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梁锦松 | 一位“老香港”关于香港的看法

来源:梁锦松,香港财政司前司长新浪财经

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对香港的一点看法,香港是祖国的一部分,我作为所谓“老香港”跟大家报告一下香港今后应该怎么走。最近有很多人,不管是一些新香港人或者是关注香港发展的人,都在问香港过去20年出了很多问题,以后怎么办?甚至有些香港人都在问,需不需要“移民”。香港已经回归近20年,50年不变,剩下还有30年,所以未来10年是非常关键的10年,所以在这里我跟大家报告一下我的思考。因为今年要换行政长官,也是对新一届政府的期许和建议。

从我的角度来讲,过去20年香港的总体发展还不算太差,人口有所增长,GDP也增长,人均GDP也有增长,但是也有人指出比起内地的增长,或者我们的竞争对手新加坡的增长来说,我们还是慢了一些。过去20年我们在人均上面大概每年增长1.6%,而新加坡差不多是3%,几乎双倍于香港的增长。这(图略)是国内的数字。现在在股票市场无论是上市公司的总数或者是总市值都比香港大好多。

除了经济发展之外,现在我们都关注年轻人的发展。我大概在两年前说过,特区政府在过去十几二十年没有充分重视年轻人的发展,特别体现在个“上”:“上楼”没有什么希望;“上流”往上流动的机会比较困难:“上位”给政府建言比较困难。如果三“上”困难的话,他们只能上街。

上楼。目前香港人均住房只有是16平米,如果把香港的所有住房排在一起,中位数只有47平方米,就是说有一半的房子是小于47平方米的,而且是非常贵的,可能是全球最贵的。有一个研究说,如果是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一毛钱不用,大概要18年不吃不喝才能买一个中等的房屋,只有47平方米。所以,现在年轻人要跟父母一起住的人口越来越多。

上流。往上流动也可能因为租金比较贵,所以香港的行业越来越窄。而另外一个是比起以前,比如说在一九六几年毕业的时候往后的收入增长越来越慢,而房价也越来越贵。所以无论是收入的增幅或者是买房的能力,现在却越来越差了。而且现在工作的职位跟以前比较来看,以前做专业人士大概有一半左右,现在已经降了38%,其他都是收入比较低的。现在有人说是因为大学生过多,但我觉得这也跟全球化,跟科技的发展比较有关系。这个现象也不光是在香港,在发达的经济体包括美国都有类似的情况,所以往上流动的机会是小的。

但是跟国内不一样,国内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创业。香港比起二十几年前,年轻的创业者比以前少了。香港的贫富悬殊一直在加大,基尼系数从1970年代开始一直在往上,现在也是全球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