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史马话西游 | 魏征有何神通,竟能梦斩龙王?

历史百家争鸣
2017-02-16
+关注

前文提示

前文书说到,泾河龙王在降雨时耍了小聪明,假装肚子疼,硬生生把降雨拖迟了一个时辰,又克扣了三寸八点雨水,自以为得计,径去砸袁守诚的卦局。袁守诚早有所料,摊牌恫吓,龙王这才醒悟,威逼哀告,求袁守诚指点生路。袁守诚便依计而为,指点他去找李世民。

话说大唐贞观天子李世民,登基初年时极为勤政,虽不至吐哺握发,却也每日宵衣旰食。可惜贞观十年长孙皇后薨逝,此后李世民便渐渐露出些贪图享乐的光景,对政务也开始怠慢起来,多亏了朝中一干德才兼备的大臣,才使得贞观盛世依旧,百姓安乐如故。

这一日世民早早散朝,便去了新宠郑美人宫中,一席酒吃到三更时分,方才和郑美人相拥而眠。岂知酒吃得多了,竟是一时难以入睡,却见郑美人睡得正酣,便不忍扰了她的好梦,于是便披衣而起,也不叫人相伴,自去门外踱步散心。

时值初夏,晚风微凉,皓月当空,世民不觉精神一振,漫步花阴,自得其乐。谁知刚转过一丛月桂,忽见一个人影闪过,世民猛吃了一惊,好在久经沙场,胆识身手自是不凡,忙后退了两步,定睛向来人看去,却见是一个白衣秀士,正对着自己纳头跪拜,口称:“陛下救我!”

世民略放了心,警惕问道:“你是何人?怎么半夜时分潜入后宫求救?你有何冤情便说,朕自当救你。”

白衣秀士叩头道:“多谢陛下。我并没什么冤情。实言相告,我不是人类,乃是长安的司雨大神,掌管长安八水的泾河龙王。”

展开剩余80%

世民见说,不禁失惊道:“原来竟是神仙!?你既为天神,如何求我相救?朕虽位至九五,也不过是一介凡人,怎能救得了你?”

泾河龙王红了脸道:“陛下有所不知,我因与人打赌降雨之事,一时求胜心切,改了玉帝旨意,犯了天条,依律当死,该由陛下手下人曹官魏征行刑处斩,故而前来拜求陛下救我一命。若得陛下开恩,我自当厚报!”

世民只觉心神恍惚,不欲多谈,便点头应允道:“既是魏征处斩,朕可以救你,你这就放心去吧!”

龙王见说大喜,再拜叩谢,起身化风而去,倏然不见。

世民见状骇然,原本还存着一点疑心也都打消了,转念想到能对龙神施恩,日后自然有缘修道成仙,又自欢喜不已。正要唤人过来伺候,谁知翻身醒来,却是一梦,细细回想,诸般情形却是历历在目,言犹在耳。世民是个信道的人,自来深信神仙之事,便认定必是龙王托梦,绝非虚妄。

正自盘算间,听到宫中报时,已是五鼓时分,再过三刻便要早朝。世民便不再睡,起身更衣。郑美人听到皇帝起身,也忙起来伺候,世民心中念着龙王之事,草草盥洗了,略饮了半盏参汤,便入朝去了。

到了太极宫,文武大臣已经肃列两旁,见皇帝驾到,齐声山呼万岁,拜舞朝贺。世民心中记挂着梦中之事,且不问事,只盯着文官班次去看,却见房玄龄、王圭、长孙无忌、褚遂良等都在,却不见魏征。世民眉头一皱,又看武官班次,只见殷开山、程咬金、秦叔宝、李绩等勋将,哪里有魏征的影子。

世民暗暗称奇,心道:“果真如此邪门,魏征真的没来!”便问道:“魏征如何不见呢?”

这日是房玄龄当值带班,见皇帝问话,便出班奏道:“臣正要向陛下回禀此事,魏丞相昨晚偶感风寒,已经告假,求请在家休息一天。”

世民笑道:“朕知道他没病,却是有事要做,故而托病告假。”

群臣大奇道:“陛下如何得知,莫非有神算占卜之术?”

世民摇头笑道:“并非神算,乃是神仙托梦相告。”说着便把也来所梦之事细备说了一遍,又问李绩道:“爱卿曾学道法,当年未上瓦岗之前,也曾做过算命先生。你看此事有几分真假?朕在梦中却又忘了问龙王如何相救,如此怎生是好?”

李绩本名徐世绩,字懋功,足智多谋,所学甚是驳杂,青年时曾学道法,和魏征结为挚友,后来先后投了瓦岗寨和李密,最后随李密归降唐王李渊,被高祖赞为纯臣,赐姓为李,更名李世绩,后因世民登基,为避讳而去了“世”字,遂名李绩。此时李绩听皇帝问起,便出班奏道:“臣以为此梦非是虚幻,当是神仙托梦,不可大意。魏征在此当口忽然告病,或许正应了行刑之事,也未可知。既是如此,陛下可将魏征召来上朝,不要放他离去,过了午时三刻,魏征不能如期行刑,龙王自然便逃得一死,陛下就算救了他这遭。至于他怎么赎得死罪,便和陛下无干了。”

世民点头道:“爱卿言之有理,便依爱卿言!”说着便令宦官传口谕,宣魏征速来见驾。

却说魏征昨晚在家宅院中夜观乾象,刚刚点燃一炉宝香,忽闻得九霄云外两声鹤鸣,不禁一愣,忙把元神出窍去看,却见一个天使,捧这玉帝的金旨,命魏征于午时三刻时分,梦斩泾河老龙。

魏征拜接了金旨,收了元神,思量了片刻,当下也不睡了,先去书房写了一纸告假文书,着家僮黎明时分送往房玄龄处,又沐浴更衣,独自来到日常修行的静室,焚起一炉香,凝神静坐,默运元神,拭那心中的慧剑——原来魏征悟性极高,佛道兼修,从张稍那里习得佛法,领悟了慧剑斩断烦恼丝的神通,故而玉帝命他行刑,处斩孽龙。

魏征正在运功,忽听静室外传来几声轻叩,知道必有要紧事,否则家人从不敢在他静修的时候相扰,不禁眉头一皱,高声问道:“何事?”

门外家僮答道:“是宫里来人传皇帝的口谕,教大人即刻上朝面圣,说是有要事相商。”

魏征一听,大感为难,一边是玉帝旨意,一边是皇帝口谕,哪一边都不敢违逆,既是皇帝召唤得急,只得先去朝堂再说,好在行刑是午时三刻,尽也来得及。念及此处,便立即换了朝服,坐车入朝见驾。

世民一见魏征来了,大喜道:“爱卿抱恙上朝,朕心甚是过意不去。爱卿不知患了什么病?可好些了?”

魏征忙叩拜谢恩:“贱躯岂敢劳陛下挂怀?臣昨夜偶感风寒,精神恍惚,唯恐应对失礼,故而告了假。还请陛下恕罪。”

世民朗声笑道:“爱卿想是操劳国事,积劳成疾,朕嘉奖犹恐不及,又岂有怪罪之理?爱卿快快平身入座!”

魏征谢恩就座,却见皇帝只是问些日常政务,并无特别之事相询,不由心中狐疑不定。少顷事毕散朝,世民独命魏征留下,教他去便殿议事。魏征不得已,只得去便殿等候,不多时世民也换了便服,召魏征入内,君臣闲坐,一边品茗,一边闲议安邦之策,定国之谋。

魏征随口应对,心中却焦急万分,只是不敢有丝毫显露。眼见得时辰已至巳末午初,好容易把话题收住,魏征正欲告退时,却见世民笑道:“难得你我君臣能有今日之闲情逸致,爱卿且不忙回,我俩对弈一局。”说着便命人取过棋枰棋子,宫人便布置好了御案,焚香设茶,请君臣二人入局。

魏征见皇帝举动如此异常,心中已猜到几分,当下也不说破,一边投子,一边默想对应之策。世民不知魏征已有对策,见他不能全神贯注,还以为他焦急无奈,不由心中暗笑,越发从容安子布局,竟和魏征杀了个旗鼓相当。

正下到午时三刻时,一盘残棋依旧未了,世民默想片刻,投了一子,正待看魏征如何应付,却见他伏在案边呼呼睡去了。世民心想:“只要不放你回去,你便不能下手行刑,睡觉便由得你睡去!”于是便对宫人笑道:“魏丞相操劳社稷,劳心劳力,想来甚是辛苦疲倦,故而竟在棋局上睡着了。你们都轻着些,莫要吵醒了他,任他睡着便了。”

众宫人轻声答应着,便请皇帝移驾用膳。世民哪里肯走,便教取点心来,只在便殿闲坐等待,定要看着魏征,让他不能离去。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五十四回:设棋局皇帝困魏征,出元神人曹斩龙王)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