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弗林丑闻对“特朗普主义”的警示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员

相比的“禁穆令”挫折,以及西方盟友对他的不满,特朗普最大的滑铁卢是弗林丑闻带来的强大冲击。

作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弗林犯了不可饶恕的政治大忌。在特朗普候任总统期间,也就是奥巴马正对俄罗斯网络攻击影响美国大选之际,弗林和俄罗斯驻美大使进行了私密会谈。

据可靠消息源透露,弗林和俄罗斯大使谈了特朗普时代解除美国对俄制裁问题。糟糕的是,虽然弗林被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但其身份依然是普通公民。以平民身份干预外交事务,触犯了美国的1799年通过的《罗根法案》。

按照该法案,美国公民未经授权不得参与外交事务。弗林不仅犯忌违法,还欺骗副总统彭斯隐藏和俄罗斯大使密谈对俄制裁问题,使得彭斯副总统一再为其背书。直到《华盛顿邮报》曝光,弗林难以掩饰下去,国会民主党要求罢免弗林,他才引咎。

弗林辞职,特朗普彻底和其划清界限,称自己不知情。但通过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国际社会亦可听出其中的弦外之音。虽然特朗普将弗林丑闻推得一干二净,但认为弗林辞职是因为向彭斯说谎,并非因为与俄罗斯驻美大使的会谈。这也凸显,弗林和俄罗斯大使的密谈,并不能排除是受特朗普授意所为,从特朗普对普京的态度以及之前对美俄关系的表态即已看出。

弗林丑闻还在发酵。民主党不会放弃对特朗普穷追猛打的机会,共和党也对特朗普和其团队的作为感到不满。目前,该党多位参众议员要求对弗林是否“私通”俄罗斯进行调查。

弗林作为军中强硬人士,有着泄密前科,却被特朗普收罗为极为重要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这一职位是总统的重要幕僚,担负着国家安全重责。弗林和俄罗斯大使的密谈,在民主党看来就是叛国。

而且,也坐实了此前奥巴马总统离任前对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调查。更重要的是,这也报了希拉里“邮件门”的一箭之仇。相比希拉里用私人电邮处理公共事务,弗林和俄罗斯大使的密谈就是天大丑闻。

当然,民主党乃至国会两党对弗林的调查,显然是奔着特朗普而去的。特朗普滥用行政命令的执政方式,忽略了国会的存在,对于习惯制衡总统权力的两党议员,特朗普和其团队坏了美国的政治规矩。更何况,共和党建制派和特朗普也一直不睦,并不把特朗普视为“自己人”。

而特朗普甩开国会实施新政的作为,也明显是对国会的漠视和挑战。因而,弗林丑闻可以说提前引爆了府院冲突。

加之特朗普和媒体糟糕的关系,和好莱坞明星、IT大佬以及和奥巴马的激烈冲突,盛气凌人的“特朗普主义”将面临着孤独求败的政治困局。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特朗普,他在政治上期望通过“极简主义”来打破美国政治两党政治和三权分立的传统。这种“极简主义”在美国是行不通的。

从美国立国至今,形成了一整套的政治制衡原则和民主宪政制度。特朗普是民选总统,是美国宪政体制的产物,他对这套让其入主白宫制度的不尊重,无疑自损他的权力合法基础。

而且,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内政外交,被美国和世界贴上了民粹主义甚至种族歧视的标签,这些内政外交一旦突破美国政治制衡原则,用“特朗普主义”的行政命令推行,后果很可怕。正如一些西方媒体所担忧的,在民主世界的心脏,或会滋生危险的新纳粹主义。

这并非危言耸听。弗林丑闻凸显,特朗普不仅所用非人,也是特朗普粗莽的政治品格和滥权方式所致。在特朗普的执政团队中,聚揽了一大批右翼鹰派的非主流人士。他们或按照自己的政治理念任性而为,或从本人的利益趋向出发,在施政理念上利用特朗普的政治莽撞。

这违逆了美国政治的基本常识,白宫执政团队虽然是围绕着总统的政治理念所组建,但也要保证白宫这架世界上最重要的权力机器有序运转。尤其是特朗普这样的个性总统,其团队尤其是主要成员,应该是尽力使其回归美国政治常态。尤其是在处理大国关系时,简言慎行,不能逾矩。否则,一个弗林倒下了,也许还会有第二个乃至更多弗林。

应该说,特朗普的团队中,既出了弗林这样的不称职者,也有相对稳健的阁员。起码从目前看,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现得还算是中规中矩。

弗林丑闻对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都是棒喝。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