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共产党宣言》的来生│城与邦

《共产党宣言》的来生

作者|骆斯航

图文编辑|黄麒瑄

—————

印第安纳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生

研究兴趣:政治哲学和政治理论

前言

2012年,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版重新编辑的《共产党宣言》。这版《宣言》由Jeffery C. Isaac (印第安纳大学政治学系)主编,由他自己撰写简介,其中包含了恩格斯在1847年撰写的两份草稿《共产主义信条草案》和《共产主义原理》、1872年至1893年间七版不同的前言,以及四篇来自当代学者的评论文章。这四位当代学者分别是Steven Lukes (纽约大学社会学系)、Stephen Eric Bronner (罗格斯大学政治学系)、Vladimir Tismaneanu (马里兰大学政府系)和 Saskia Sassen (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这次出版距离《宣言》的初次出版已经过去了一百六十四年,距离它在欧洲社会运动中奠定纲领性的地位已经过去了约一百四十年,距离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大规模衰落过去了二十余年,距离最后一次大规模对《宣言》的讨论也过去了十四年(上一次是1998年《宣言》出版一百五十周年之际)。更为重要的是,这次讨论发生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后,而占领华尔街运动被不少人视为当前马克思主义“复兴”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

这版囊括了五位学者观点的《宣言》,大致了在当代阅读《宣言》,乃至阅读马克思著作的两条思路: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们在马克思的原著中指出他的理论缺陷,证明它的危险,向大众宣告它的过时;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们则在其中梳理马克思对当代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的解答,和其他政治思想的支持者一样,在二十一世纪的语境中延续经典理论的生命力。

如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之后,来自左翼和右翼的学者纷纷开始宣告马克思主义的死亡的话,那么这次发生在占领华尔街之后的马克思主义复兴,或许可以被看做马克思主义的来生。之所以称之为来生,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新的历史环境给各种政治思想都提供了新的语境素材。另一方面,政治记忆的变化也给新的马克思主义解读提供了空间。阅读二十世纪政治理论家的著作时,我们不难看出以几个纪念碑式的历史事件——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大屠杀、冷战与意识形态对峙等等——为背景的共同历史记忆。时代的变迁无疑会逐渐地推动政治记忆的变化。即便这些变化并不会使旧的政治记忆及其留下的遗产(例如对宽容、免于恐惧的自由、人的境况等议题的讨论)轻易消失,但它确实也让新一代的政治理论家,在重新考虑过去的政治思想时,有了新的动力和出发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