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打不到车的冬天和没有服务员的城市

题图2016年2月20日摄于北京古北水镇

在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像根冰棍一样杵在北京街头的滴滴出行用户,心里的感受一定更冷,即便再和善的人,加价四倍都叫不到车,身体里涌动的怒气就有了失控的苗头。所以,密集爆发的用户不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可以预期的,尽管滴滴似乎有点措手不及。

有人开始怀念过去没有网约车,只有出租车的和谐、幸福的美好时光,网约车的出现,或者更明确地说,是滴滴,毁了那一切。然而,对我来说,那段时光或有美好,更多不堪,我不想回去。

出租车并不属于公共交通,只算城市公共交通的补充。理论上出租车不享受任何政府补贴和政策保护,而且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出租车仅仅承担了大约7%的城市交通运力,但从出租车数量、资质、牌照,到运营价格,却一直被政府“计划”着,“调控”着,“指导”着,与此同时,出租车的整体服务质量也毫无意外地一直饱受诟病。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想回到只有传统出租车的时代,但这个春节的打车难让人的怒气实在无处发泄。异军突起的网约车在去年甚至一度看到了政策的曙光,我还写过一篇文章《个人还需要买车吗?》,认为共享出行和无人驾驶终将合流,并完全消除个人购车的必要性。那时候我那么看好滴滴,看好完全市场化交通出行的广阔发展空间。站在北京的寒夜里,我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意识到那时的我有点过于乐观了。

谁让我们打不到车?

其实每个人都清楚,这个冬天的打车难只有一个原因:供给大幅减少。而造成供给大幅减少的,在当下的语境中,主要有两个因素,其一,春节大迁徙;其二,网约车新政。

作为地球上最宏大、最壮观的季节性动物迁徙,中国春节本来就是一盘牵一发动全身的大棋,数以亿计的城市劳动者在短时间内同时踏上了回乡的旅途,城市瞬间被掏空,这一现象俗称春运。不光是打车难,春节期间城市几乎所有的服务业都受到严重影响,快递没人送了,外卖叫不到了,楼下的水果店关门了,我打电话给收废品的要求上门来收走旧报纸,得到的回答是人都回老家了。

每年都有春节,今年的打车难似乎尤为突出,这就不能不提打车难问题的首席功臣,京沪等城市去年底推出的网约车实施细则了。本来,去年7月份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为网约车合法化留出了足够的空间,受到媒体和业界的交口称赞,成为政府开明的一个最好佐证。仅仅两个多月后,地方实施细则的发布,尤其是“京籍京牌”、“沪籍沪牌”等强制性规定的出台,一夜之间让绝大多数网约车司机和车辆沦为“黑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