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开代孕的黑色产业链一角,机构往往“赚得比贩毒多”

2月6日,在官方口径试探性抛出“你是否支持代孕合法化”这个问题之后,代孕这个古老的话题重新走入了公众的视野。当天,代孕合法化就成为关键词登上了微博热搜。2月8日,国家卫计委否认了这个传言,并且表示将继续严厉打击这样的违法行为。

2014年,二胎政策放宽,允许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夫妻生育二胎;2016年,二胎政策全面放开,越来越多的大龄母亲试图怀孕,“70后”也重新加入了再育的行列。制造婴儿的需求愈发旺盛。

为了生育二胎、或是为了得到一个男孩,地下代孕工厂的“机器”也高速运转着,并且早已形成一个完备的产业链。他们的受众多半是三种人,第一类是职业女性;他们多在大城市生活,年龄超过在30岁。因为曾经怀孕过但考虑到事业发展选择了流产,子宫也出现问题;第二类是必须要一个男孩的群体;第三类是失独家庭,夫妻双方都已年迈,只是想给老年生活寻找寄托。

激进的产业和丰厚的利润

有了需求之后,自然有人看准了这个商机。他们往往打着“帮助别人圆梦”、“做善事”的旗号,快速敛财。《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约有千家提供代孕服务的公司,成规模的约有二三十家,共计大约有1000家公司提供代孕服务。

狂飙的还有价格。《中国新闻周刊》的近期的报道显示,2004年,代孕母亲可以从客户手中拿到五万元收入,后来这一费用涨到了8万,又从8万涨到10万、12万乃至18万,如今已高达20万,翻了四番。一些医疗机构也眼红这个市场,蠢蠢欲动。有些医疗机构的生殖中心做得就是代孕。

一些代孕机构借助暗地里开展试管婴儿手术的医院进行移植,另一些代孕机构则开设自己的私人诊所与各大医院的产科医生进行合作。还有一些机构专门针对有钱人提供服务,客户可以享受海外代孕的一条龙服务

在此前被媒体披露的一家长沙代孕工厂,各种服务已经细化成不同档次,明码标价。根据代孕母亲的外在(身高、长相、肤色)以及内在条件(家庭、学历)分为四挡:25万、35万、55万、85万。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现在监管严,所以费用也水涨船高。价格比网上公布的实际高5万。而最高一档的85万套餐,可以包生男孩儿。

做成这样一单业务,利润率一般在30%-60%之间,每年的业务增长量在30%左右。普通的业务员每个月提成不低于10万元。在泰国和印度等地的“婴儿工厂”里,中介收费标准在3-5万美金,代孕妈妈最高则可获得其中的1/3。

出借子宫的女人们

整条产业链中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代孕母亲。

这些代孕母亲多半来自各个地区农村的贫困家庭,她们支付不起日常生活费用,或是丈夫欠了巨额外债。这笔20万人民币左右的收入起码可以帮助她们的家庭暂时摆脱贫困。

许多提供代孕服务公司的人表示,代孕母亲处在供不应求的状态。普通客户几乎没有挑选代理母亲的机会,只能等待分配。

然而这并不代表代孕母亲的处境良好,她们有严格的行动限制和作息规定,除了保持卧床休息之外,也不能和外界过多接触,违反规定就需要接受惩罚。怀孕最开始的三个月里,他们只能获得极少的生活费,而全部的款项要在平安生下孩子之后一次性结清。

不仅如此,她们不得不听命于客户,要承担打排卵针、胚胎植入以及多胞胎怀孕的危险。有的客户在发现胚胎着床后为雌性的时候,就要求代孕母亲立即流产

即便卫生部门长期打击代孕,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也明文规定卫生部门可以将参与代孕的医生和医疗机构吊销执照、罚款处理。但整体监管仍然缺乏持续性,并没有进行长期监督。曾有 专家统计,每年通过代孕黑市诞生的婴儿在不低于数万个

强大的利益驱动背后,代孕是一个由买方市场主导的行业,一个流着血泪的行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