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投资观察:成长与价值并非“死敌”

水晶球财经网
2017-02-16
+关注

观察中国的A股市场特别有意思,比如自2015年罕见股灾以来,特别是自2016年初熔断机制被废以来,所谓中小盘成长股受宠的风格渐渐转换,相对市值较大而又有业绩支撑的所谓价值股渐渐受宠,而且这种市场风格似乎有继续演绎下去的势头。于是乎,我们见有市场言论曰,现在是成长股最坏的时代。在这些市场参与者眼里,似乎将“成长”与“价值”当成了“死敌”,所谓的二八成了势不两立的东西。

然而,在我看来,这实际上是个伪命题。

其实关于价值与成长,价值投资大师们早已说得明明白白:成长本身就是价值的一部分,这两者又怎么能够割裂开来呢?!

我们知道,价值投资这个大家族,如果非要再细分的话,可以粗线条地分为三派:一派是格雷厄姆派,这一派可谓遵循的是原教旨主义的价值投资派,可称之为价值派;一派是费雪、芒格派,此派可称之为成长股投资派;一派是集以上两派之大成者,即巴菲特派。无论是价值派,还是成长股投资派,我们均可以称之为价值投资这个大家族的一员。

常见到有人,将成长股投资与价值投资割裂开来,并且认为成长股投资不等于价值投资,价值投资只是等于寻找低PE、PB等指标等这些东西,持有这种看法的投资者,说得不客气点,在我看来,也顶多是刚刚摸着点价值投资的门槛儿,甚至连价值投资的门还没有摸着。

展开剩余70%

虽然价值与成长本身就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但是为了称呼的方便,我们仍然可以将两者分开来进行论述。而且从具体操作层面来讲,价值股与成长股确实在评估发展空间、估算价值,以及在现金流、分红等方面,还是要有不同的衡量标准与投资要求的。比如,对处于相对成熟期的价值股,我们就当要求有丰富的现金流,以及较高的股息率(至少要高于长期无风险利率),而对于处于快速成长期的企业在这方面则可以放宽些要求,所以,分开来讲也未必不恰当。

循着以上这个思路出发,细细观察中国目前的A股生态,现在确确实实地出现了某些“对立”的倾向。比如,自己长期观察或持有的一些价值股(如果非要称价值股的话),如贵州茅台、格力电器、双汇发展、福耀玻璃等,近两年的股价表现确实算得上上乘,相比之下,前几年风光一时的众多神小创们却出现大幅度调整,不少甚至出现让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断崖式下跌,而且这种持续下跌似乎仍然绵绵无尽期。

何以出现如此极端的“对立”倾向呢?

其实明眼人早就看穿了个中的玄机:均值回归而已。且不要说在中国A股许多所谓的成长股投资是伪成长股投资(或者说仅是“看图说话”的趋势投资),是故事股投资、概念股投资,就是真正的成长股,也不当捧到天上去。曾几何时,上述一些价值股被市场冠之以成熟企业的代表,甚至被冠之以传统行业的代表,甚或是被称之为蓝筹僵尸,而太多的神小创们却被冠之以新兴经济的代表而受到大捧特捧,红极一时,然而时过境迁,表面看似乎是“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实则仍然是价值规律、均值回归规律那只“无形的手”在发挥着作用。

我曾经说过,纵观中国股市二十七年的历史,虽然它仍然有着种种毛病,甚至很多的时候它表现得像个坏孩子,但是从一个长的历史周期看,中国股市相对于现实社会来讲,其实还是个很公平的地方,因为拉长时间看,中国股市从来没有“亏待”过一家子真正的优秀成长企业。亏待过一家子真正优秀成长的企业吗?从来没有亏待过!所谓价值可以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只是在中国A股有时价值迟到时间拖得更长一些罢了。

价值投资悟来悟去,真是的没有多少可说的东西。我见有些价值投资者表面上还不敢大大方方地称自己为价值投资者(是不是受了价值投资不适合中国论的蒙骗?不得而知),但是细细想来,这又有什么可羞羞搭搭的呢?何谓价值投资呢?在我看来,有价值了就投资,就是价值投资,我们不投资于价值,还投资于什么呢?!顺着这个思路再作一下延伸性思考:中国A股今天这种价值与成长“对立”的局面是不是就永远地演绎下去呢?回答显然又是否定的。尽管我们不好预期这种表面的“对立”局面何时会得以扭转,但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这就是价值两字。有经验的投资者应该知道,中国股市向来又有矫枉过正的毛病,或许当有一天,市场这种“矫枉过正”的生态出现之时,又是会给有眼光的投资者准备了一顿丰盛的美餐。当然,从自己目前的关注研究来看,现在谈这一天的到来仍然尚早。至少,近一段时间,自己深入地研究了一下自己目力所及的一些所谓的成长股,还深深感到没有扣动板机的欲望(少数的可能已经掉入合理区域)。

按:码字不易,转载、复制,请注明出处与作者。

文:闲来一坐s话投资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