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60年代“深圳大逃亡”内幕,深圳宝安县的10户人家,有9户半都逃往了香港!

摘自《青年参考》文/舒云

如今的深圳,已成为国际化大都市,而40多年前的深圳只是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就是深圳的“上级”宝安县城,也仅有一座两层小楼。上世纪60年代初,宝安县的10户人家中,有9户半逃往了香港,往日勃勃生机的村庄一下子消失了炊烟。时任《人民日报》军事记者的连云山同时担负着公安部的采访任务,他化装成农民、光着脚板,由两位换上便衣的公安处长陪着,跑了一个多月,把沿着大鹏湾的100多个边境村走了个遍。

真是惨啊,一二百里的土地像被战火掠过,门窗都是黑洞洞的。谷仓早已见底,锅里的食物是香港那边黑夜里偷偷送来的。村干部哭着说对不起毛主席,不是不管,是管不了。村干部家的儿女也跑到香港投亲靠友。不跑怎么办?难道活活饿死呀。

连云山事先在公安部看过关于“深圳大逃亡”的文件,但面对十室九空,他还是吓了一跳。如果说是阶级敌人煽动出去的话,也不能整个村子都是地富反坏右吧,看来事情不那么简单。连云山回京前,宝安县委在小食堂请他吃饭。这事情太大,他们不知道记者回去跟中央怎么说,但又不好追问,只好一个劲儿检讨。连云山又能说什么呢?

连记者给我们说了公道话

当时,蛇口、深圳、沙头角一带几乎每个村子都有数量不等的农田在香港,称飞地。边境铁丝网每隔一段割开一人宽的耕作口,农民推着自行车,挑着大粪去飞地劳动,凭耕作证出入,根本用不着偷渡。香港方面对持有耕作证的农民不管不问。广东省公安厅的两位处长说,那么多耕作口,放几万人站哨也不行。

广东省公安厅请连云山来的目的,就是让他向中央反映,“深圳大逃亡”既不是敌人捣乱,也不是集体叛逃,所以不是当地政府的责任。连云山临走给当地官员一个底:你们放心,我也许什么都不说,要说我只能说这是政策问题。宝安县委书记李富林当场哭了,广东省公安厅的边防处长也哭了,在场的人都热泪盈眶。

1986年连云山第二次去深圳。时任深圳市副市长、曾是宝安县委工作队长杨克在一个偶然场合认出了他,说我认识你,你去九龙是我安排的。那时不知道上面会怎样收拾他们。终于有一天李富林从省委开会回来,说你们放心好了,老连记者给我们说了公道话,省委、县委都是勤恳工作的。

香港经济腾飞时期

上世纪60年代正是香港经济腾飞的时期,身为中国第一大报的记者连云山考察香港后,很是感慨。香港是世界上第一大免税港,大部分商品免税,还可以随便购买黄金及兑换各国货币。香港所有的商品都极便宜,有些商品的价钱比原产国还低,像英国的三五烟和炮台烟,比在英国卖还便宜一半,有些海员在香港买了,再回英国卖,能赚不少钱。香港有来自台湾、泰国的新鲜蔬菜,空运来的美国水果……有钱买就是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