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未来什么鬼样子?跟这些中国科幻作家的脑洞一样深不可测

刘慈欣《时间移民》

在当代科幻作家的笔下,对人类未来社会的悲观可以被看作是一种集体思潮。而在刘慈欣的作品序列里,这种悲观情绪则被包裹进了他的工程师思维中,更为冰冷而决绝:地球必须毁灭,人类必将灭亡,新的未来将属于新的物种。

在短篇小说《时间移民》中,刘慈欣在浩瀚的时间尺度上放大了这种冰冷的未来。“时间移民”顾名思义,指的是故事中的一支青年远征军,他们被地球政府派出,向未来进行时间旅行,寻找合适契机移民,以应对日益恶化的环境污染和人口压力。

刘慈欣

远征军在时间长河中进行了多次停留,但每一次停留指向的都是更灰暗的未来。第一次停留发生在初始点后的120年,在这个时代,战争被发展成为一种合法的“经济行为”,战争集团可以利用超级电脑模拟战争,计算结果,从而盈利。整个世界被硝烟弥漫,乱世成为日常。

第二次停留的时间点位于600年后,被称为“大厅时代”,人类科技发展到一个看似美好的极端——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拷贝”获取知识,不许要通过艰辛的学习和记忆行为变可以掌握文明成果。在这样一个思维与载体分离的社会,古老的伦理和社会结构都已被统统抛弃,家庭、繁衍和集体的概念完全消弭,形成一种新的文明。

接下来,远征军到达了1000年后,被称为“有形世界和无形世界”的时代。“有形世界”可以被看作是当下的人工智能发展到极致的产物,人类系统与机器系统合二为一,每个人的灵魂和思想都有多个载体。而“无形世界”则类似于很多科幻小说中所描述的“云时代”,也就是说,人的意识被上传到终端,以量子的形态存在,“量子芯片”是这个时代的名片。总的来看,在这个时代的两种世界下,人类已经进化成了新的生物形态,社会文明也完全异化。

远征军的终点是11000年后的“新时代”,这是最美好的时代,也是不再属于人类的时代。量子形态的人类已经消失,青山绿水重归地球,一切归零,像一个轮回一样等待新生命的接手。

某种程度上,你也可以把这几个时间点看作是人类社会发展前路的4个平行宇宙,或者说4种可能性。刘慈欣把这几种可能放在时间轴上,按照流线顺序发展,将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去探讨其未来的生存问题。与此同时,这些虚构时空中的各种设定都能在当下找到发展根源,刘慈欣所做的,只是将它们推向极致。

刘慈欣曾说,“反映和批判现实,并不是我创作的目的”。在他的科幻故事中,包括《三体》在内,未来与其说是一种想象,不如说是一种基于当下的可能性,一种超然意义上的“事实”。人类终将灭亡,这个结局不会被偶然因素左右,而是更大尺度下自然界既有的合理安排。脱离人类自身视角,最好的未来只会是未被开启过的世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