至引发男孩危机的观点,而男孩危机,恰恰在于女性歧视。

在非洲,还残留着灭绝人性的割礼。把少女的全部外生殖器一点不剩地割下来,再用铁丝、植物刺把伤口缝合起来,只留一个细如火柴棍的小孔。残酷的少女成年仪式。

在印度,有寡妇自焚殉夫的“沙帝”风习,到今天依旧有层出不穷的强奸案发生,甚至连女童也不能受到保障。

日本有句话叫“女子三界无家”,即女人降生后,其家是父母的;长大出嫁后,其家是丈夫的;丈夫死后,其家是儿子的,所以需“在家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除去性别,女性有选择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权利。

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提出本我、自我、超我的理论。“超我”指社会的规则和强权,典型代表有宗教、学校、老师、父母以及一切维持文明社会运转的道德准则。

从出生起,我们就生活这种规则之下。超我有着”存天理,灭人欲”的禁欲性。超我是群体社会的必须品,但也是群体“乌合之众”的低能产物。

这种“超我”在对女性的压抑上尤为明显。中国有句话叫“女人做得好不如嫁得好”,到三十岁不结婚就是剩女,会被周围人以奇怪眼光看待。催婚、逼婚,是认为女性的青春是最宝贵的,青春代表者美貌及生殖能力,是将女性物化的思想,都是不尊重女性的表现。

在这样的现实中,女性在挣脱世俗束缚自我成长的过程尤为艰难。

在梅姨的《时时刻刻》中,每个女人都有成为自己的宿命,即使那条路会艰难得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