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余生不用你指教了,我自己瞎几把过吧。

?点击赤木与森关注

你不是一般人/你关注了赤木与森

如果有你没你一个样

我还要你做什么

-

赤木

文/赤木

前阵子和一位很好的朋友聊天,乱八七糟的聊着,话题就滑到了爱情上。

我说爱情好苦啊,喜欢一个人就像把刀子的把柄交到了对方的手上,而自己却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被人卖了还要担心他有没有算错钱,不是怕自己卖便宜了,是怕他吃亏。

朋友听完我的话笑话我幼稚,说你还太年轻,还不懂什么是成年人的爱情。在我们的感情世界里,为一个人舍生忘死这种事,很难做出来的,下意识的选择自我保护是合格成年人必须掌握的防护机制。可以恋爱,但不能忘我这种道理最后谁都得明白,谁都逃不了。 现在不懂没关系,被套路几次之后你就都懂了。

但也要说实话的是,大概也是成年人交换心意时那股欲拒还迎的疏离与冷淡,让这类感情变得更迷人。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朋友点了根烟,慢悠悠的说。

以前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也和大多数普通女孩子一样,对一个社团里身材高挑、长相酷似青年陈冠希、爱穿白衬衫的学长动过心思。

那位学长,不知道拿白衬衫加薄荷绿单车的把戏笼络了多少少女的春心,一整个社团的莺莺燕燕都盯着那个代表了至上荣耀的后座。而我这位朋友的桃花也正开的旺盛,只是在学长面前晃荡了几次,就已经顺水推舟留了电话。

从留了电话开始,就会有接下来的一切。从简单的问侯到仔细的关照,再到后来更亲密一些的举动,比如接吻,比如缠绵,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理直气壮的,坐上了那个被全学院女生艳羡的宝座。

那后来呢?我问。

朋友沉默几秒,说,后来就是分手咯。说起来好像挺久,其实也不过半年多点的功夫而已啦。

为什么分手?

因为不爱了啊,年轻时的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果不能顺利的过渡为习惯,那就只能早点决断。而且他也不是对我一个人好嘛,周围那些小姑娘们拿到手的温暖,与我正牌女友的份量差不离多少。我自然是不乐意的啦。

不过即便现在回到那时候,我也一定会选择喜欢他的,朋友说,没理由不喜欢啊,品学兼优干净清爽的学长,专业课导师一天提八百遍的爱徒,任哪个学妹见了也想扑上来的。

可我也会比当初更明白,那个年纪的恋爱,谁也不会是谁的一生。

可惜我彼时还不懂,“一生很长” 的真实意义在于成全自己而不是成全别人。

呐,我的第二任男朋友,就像你之前说过的那样,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拼命去爱。

朋友顿住了,没再继续往下讲。

然后呢?我催问。

朋友吐出最后一个烟圈,笑着说,然后就没然后了,他跑了。

我有些愣神,倒不是因为第二个故事的虎头蛇尾。只是看着朋友脸上清冽的笑意有点明悟。

讲得出口的都是故事,

讲不出口的才是人生。

白衬衫学长之于朋友的人生,是位行色匆匆的路人。

而第二任男友之于她的人生,却是块经久未愈的伤疤。

“ 于是我现在啊,就不想委屈自己,该吃吃该喝喝,谈恋爱这种事也是基于“我觉着咱俩挺合适的,可以处处看。”的立场上,不去刻意任何东西,包括追求,逃避,和忘记。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的相处真的太舒服了,我拒绝没来由的亲密。” 朋友点燃了新的一根烟。

我提倡主动寻找和接纳爱情介入生命,却也不刻意升华爱情之于生命的意义。

顺其自然的态度面对现实,将心思用于维持温饱和装点自己上,也是不失体面的一种活法。

让你成长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希望,和从未终止过的绝望。

我们都正年轻,可以为贫穷为物质困扰,却不必急着为感情折腾

愿你所有快乐无需假装

愿你此生尽兴赤诚善良

其实余生有没有人指教都可以

反正我自己活了这么些年也不算糟糕。

晚安。

2017:你给我爱,钱我们一起挣。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不能过的好。

你浪够了,船靠岸了,我带你回家。

喜欢你和喜欢睡你,这是两件事。

得不到回应的热情要懂得适可而止

分享能让你的朋友圈收到桃花加持

来加私人微信:MUSENLLL

精选