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About Love | 比得不到更悲剧的,是只得到了一件爬满蚤子的华服

某天和朋友讨论起张爱玲的《沉香屑|第一炉香》,她说我一直对这个故事半懂不懂,故事里的葛薇龙爱那个男人到那种境界究竟是为什么?

我们探讨了半天,觉得这个故事可以简单概括为:天真少女误入名利场,情迷浪子沦落至风尘。

至于葛微龙为什么爱乔琪乔,完全可以成为一篇如何避免失败婚姻(恋爱)的教学指南。

当然也是,反面教材。

薇龙

少女

圣母心

作为故事的女主角,葛薇龙的设定是一个出生在上海中产阶层家庭的纯良少女。

涉世未深,对爱情有着原始朴素的向往,是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类女生。

为了能够继续留在香港求学,她选择了投靠断绝亲戚关系多年、拥有巨额财富并寡居的姑妈梁太太。

梁太太收留葛薇龙,从一开始就带着私心。她培养薇龙,是想让她帮助自己笼络身边的男人,或为利或为人。

葛薇龙并不傻,看得出梁太太的别有用心和自己的尴尬处境。不过她终究是个少女,天真浪漫的年纪遇到乔琪乔这样混迹情场的风流浪子,几句灌着蜜药的情迷汤下肚,难免会有点遇见真爱的错觉。

少女心并不可怕,也不是悲剧的源泉。葛薇龙最大的痛点在于她的圣母心,控制不住地对乔琪这样一个浪子有着莫名美好的幻想。文中的原话是:她明明知道乔琪不过是一个极普通的浪子,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他引起的她不可理喻的蛮暴的热情。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就是爱情。

杜拉斯说,在男人与女人之间,是虚幻想象最具有力量的地方。葛薇龙将这种想象力发挥到了巨大,她爱上了这个浮华的纨绔子弟,并且认为他也爱她,终有一天会需要她。

大多数在爱情里受伤惨重的女孩都有这样的通病,幻想对方有一天会被自己感化,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却不知浪子永远不会因为某个女人而停下,他们固然有他们的理由,然而绝不是你罢了。

乔琪乔们的

惯用伎俩与陷阱

少女在成长过程中难免会遇见这样的一类男人。

他们通常有着不错的外表和身家,很懂女人,有那么一点轻佻多情的味道。明明不爱你,却能一本正经的跟你调情,调的那么专心致志含情脉脉。等你满心荡漾认了真,打算一头扎进去的时候,又生生泼你一盆冷水:我是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是并不想和你在一起。

这便是乔琪乔们活在当下的恋爱哲学。

乔琪虽然出生富贵,却是家族里面不受待见的孩子。他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没有钱,又享惯了福,天生的是个招驸马的材料。世事看得太明白,反而没有了较劲的动力,索性做个漫无目的的享乐主义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