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主导欧洲者将会是谁? 欧盟“重蹈“苏联”覆辙“

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仅有的超级大国,致力于民主和自由市场原则。此后的重大发展趋势是金融市场全球化,其推动者宣扬全球化增加了全世界的财富。但这一观点具有误导性,因为它忽视了一个事实:赢家很少甚至从不补偿输家,但潜在的赢家们却拿出足够多的金钱来宣扬全球化带给所有人财富。这是我所说的不受约束的自由企业或“市场原教旨主义”信徒的胜利。由于金融资本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而极少有发展中国家自己有能力获得足够的资本,因此,全球化势如野火燎原。金融资本得以自由流动,并且规避税收和监管。

全球化产生了深远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其中有益的是,它给穷国和富国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经济上的互惠;而有害的是,它也加剧了穷国和富国内部的不平等。在发达国家,利益主要为不到人口1%的大金融资本所有者获得。缺少再分配政策是人们不满的主要来源,而不满被民主的反对者所利用。但也有其他因素,特别是在欧洲。

我曾经是欧盟的铁杆支持者,自立盟以来就是,我将它视为开放社会思想的具体化:一个由愿意为了共同利益牺牲部分主权的民主国家组成的联盟。一开始,它是一项大胆的实验,用波普尔的话说,这是“渐进式社会工程”。欧盟领导人制定了一个可实现的目标和一个确定的时间点,并动员实现目标所需要的政治意愿,他们十分清楚,每一步都是后续步骤的必要条件。就这样,欧洲煤钢共同体发展成为欧盟。

然后,有些方面发生了严重的问题。2008年金融大崩盘后,平等国家的自愿联盟演变为一种债权人-债务人关系,债务国难以履行义务,而债权国给债务国制定了必须遵守的条件。这一关系既非自愿,也不平等。

德国成为欧洲的主宰力量,但它没有负起成功者所必须负起的责任,即超越狭隘的自身利益,而着眼于更广泛的人民的利益。试将二战后的美国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德国相比:美国启动了马歇尔计划,并最终导致欧盟的发展;而德国则施加了有利于其狭隘自身利益的紧缩计划。

重新统一前,德国是推动欧洲一体化的主要力量:它总是愿意多付出一些东西来抵抗反对者。还记得德国为了满足撒切尔夫人关于欧盟预算的要求而做出的贡献吗?

但在1:1的基础上的统一让德国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代价。及至雷曼兄弟倒闭时,德国认为自己没有富裕到能承担更多义务的程度。当欧洲各国的财政部长们宣布决不能允许其他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再倒闭时,德国首相默克尔正确地领会了选民的意思,宣布成员国应该管理好各自的金融机构。这就是分裂过程的开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